(全本完结)(完整版)顾元元沈正凌小说

2020-06-25 15:01

娘子美又娇:夫君蜜蜜宠

推荐指数:10分

顾元元沈正凌是作者佚名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顾元元穿越了!穿成父母双亡、被逼着热孝出嫁的农家小姑娘。原以为娘家极品多,到了夫家才知道,极品更多!亲人都是黑心肠,二房一家无长辈,做牛做马受欺压。这怎么能忍?顾元元护家人,怼极品,虐渣渣,顺便发家致富撩夫君。日子越过越滋润,顾元元忽然发现,这夫君......来头要不要这么大?!

《娘子美又娇:夫君蜜蜜宠》 第10章 他今天成亲,他怎么不知道? 免费试读

沈正凌完全不知道他自己今天成亲。

他从镇上卖了猎物回来,发现村里几个小年轻一直偷偷摸摸的看他,等他看过去,他们就立即慌乱的撇开头,根本不敢跟他对视,等他转过身,他们又偷偷摸摸看他。

沈正凌:“!!!”

他一向凶名在外,自然不会认为这些年轻人看他,是觉得他今天变得更和善。

这点自知之名,沈正凌还是有的。

那么,能让他们顶着自己的凶名,都非得偷偷摸摸关注自己,就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而且是肯定跟他有关的大事。

沈正凌行事,自来简单粗暴,既然心存疑惑,那就找人问个明白。

他停下脚步,问道:“说,你们为什么一直偷偷摸摸看我?”

几个年轻人身形一僵,然后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一叠声否认道:“没,没有,我们没有看凌哥!”

“嗯?”

沈正凌连表情都没怎么变,只一个上扬的尾音,几个年轻人就觉得一股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让他们完全招架不住。

其中一个胆子最小的吓得差点哭出来,闭着眼睛喊:“我说!凌哥,我说。”

沈正凌:“嗯,你说。”

那人哆哆嗦嗦道:“凌哥你今天成亲,所以我们才多看了几眼,凌哥,我们不是故意惹你的,真的。”

沈正凌:“!!!”

这到底是谁造的谣?他今天成亲,他怎么不知道?!

沈正凌:“谁说我今天成亲的?这种没有根据的谣言你们也信?”

小年轻一激动,忘了沈正凌可怕的凶名,喊道:“凌哥,这不是谣言,新娘子已经到了!”

见沈正凌一脸懵,似乎完全没反应过来,小年轻又喊了一声:“凌哥,新娘子刚才就已经往你们家里去了哇,凌哥,你赶紧回去,别耽误吉时拜堂啊!”

沈正凌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激动的小年轻被这一眼看得心头发凉,自动消音,却又暗搓搓的觉得,自己真是好狗胆,竟敢让凌哥不要耽误吉时拜堂,没被凌哥撕了,也算是一大壮举,在其他人面前能吹一波。

沈正凌算是明白了,这莫名其妙的婚事,不用说,又是沈老太的杰作。

她拿捏不住自己,就想方设法拿捏自己身边的人,以为给他找个媳妇,就能拿捏住他了?

沈正凌冷笑,他倒要看看,哪个姑娘那么大的胆子,敢嫁给他这个凶名在外的人!

想到这里,沈正凌掉转头,大踏步往回走去。

徒留下几个小年轻,搓着手上的鸡皮疙瘩,哆哆嗦嗦的吐槽:“凌哥刚才的表情好可怕。”

也不知道谁要倒霉了!

......

沈全福家的房子分成三个部分,正屋是一排七间砖瓦房。

屋子后面,一左一右分别搭了猪圈、牛棚,茅厕跟猪圈连在一块儿,落在猪圈后面,猪圈牛棚中间的位置,隔出来养了二十几只鸡。

正屋前头的空地上,东西两边各自搭建着两间土砖房,上头盖的也不是瓦片,而是压实的茅草。

沈家人建了一圈大围墙,把屋前屋后全圈在里面,大门一关,就把老沈家的事情全关在屋里头。

不过,基本上老沈家每天发生了啥事,村里人不用看,光听沈老太从院子里传出来的叫骂声,都能猜到个七七八八。

此时,青山村一行人听着从沈家院子里传来的,沈老太中气十足的叫骂声,面面相觑。

沈家老旧的院门上,一张已经褪了色的福字在风中要掉不掉,院门顶端,还挂着一捧明显的蛛丝。

现场,陷入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

就连一路上能说会道的青年,和其他热情洋溢的灵湖村村民,都像是被人扼住颈脖,说不出话来。

顾元元不动声色的挑眉,打破这片令人窒息的沉默,一脸无辜的问带路的青年:“这位大哥,我们这是走错人家了吗?”

青年尴尬道:“没,没走错。”

这回答,让一路跟在他们牛车后面看热闹的灵湖村村民都不好意思起来,实在是,沈家这样子,它就没有哪一点看得出来,今天是准备要办喜事的!

青年忍不住道:“可能,可能沈家人记错日子了,呵呵,可能他们记错了......”

对上顾元元一双美目,青年自己都觉得心虚,这蹩脚的理由说不下去了。

青年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索性不再给沈家找理由,对顾元元道:“我,我给你......们叫门。”

青年上前一步,抬起手,刚想敲门,“吱呀”一声,沈家的院门从里面打开了。

方丽娘挽着两大桶衣物,看到门口忽然多出牛车和人,吓了一大跳:“你们......”

青年忙道:“长贵嫂子,是我!”

方丽娘看向门口的顾元元等人,问道:“清明,他们......”是谁?

一句话没问完,身后传来沈老太的骂声:“你个懒婆娘,让你去洗个衣裳,你倒好,杵在门口半天不动,是准备杵在这里当门神吗?!”

院门只开了一边,沈老太站在那个位置根本看不见外面的情况,加上方丽娘挡在门口,倒把门外的人挡了个严严实实。

“娘,我不是......”方丽娘刚想回头解释两句,沈老太已经喝骂道:“你个小猖妇,贱皮子,真是反了天了,还敢跟我老太婆顶嘴?真是贱骨头,一天不打就皮痒!”

她边骂着,连撸着袖子冲过来,重重一巴掌甩到方丽娘脸上。

“啪”一声脆响,方丽娘直挺挺倒了下去,一股鲜红的血水,顺着她的两股间流了下来。

院里院外的人都惊呆了!

沈老太打完方丽娘,才看到院外聚焦的好多人和好几辆牛车,整个人也是一惊。

沈招儿惊呼一声:“娘!娘!”瘦成麻杆一般的小姑娘疯了似的扑过来,喊得撕心裂肺。

顾元元于心不忍,提醒沈招儿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请大夫!”

沈招儿跌跌撞撞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外跑,却眼前一黑,直直撞在门框上,一屁股跌坐在地。

她用力甩了甩头,想再次从地上爬起来,结果又重重跌坐回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