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都市绝世高手

2020-06-25 15:06

看着破碎的碟子,还有岳母赵柔那丑陋的嘴脸,唐凯只觉得意兴阑珊。

在这个家里,他的身份地位真的是比狗还低,任何人都敢来欺负他,完全就是受气包。

“看什么看?快点过来收拾东西!”赵柔怒喝道。

“谁摔的碟子,谁就自己收拾。”唐凯沉声道。

话毕,他也不理会赵柔是否会生气,径直朝门外走去。

俗话说,好男不与女斗,和赵柔这种尖酸刻薄的泼妇争斗很美意思,唐凯打算离开此地一段时间,眼不见为净。

“你,你反了是不是?”

赵柔被唐凯当中顶嘴,只觉得自己丢脸至极,对着唐凯的背影怒喝,“你走啊,有种你就离家出走,永远都不要回来!”

唐凯没有理会,直接出门。

赵柔气得直跳脚,对着唐凯的背影喊道:“好啊,唐凯,你脾气还挺大的是吧?我连说一下你都不行是吗?就你这种废物还敢和我对着干?你走,你要是敢再回来,老娘我饶不了你。”

“算了算了,赵阿姨,你和这种废物斤斤计较干嘛?来来来,我们喝酒。”韩少白连忙举起酒杯,劝赵柔喝酒。

赵柔看着离家而去的唐凯,又看着温和如玉的韩少白,只觉得韩少白顺眼许多,开口说道:“还是韩少明白事理,来,我们喝一杯。”赵柔也举起酒杯,像是变脸一样,和颜悦色地和韩少白喝酒,喜笑颜开。

苏建国和苏凝玉虽然有点心里不舒服,但他们也都没有去为唐凯说话,而是选择继续和韩少白喝酒作乐。

反正唐凯待会儿一定会回来的,万一惹韩少白不开心,韩少白撤销对奔月集团的投资,他们集团很快就会支撑不下去。

唐凯回头看了一眼有说有笑的那些人,自嘲地笑了笑。

果然,他在苏家是一点身份地位都没有,岳母欺凌,老婆不尊重,哪怕他曾经救过老婆的命,也没有人会放在心上,甚至连一句感谢的话语都没有。

唐凯离开苏家,来到别墅门口,他找了一家便利店,买了一包烟,站在路边,抽烟解闷。

这时,唐凯手机响起,他的微信收到了一个短视频。

“谁给我发的微信?”唐凯打开微信。

视频当中,两个穿着黑衣的青年正全力殴打一个头发斑白、皮肤黝黑、年过半百的中年男人,把那中年男子打得蜷曲在一起,凄厉地叫着:“别打了,别打了!”

还有一个年约十七岁、穿着学生服的女孩在旁边焦急而害怕地喊叫,说着‘住手呀,不要再打啦。’

看见这一幕,唐凯眼睛马上就红了。

这中年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唐凯的父亲唐平,而那个穿着学生服的女孩,正是唐凯的妹妹唐文心。

那两个人明显是练家子,姿势很专业,不断用拳脚猛击唐平的头部和胸口,一边打一边骂,“草泥马的,以为高利贷好借的吗?欠了老子两个月的钱都不还,找死!”

“快点给老子站好,起来挨打!!”

两个青年气焰嚣张,出手很狠辣,把唐平打得七窍流血,无比凄惨。

然后,一个青年对准镜头,冷冷道:“你就是他儿子唐凯对吧,我警告你,今天如果你们再不还钱,连本带利把老子的四十万还回来,老子就拿你妹妹抵债!”

到这里,视频结束。

“这是怎么回事?爸怎么会借了高利贷?”唐凯蹙眉。

印象之中,唐平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从不会碰高利贷,结果今天却忽然欠下了四十万那么多高利贷。

想起打人的那两个人的模样,唐凯当场攥紧拳头。

王八蛋,竟然敢打他老爸,这是找死!

唐凯在重生之前是一个孤儿,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父爱母爱,如今看见唐平被揍,他内心一股无名火起,怒不可遏。

这时,他手机响起,是妹妹唐文心的电话。

“哥,事情不好了,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救爸妈呀。”唐文心惊慌失措地说道。

“视频我收到了,你别着急,慢慢说,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唐凯沉声道。

“妈发生车祸,住在ICU一个月,为了救妈,爸把房子卖了,还借了高利贷,我们现在走投无路了,只能求你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

“爸说你好不容易才进入豪门,摆脱了贫穷,爸不想拖累你,让我别告诉你,但我们现在走投无路,我忍不住了,哥,求求你,你和嫂子借点钱回家好吗?”

“我明白了,你把医院的地址发给我,我一会过去,妈怎么样?病得重吗?”

“我马上发给你。”

顿了顿,唐文心担忧的声音传来,“妈病得很重,医生说随时都会成为植物人,哥,有关于妈医疗费的事情,不会为难你吧?”

众所周知,唐凯是因为要冲喜才成为苏家的上门女婿,在苏家没有什么身份地位,完全没有话语权,甚至只能做保安。

也正是因为如此,唐平才觉得唐凯拿不出钱来,不想让儿子在苏家更加丢脸,这才没有开口。

“没事,我能搞定。”唐凯沉声道。

挂断电话之后,唐凯感觉内心相当沉重,仿佛有石头压在胸口一般,无比难受。

摸了摸口袋,唐凯苦笑。

他如今身份是上门女婿,除却苏凝玉在医院给他的一笔钱之外,拿不出一毛钱。

“看来,还是需要向老婆借钱啊。”唐凯心道。

他是大男人主义,觉得男人天生就应该保护女人,不应该依赖女人,从不向女人借钱和求助,如今事情紧急,他只有借钱了。

回到苏家,韩少白和苏凝玉等人依旧在有说有笑。

“呵呵,唐凯,你不是赌气离家出走了吗?你回来干什么?”

赵柔看见唐凯,冷笑一声,说道:“你不是很有骨气吗?回来干什么?我们苏家不养你这种废物,滚!”

唐凯蹙眉。

他很想发火,但想到母亲还躺在医院里,父亲也欠下高利贷,一家人都需要他去拯救,他只能忍气吞声,没有反驳。

他来到苏凝玉面前,沉声道:“媳妇,能借一步说话吗?”

“有什么事等宴席后再说!”苏凝玉面色一沉。

唐凯面色变了变,站到一边去坐着,不再说话。

苏凝玉是奔月集团的总裁,掌控着苏家经济大权,他现在不能太强硬地和苏凝玉说话,否则,一旦苏凝玉不借钱给他,那唐家就没得救了。

况且,赵柔也在现场,要是被赵柔知道他借钱的话,那肯定借不到钱。

终于,在唐凯心急如焚的等待之中,宴会结束了,韩少白等人醉醺醺地告辞,赵柔让苏凝玉去送韩少白等人离开。

“阿姨,不用送了,就到这里吧,谢谢啊。”

韩少白彬彬有礼,让赵柔回去休息,他坐进一辆宝马730之中,让司机快点开车。

“你这孩子真懂事。”

赵柔看着韩少白,越看越觉得这孩子顺眼,连忙对司机道:“司机,慢点开呀。”

司机点头,启动汽车离开,很快就把赵柔甩到后面。

离开别墅之后,韩少白醉态消失不见,眼神阴冷,问道:“事情办妥没有?”

司机点头,道:“早就办好了,唐凯母亲被我们的人撞到住院,他父亲的房子也被我们低价收购,高利贷也放出去,估计唐家很快就会支撑不住,会向唐凯求助。”

“等到唐凯得知消息,他一定会想救人,到时候韩少你就可以趁虚而入,破坏他的婚姻。”

韩少白阴险一笑,“办得好,这个月给你加工资。”

司机闻言,嘿嘿一笑。

别墅区,送走韩少白之后,赵柔转过头来,呵斥唐凯,“废物,傻站在哪里干什么?快点把餐桌收拾干净,把卫生搞好,要是有点灰尘和脏乱,你今天别想吃饭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