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闪婚厚爱:老婆大人别想逃

2020-06-26 15:06

“说!老爷怎么变成这样了!”

佣人李姐被聂南枫的呵斥吓得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下午我接过夏小姐的药给老爷服下,老爷突然很困想休息,我刚才来叫老爷时发现已经这样了。”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聂先生……”

聂南枫双手握拳,脸上阴翳一片,棱角愈发冷酷,“夏知意……”

蓝湉赶紧大喊着,“我就说她是有阴谋的!仇家的女儿怎么会对我们尽心尽意!”

夏知意……

聂南枫在心中念碎了这个名字,是我看错了你……

“发生什么事!”

夏知意从外风风火火跑进来,却见病床边围上很多人,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聂南枫一把拽过夏知意手臂,力道大的让夏知意喊痛。

“好好看看你做的好事!”

“你干什么!”

夏知意被甩在病床边,抬眼便见下午还和他聊天的聂正国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夏知意什么情绪都没有了,马上拿出仪器做常规检查。

“这怎么可能呢……”

根据她的治疗进度应该是越加有好转,怎么会,怎么会成为植物人……

夏知意拍拍聂正国的脸,“聂叔叔,你说话啊!”

她这辈子从未如此渴望一个人说出一句话,哪怕一个字。

抬眸,所有人的目光投射过来,仿佛她就是促使聂正国这样的凶手。

“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夏知意慌了神,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医术,她看着自己的双手,摇着头,“按照我的计划,下个月他就能下床了,不会变成植物人的……”

聂南枫抓住夏知意,语气不善,一双淬了毒的眸子似将她撕碎,“你不知道还能谁知道!夏知意你怎么答应我的!”

“整个聂宅只有你懂用药!只有你能给我父亲治疗,现在他变成了植物人,你一句不知道就结束了吗!”

“你还不承认吗!”

“承认?”

夏知意被他掐着下巴,被迫抬起头,眼睛里带着无助和倔强“承认什么?承认是我害了你爸爸变成这样?我为什么要承认!我的药根本不会让人这样!我凭什么承认!”

用力推开聂南枫,夏知意反复查看聂正国的状况,眸中被泪水缓缓填满。看到聂南枫父亲病情突然恶化,身为主治大夫的夏知意自然会激动。而聂南枫的质问让夏知意突然冷静下来,这些并发症根本不是她的药会引起的症状。

蓝湉见如此,趁人不注意踢了李姐一脚,李姐心领神会,再次哭诉,“聂先生,真的是夏小姐给我的药啊!”

夏知意瞧着李姐似真非真的说着,眸中全是不甘。

“李姐,我平日待你不薄,你女儿不孕,看过多少医生都没有用,是我开药调节好的对不对!你为何来反咬我一口!”

李姐不敢看夏知意慌忙低下头,“我说的都是事实,聂先生您放过我吧,真的不干我的事啊。”

呵,她明白了。

夏知意看向蓝湉,“这就是你说的一会见儿是吧?聂南枫,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蓝小姐昨天曾经找过我,告诉我两个选择,一是离开,帮我一切,二就是成为凶手,目的就是要你父亲死!”

聂南枫好笑的看向夏知意,“我真是没有想到,你为了开脱自己的罪名,可以编出这种借口!”

“聂南枫!你既然不相信我说的,为什么相信李姐说的,就算我把药给了她,她再经人指使将药换掉又有什么不可以?你凭什么如此确定是我做的?”

夏知意的看着聂南枫,忽然觉得好笑。她为了他父亲多么尽心尽力,他早就看在眼里,会议上口口声声说要大家相信她,结果一出事,所谓的信任脆弱地比不过佣人的一句污蔑。

早该明白的,他就是个翻脸不认人的男人。

“辛若云是你什么?”

“你问这个做什么?”

聂南枫上前猛地凶狠捏住夏知意的手臂,黑着脸,咬牙切齿的问道,“是你妈对吧!”

“在你快成年的时候,她死了是不是!”

……

他怎么知道!

聂南枫看着夏知意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说对了,无数往事恩怨瞬间爆发。

“你母亲当初为了钱,给我父亲的酒里下药,最后假装怀孕威胁我父亲,父亲最终拿出了大笔钱给了她,我母亲知道这件事后以为父亲出轨了,气到自杀!我父亲更是一辈子生活在愧疚之中,抑郁成疾,多年来大病小病不断,直到患了癌症!”

“你胡说!”

夏知意用力地挣脱,怒斥着聂南枫,“我母亲一生光明磊落,怎么会做这种事!”

聂南枫讽刺一笑,“你母亲拿着钱便消失了!不知道和哪儿老实人生下了你,还好老天爷有眼让她没有长寿,如今我们再次相遇,我很难不去想,你是不是想走辛若云的老路啊!”

“聂南枫!你太过分了!”

就因为这个,所以聂南枫才如此断定是她做的……

她现在甚至都怀疑这一切是不是一个聂南枫报复的圈套,从相遇到今天的每一幕都是设定好的,就是为了报复她母亲。

可是母亲她一生穷苦,学医时遇到了父亲,后来因为日夜操劳患癌去世,讽刺的是自己一生再研究抗癌药物,自己却死于癌症。

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是聂南枫口中的小三……

聂南枫募地将夏知意推到墙边,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家庭破碎的恨让他失去了理智,他这么多年内心深处的痛就是这件事,一旦爆发定是前所未有的毁灭。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咳咳……”

夏知意的脸憋的通红一片,双手不住的打着聂南枫,他真是疯了!想掐死她吗!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一定要远离。

“你放……救……命”

蓝湉站在一旁露出得逞的笑容,李姐吓得脸色苍白,她一个乡下来的老实人哪里见过这等杀人场面,所有的事一下子兜不住了。

“聂先生……聂先生!你快放开夏小姐!”

李姐狼狈的爬向聂南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是蓝小姐拿家人的性命威胁我让我咬定这件事是夏医生做的!其实是蓝小姐换的药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