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谈婚斗爱

2020-06-26 18:04

她坐到沙发上,背朝垫子靠了去,白良辰问,“安妮的信是怎么回事?”她恍恍惚惚地盯着眼前这个男人,他身材高大,浅浅的短碎发下五官端正,乍眼一看,有点像台湾偶像剧的男主角,再仔细端详,更是仪表非凡,她心里一动,情不自禁叫了声,“良辰。”他滞了滞,呆呆回了声,“在。”

她问:“你知道我是你老婆?”

他点头。

她气愤地逼问,“你知道我是女人?”

他说:“嗯,你今天这身勉强算个女人!”

她咬牙,“那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女人心海底针?又知不知道什么叫最毒妇人心?”

他怔了怔,点头。

她扬脸,嚣张道,“那就别再问安妮,如果再问,我直接把电视电脑给卖了,你上天堂去看球赛!记住,我是你老婆,我是女人,我讨厌安妮,所以不准接近她。如果你准备找她做小三挖我们这婚姻坟墓,我包管立刻找安妮的老爸。”

他郁闷地问:“你找她爸干嘛?”

她狂怒,“你不知道最近网上流行这个?她当小三挖我坟里的男人,我也当小三,挖她妈坟里的男人。最后,你成了她的男人,我却成了你们的妈,看谁比谁道行高!”她霍地起身,把他扑倒在沙发上,气息急促地一字一句警告,“我警告你,婚姻不是验证码,不是你想换就能换。爱情更不是兑换码,你休想输入暧昧的字符就能把老婆直接换成情人。”

他猛咽唾沫,如临大敌。

她挑眉,“你懂?”

“懂。”

“还敢不敢找人来挖坟?”

“不敢!”

“真的不敢?”

“嗯。”他用力地点头,“我怕你想不开,直接找上我爸——”

“…………”

“可是美景,我要迟到了,要不然,晚上再继续探讨三的问题?”

“…………”

他起身,仓惶地溜之大吉,她看着他的背影坏坏一笑。孙猴子注定是跑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就像他注定逃不出她的手心!

何美景坐在沙发上无聊调着电视台,除了新闻广告几乎没什么好看的。她抬眼看着墙上的大钟,指针转得真慢,每天都盼着他能早点下班回家,双眼都快盼直了。门铃忽然响起,她一跳而起,兴奋地跑去开门,谁知道门外站的竟然是系花,安妮一身吊带裙,双乳呼之欲出,脚上那双十来厘米长的红色高跟鞋,简直就是人间凶器。

她没好气问,“安妮,做什么?”

敢情刚才羞怒的还不够?

安妮一脸鄙夷,“来找你说个清楚,我跑去管理处说找人,很容易找到你家的地址。”何美景斜倚在门边,笑得讽刺,“这年头,皮痒的三就是多,找上门自己犯抽的都有。”安妮一听这话,果然脸色大变,咬着牙问,“什么皮痒的三?谁是三?要不是你在背后搞鬼,我会追不到白良辰?何美景,你简直就不是人,城府深得太可怕。大学的时候跟我装的那么友好,其实一直打白良辰的主意。最可恨的是你每天还装作很开心的给我去送信,可恶的毒妇!”

废话,不装的开心,安妮会把信交给她?!

她冷笑不答。

安妮更是气急败坏,“毒妇。”何美景听到这两个字,更觉好笑,这年头小三还有理?

安妮快要抓狂,“何美景,别以为我会放过你。”

她扬脸“切”了声,无所谓地嘀咕,“谁稀罕。”转身粗鲁摔上门,不理会外面已经接近崩溃的安妮。门铃持续不断地又在尖叫响起,震耳欲聋,她忍无可忍,去厕所接了一大盘水,打开房门直接就泼了出去。

水哗哗四溅。

安妮身上淌着水,落汤鸡似的盯着她,恍惚了好一会才捏紧拳头,咬着牙咆哮,“何美景!你竟然这么没素质——”

她再次不客气地摔上门,把盘子“哐铛”一声扔到地上,急忙拨了个电话给白良辰,柔弱地叫了声,“良辰哥……”

白良辰戏谑问,“哥们,又查岗呢?”

她声音更加温柔,语调嗲的跟林志玲有得一拼,“良辰哥,你什么时候下班?”

他如遇惊雷,“得了,别来这套,咱是谁跟谁啊?对不对!别来这套,有啥话直接说吧。你又怎么了?”她继续扮脆弱,“刚才安妮气势汹汹地找上门——”

“打住。”他截断她,“你的气势还不能压死她?何美景,从小到大,我好像没有听说过你直接或是间接受到过什么精神上的虐待。”

“白良辰!”她终于忍不住咆哮起来,“你就不能听我先说完啊?你就不害怕老婆被安妮欺负?你就不怕我的精神身体被她摧残?”他还是轻浮地笑,“你不摧残别人,我就要谢天谢地了。”

**!**!

他问,“还有没有别的事,没事我挂了啊,赶着下班结算呢。”她委屈道,“可是……”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茫音。她握着电话气得发抖,不是说,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永远不会先挂她的电话?!脑里仿佛一声霹雳,她忽然悲凉地想起,他不爱她,他只是把她当哥们!当男人!

她心酸地扔了电话,坐在沙发上盯着液晶电视屏幕,屏幕上闪动的俊男美女,繁华都市的爱情婚姻片。盯着屏幕很久,可眼前一片空白,脑里想的都是他。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他的?

三岁的时候她不大爱理他,整天跟别的小朋友玩得很疯癫。五岁的时候她在幼儿园脱下他的裤子扔到厕所。小学一年级,她跟他同桌,却一个人霸占了差不多整张桌子,逼得老师在他们桌子上划了三八线。

初中的时候……何美景甜甜一笑,在初中的青春期,白良辰仿佛一夜之间从黄毛小子变成了全校瞩目的风云人物。那时候的他短跑全校第一,成绩全校第一,还是学生会主席。最重要的是他打篮球的时候,不知道秒杀多少颗少女的玻璃心。何美景最喜欢的是期中期末考试结束学校招开的大会上,只要他上台领奖,台下就有无数的人起哄在叫:何美景,你家白良辰。

是的,别人都说那是她的白良辰,所有人也觉得良辰应该配美景。所以自从初一之后,她从三好学生变成了差生,考试经常是倒数,白良辰为此没少帮她补习。可是考高中的时候,原来的差生跟白良辰一同考上了重点高中,她的突然发挥让不少人惊呆了眼。读高中的她有更多借口跟他补习,那时候她是粘在他身上的口香糖,他到哪她就到哪。她知道这些年来他只是把她当成兄弟,压根没有结婚的打算。可她觉得自己对他的爱很纯粹,纯粹的只想天长地久。

可是一个人的爱是暗恋,婚姻不应该是这种关系。在她眼里,婚姻应该是在爱情的基础上结合,经过似水流年,最终使两个陌生人变成血脉相连的至亲。

她努力了这么多年,目的只是想他爱上她,可他倒好,直接不把她当女人……每次他把她搂在怀里,笑容灿烂地叫哥们的时候,她真有想哭的冲动。

她不知道胡思乱想多久,门锁忽然在动,白良辰的声音瞬间响起。

“我回家了。”

他把公事包往沙发上一扔,手指解领带,“哥们,我回来了啊!”她靠在沙发上还是傻傻看着电视,根本抽离不出自己。白良辰坐到她身边,用臂肘推了推她,“老婆,我回来了啊。”

她还是不吭声。

他试探地问,“安妮真的找你麻烦了?”他愤愤,“那女人真是的,怎么能欺负我老婆呢!”接着,装模作样地安慰她,“算了哥们,要淡定,我都没问安妮信的事,你生哪门子气呢,再说了,你这么强大的人,怎么可能对付不了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