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旷世能人

2020-06-27 12:04

沈炼做事一向都喜欢干净利索,具体得失虽然会考虑,却不会谨小慎微。

所以在确定跟警方合作S级任务之后就完全放手交给了赵野军,在赵铁牛忙着招人的时候他已经在筹钱,准备在赵铁牛人招满之前将资金的事情完全搞定。

开展保镖这个业务沈炼跟几个兄弟共同讨论过许多次,按照目前工作室的状况,这个计划想要实施至少要在两年以后。但沈炼等不了,柳家女婿这个山一样的名头压在他的脊梁之上,或许不能让他弯腰妥协,却足以让他之前就充满棱角的性格产生反弹。他想要一种正儿八经的夫妻生活,不但要让媳妇平视他,更需要让身边众多亲戚朋友平视他,至少不能鄙视。他可以不在意这些虚名,只是一个人不在意压根是行不通的。

而等不了就需要钱,对他而言也不是小数目,凭他所剩无几的退伍金远远不够,除了借亲戚朋友之外剩下的唯一办法就是贷款,沈炼选择后者。

他爸爸沈岳山之前有三套房产,目前老妈一套,剩下两套的房产证上分别是他跟弟弟沈安的名字。他的那套在江东市二环边缘,一百平左右的三居室,本来依着沈家人的心思是给沈炼做婚房的,但沈炼入赘之后这房子也就闲置了下来,目前租给了一对儿小夫妻,沈炼要贷款用来抵押的方子就是这套。

抵押贷款这种事说起来简单,但真正办起来的时候还是让沈炼有些头大。

他首先要跟租客沟通,解释这件事情。而后要找各种部门开各种证明,这种事还得他亲自去,可以说烦不胜烦。更关键的是沈炼在办这种事的时候还需要瞒着别人。首先他不能让柳家知道,要不柳金桥肯定说他见外,这点小钱他肯定乐意帮忙出了。再就是不能让自己家老妈知道,要不肯定没个好脸,认为儿子没出息,连老子留下的遗物都敢抵押,这无形中给沈炼增加了难度。恩,虽然办个贷款跟孙悟空取经一样艰难,但事情总归是成了,原本价值六百多万的房子贷了四百万出头。

款子下来的时候沈炼松了一大口气,也没在手里热乎热乎,直接就打到了公司的账户,并且跟白珑儿交代这笔钱要可着赵铁牛造,让他可以适当在二十人的基础上再进行扩招,保持五十人以内就成。

赵铁牛这个人沈炼一直都是无条件信任的,或许不如赵野军心思缜密办事能力强,但训练保镖却可以说小菜一碟,一个可以训练特种兵的王牌教官没理由搞不定保镖训练。

所有工作上的事情搞定之后,沈炼第一件事是给老妈郑海心打了电话,坦白抵押贷款。这种事儿沈炼一向习惯先斩后奏,他可以瞒着柳家,因为这房子跟柳家没任何关系,但瞒着老妈就说不过去,也不当人子。

郑海心听说这件事之后先是沉默,接着还是沉默,然后一个字没说就挂断了电话。

沈炼知道这是老妈生气了,郑海心平时话并不多,越生气话就越少,气得狠了也就无话可说了。

意识到事情不妙的情况下沈炼慌忙连发短信挽救,保证了十好几条内容,才算是得到一个回复,有时间带你媳妇回家吃个饭。

沈炼自然是满口答应,但具体时间上却让沈炼头疼起来。他有心明天就去家里看看,顺道安抚一下老妈情绪。但柳青玉这个工作狂人的时间却不容易腾出来,而且老妈对柳青玉的态度并不怎么友善,如果有选择,沈炼是不想夹在这两个女人中间的。

想是如此,但沈炼还是决定回去跟柳青玉商量一下,丑媳妇也得见公婆,哪怕两人再不对付,有沈炼这个人在,两个女人都注定会有所交集。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下午六点多,往常柳家这时候人基本都会在,但今天不同,除了柳璨柳青蝉两姐弟和蒋春华之外其它人都没回来。

沈炼也不惊讶,更不会多问,在蒋春华要出声发难之前堵住她道:“我去健身房!”说完匆匆往地下室二层而去。

蒋春华并不罢休,疾步去追,这几天沈炼老鼠见猫一样躲着他,平时晚上不到十一点必然不归,早上又大早出去,如今好不容易见沈炼六点多就回来,蒋春华却是有一肚子话要同他说,当然,必然不是什么好话。

柳青蝉跟柳璨对视一眼,彼此可见对方眼中幸灾乐祸,显然对于蒋春华跟沈炼之间的矛盾极为了解。

“二姐,说起来姐夫也确实可怜,堂堂一个当过特种兵的男人竟然被一个妇女逼得连家都不敢进,唉,造孽啊!”

柳璨一本正经感慨,像极了为沈炼抱不平,当然,如果他眼中没有促狭的话。

柳青蝉奇怪看了柳璨一眼,心想这小子平时跟沈炼是最不对付的,也一直都眼高于顶,今个是不是吃错药了。她看得出来柳璨虽然依旧在落井下石,但眼中已经没有往日那种生疏,语气倒像是在调侃朋友。

“看我干嘛,你不也感觉沈炼越来越顺眼了,要不前些天那场酒宴你怎么可能会帮着大姐解围!”柳璨明白柳青蝉想法,撇了撇嘴。

“那是你的看法,事实上我比之前还讨厌他。狂妄自大,见色起意!”柳青蝉表情一冷,想到了沈炼弄坏她车子不修的事情,想到了沈炼跟白珑儿不清不楚的关系。而且凭着女人的直觉,柳青蝉感觉沈炼暗地里肯定还有如白珑儿这般关系的女人,甚至还要亲密。

“额,他怎么得罪二姐你了,要不要我帮你教训他!”柳璨典型的帮亲不帮理,而且跟两个姐姐关系一直亲密无间,是以原本对沈炼升起的那点好感因为柳青蝉的话不翼而飞。

“没什么,我的事自己可以解决,你管好自己就行了!”说到这里,柳青蝉想到了柳璨平日里的所作所为,管不住嘴巴开始念叨起来:“小璨,这几天你瞒着爸晚上偷偷出去干嘛?我可警告你,爸身体不好,你再敢惹他生气我对你不客气。还有你今年都二十一了,什么时候能长大,别每天惦记着跟你那帮狐朋狗友鬼混行不行,别让人提起来柳家除了有爸这个英雄之外还有你这个狗熊……!!”

柳璨没想到战火转眼烧到了自己身上,连连摆手告饶,其实说起来这家里最难混的不是沈炼,而是他柳大少。至少沈炼有他老子护着,他大姐面子上也会让他过得去。而他柳大少,家里上到亲爹,下到这个二姐,见了他不出三句话必然是训斥告诫,真真是苦不堪言。

“姐,您最英明神武,您说的话弟弟每一句都铭记在心。恩,我去姐夫的健身房看看,看到底有什么花样。说起来爸还真偏心,愣是把地下二层给了姐夫做私人用,我求了多少次想把那里变成我车库他都不同意!”柳璨语带愤愤截断了柳青蝉的话,然后招呼不打,一溜烟就朝地下二层跑去。

除了躲开柳青蝉的训斥外,柳璨心里对沈炼的私人健身房还是有些好奇的,说起来虽然在一栋别墅里面住着,但柳璨平时真没去过,是对沈炼这个人的不在意让柳璨从未有去地下二层的兴趣。

还未到下面,蒋春华跟沈炼说话之时的那种尖酸刻薄已经隐隐传来。

“沈炼,你还真当自己是主人了,这里不是你家,是柳家,你给我开门!”

蒋春华却也是真怒了,她想不到沈炼竟然在进了地下二层后直接将大门给拉上了,不管她怎么拍打,门就是不开,沈炼也当她是空气,这让蒋春华小脾气已经控制不住肆虐起来,眼见真有砸门的意思。

柳璨心里有些不快,怎么说都是自己姐夫,被一个保姆逼到这份上他面子上挂不住,但他也知道蒋春华这人心底不坏,不好说什么伤人的话,眼睛转了转上前捂着肚子一脸苦相道:“阿姨,我饿了。”

蒋春华回头见是小少爷,一腔火气也就没了,气的通红的脸上勉强扯出几分笑容和颜悦色道:“小璨饿了啊,我这就去做饭,你今儿想吃什么告诉阿姨。”

她满脸亲热,跟对待沈炼之时完全两个人一样,真真的对柳璨好,一点不是假客气。

柳璨随便说了两个菜名,又夸了两句蒋春华做饭好吃,乐的蒋春华合不拢嘴,将沈炼刚才给她带来的不快忘得一干二净,屁颠颠去了。

“姐夫啊,人我支走了,准备怎么感谢我!”等蒋春华走后,柳璨脸上哪还有那种讨巧热情模样,重又恢复了那种吊儿郎当玩世不恭。

“请你吃饭!”

沈炼平淡的声音从门内响起,随之大门被沈炼从里面拉开了。

此时的沈炼已经换了一条简单的运动裤,上身只着背心。

柳璨打量着沈炼肌肉匀称流畅而又丝毫不夸张的上身,边毫不掩饰上下打量边道:“吃饭算了,姐夫还是教我怎么能练出好身材吧?”

他并不是在刻意夸奖,而是沈炼身材真的很好,就算是以男人的角度也根本挑不出任何缺陷,所以柳璨真的感兴趣了。没有健身教练那般夸张的肌肉,格外流畅自然,不臃肿,不单薄,恰到好处。尤其是健康的肤色,此时密布锻炼之后的细汗,很是惹人瞩目。

被一个男人这么打量,沈炼略感怪异,闻言只随口道:“你想练的话我教你!”

“正有这打算!”柳璨满口答应。说着绕过沈炼进了健身房,刚一进来,入目的场景就让柳璨眼神微微一窒,站在原地忘了动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