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陆少你老婆又失忆了

2020-06-27 21:04

这人话一落,其他人落在沈羽沫身上的目光更加鄙视不屑起来了。

沈羽沫轻飘飘的瞥了她一眼,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笑,就在所有人都不明白她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时,就猛然听到了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

“啊啊!沈羽沫,你这个**!”

只见那说话的女人,此刻如同落汤鸡一般,额头前的发梢还滴着酒水,而脸上的妆容也已经花了,配上她咬牙切齿的表情,像极了滑稽的小丑。

此时她正目光凶狠的看着沈羽沫。

沈羽沫手里还把玩着酒杯,声音不带一丝温度,“嘴巴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臭,我帮你洗洗。”

然后冰冷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其他人纷纷被她这气势给震慑到了,同时心里暗暗不解。

这还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沈羽沫吗?

沈馨儿看着这样沈羽沫,心沉了沉,看来之前在陆家的感觉没有错。

沈羽沫这个**,真的变了。

不过就算变了又怎样?以前斗不过她,现在也别想。

既然她能让她身败名裂,那就就能让她永无翻身之地,沈馨儿勾起了一抹极其恶毒的笑来。

“沈羽沫,你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你居然敢教训我!”那个女人很快就反应过来,面目狰狞的朝着沈羽沫冲了过去,右手已经高高扬起。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可见掌掴之人的力道有多大。

“你......你敢打我?”那个女人右脸已经有了清晰的五个爪印,脸迅速的肿了起来,眼神如同刀子一般的射向沈羽沫,“我跟你拼了!”

啪~

又是一个巴掌。

声响比之前更响亮了,其他人心尖都颤了颤。

“我为什么不能打你,你这脸是金子做的?就算是金子做的,我也照打不误!”沈羽沫嘴角带着笑,眼底却无任何的笑意。

“给我记住了,姑奶奶现在心情很不好,尤其喜欢打绿茶婊来发泄一下不满。”

沈羽沫一手擒住了她之前扬起的右手,另一只手似无意的转动着自己的手腕,这架势似乎是巴掌还没有扇过。

“够了!”一道男音响起。

秦南风走了过去,眸子带着浓浓的厌恶,“沈羽沫,你闹够了没有?”

“你这几年在国外读书读到哪里去了,越来越没有教养了。”

呵~

沈羽沫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低垂下眼眸。

秦南风不解的皱起眉头,从沈羽沫进包厢那一刻起,他就好像没有看透过她,就好像有什么脱离自己的掌握之中。

“秦南风,你算个什么东西?”沈羽沫突然抬起了头,目光锐利直射秦南风,朝着他逼近,“你也配站在我面前谈教养?

“像你这种垃圾,送去回收站都没有要,也就我那个好妹妹会不嫌脏的回收利用,而且用的还很顺手。”

说完后,沈羽沫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沈馨儿。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诋毁南风哥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你不可以因为这样就迁怒南风哥哥。”沈馨儿听到这话,立马站在秦南风旁边,一脸委屈加谴责的看着沈羽沫。

沈羽沫翻了一个白眼,这沈馨儿喜欢装圣母的手段,屡试不爽啊。

“既然知道我不喜欢你,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碍眼,省的我今天吃的饭全部吐出来。”沈羽沫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沈羽沫,你变你,馨儿是你亲妹妹,你怎么可以说他!”秦南风看沈馨儿委屈的神情,顿时心疼了起来,眼神厌恶的看向沈羽沫,“我知道我跟馨儿在一起,你一时半会接受不了。”

“但是你要怪就怪我,跟馨儿没有任何关系,馨儿一直帮你当好姐姐,都受不得伤害你半分......”

“舍不得伤害我半分?”沈羽沫直接冷冷的打断了他,讥笑了一声,“把我当好姐姐?背着我跟你苟合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我这个好姐姐?”

两人脸色同时剧变。

沈馨儿低垂了眼眸,心里涌出了不安,难道她发生了什么?

不可能,沈羽沫一直在国外,不可能提前知道她跟南风之前的事情。

她调整了脸上的表情,眼泪说掉就掉,目光柔弱的看向沈羽沫,“姐姐,你就算这么讨厌我,也不能这般诬陷我,这可是关于我一辈子的清誉,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我知道你做了对不起南风的事情,很自责,但是也不能反过来冤枉我们啊,你们还没有分手的时候,我都是把南风哥哥当姐夫一样对待的,不敢有半丝别的心思。”

这话说的可真有技术含量啊,果然天生就适合演艺圈。

白莲花被她演的炉火纯青,妥妥的本色出演啊。

沈羽沫唇角勾了勾,“你是不是真以为你们之间的事情天衣无缝?难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谚语: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你们恶心交织的样子,我都看吐了。”

沈馨儿浑身一震,手指甲掐进了自己的肉,心里突然涌现了不安。

不过她马上又松开了自己的手,嘴角扬了扬,就算被她发现了又如何,只要她拿出去证据来,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声名狼藉的人。

果然,立即就有人挡在前面替她出头了。

“沈羽沫,你不要自己成为了残花败柳,就跑来冤枉别人,还是你的亲妹妹,心真够歹毒的!”

沈羽沫看了一眼说话之人,她认识,宋芊芊。

当年那件事,这人可没少在背后出力,想要巴结沈馨儿进入上流社会,看来这几年巴结的不错,不然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我歹毒?”沈羽沫把玩着指甲,声音漫不经心,“那跟为了金钱不惜将得了重病的母亲抛弃,将三岁的弟弟送进去孤儿院的你比,怎么样?”

“沈羽沫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宋芊芊脸上的慌乱一闪而过,看向沈羽沫的目光都带着杀意。

“你是听不懂,毕竟你好不容易摆脱你以前的卑贱的身份,是不是宋亚男......”

宋芊芊这下满脸震惊的看着沈羽沫,垂放在大腿侧的手在微微发抖,她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