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救赎爱情_楚洛墨林子然_冬日电暖器

2020-06-28 15:02

救赎爱情救赎爱情第116章

听了自家大哥的话,宇文洋才知道,原来是昨晚的事被自家老妈知道了。

“妈,小依是个好女孩,她没有沾毒/品。昨天晚上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宇文洋试图平息来自自家老妈的怒火。

“什么解决了?

聚/众/吸/毒!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就算她陈小依这次没吸,但是,谁能保证她下次不吸?

她跟那些瘾/君/子混在一起,指不定什么时候自己也吸上了。

不行,你不能再跟她在一起了。

陈小依这丫头太邪性,我总是感觉那丫头一天阴沉沉的,仿佛总是再打什么坏主意!”刘雨莉并没有被宇文洋说服。

“妈,你瞎说什么呢?

你当了这么多年律师,难道看人就靠瞎猜呀?

小依是什么样的人,我了解,我知道小依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她不吸/毒,也不会染上毒/品。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宇文洋也有些生气了。

“你,你能保证什么?

陈小依有钱有闲,你还能天天二十四个小时不错眼珠地盯着她吗?那你自己的工作还要不要做了。

反正,你赶紧跟这个陈小依断了吧。

小洋,咱们跟她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齐大非偶这个道理你还不懂吗?

妈妈认识很多人,肯定能给你找一个端庄得体,又不会嫌弃你的女人。就算家势上差一些,也没什么,我们宇文家又不会贪图人家的钱。”刘雨莉走到宇文洋的轮椅旁边说道。

“妈,你在说什么?

我和小依的感情很好,为什么要分手?我是不会跟小依分手的。

你也不用给我找什么其他女人,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我自己知道,我就喜欢陈小依。我打算娶她。”宇文洋坚定地说道。

“什么?娶她?

你跟家里商量过了吗,就要娶她?你以为娶老婆是那么容易的事吗?老婆娶不好缞三代,你知不知道?

陈小依她看着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

不行,你不能娶她,而且,你也不能再跟她在一起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异类!”刘雨莉仿佛受了刺激一般叫道。

“我要娶谁是我自己的事,跟家里有什么关系?

再说小依怎么了?小依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女孩,她温柔又乖巧,我就喜欢她,跟她在一起我舒服。

妈,你说小依是异类,在别人眼里你儿子我就不是异类吗?

我也是异类!

异类配异类不是正好吗?”宇文洋满脸讽刺地回道。

他没想到,自己母亲是这么看陈小依的。曾经陈小依说她感觉母亲像高秀芬,当时宇文洋还有些不信。

自己的母亲虽然强势,但是,为人还是通情达理的。可是,现在看来,说不定陈小依的感觉才是对的。

母亲对陈小依已经不是不喜欢了,简直就是厌恶。

但是,宇文洋真的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会这么反感陈小依。陈小依在宇文家的时候,几乎都不说话,又怎么会招惹自己的母亲。

刘雨莉被宇文洋问得哑口无言,确实,在普通人眼里,宇文洋这个残疾人也算是异类。

可是,宇文洋是她的亲儿子。这一点就决定了刘雨莉的想法。

“你说什么都没有用,我可不能让我儿子整天呆在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定/时/炸/弹身边。

我看应该让陈小依去做一下精神鉴定。

整天总是死气沉沉的,不是有心理疾病,就是神经有问题。这种女孩怎么可以留在身边?

小洋,妈妈最担心的就是你了,妈妈不能看着你跟这么一个问题女孩在一起。

你这一辈已经够辛苦的了,难道你要一辈子跟在陈小依的屁股后面帮她收拾烂摊子吗?

你又不欠她的!”刘雨莉心疼地对宇文洋说道。

宇文洋还想要再反驳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自家大哥面对着卧室方向小声地说了一句:小依!

男人猛地回头,陈小依穿着宇文洋的家居服赤着脚站在卧室的门口。

此时的女孩真的如母亲所说,一脸的阴沉。睡了一夜的头发随意地披散下来,宽大的男生睡衣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光赤的脚丫就这么踩在冰凉的地板上。

宇文洋心疼地转着轮椅来到陈小依的身边,刘雨莉却被女孩冰冷的目光刺得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男人来到女孩的身边,拉起陈小依的手。不知道女孩站了多久了,手心里又是一片冰凉。宇文洋怜惜地用双手捧起女孩冰冷的手,来回揉搓。

可惜,陈小依的手没有变热的趋势。

“小依,妈是因为没有了解情况,所以才误会你的,你不要生她的气。等我跟她解释清楚了就好了!”宇文洋小心翼翼地对女孩解释道。

“我怎么没了解情况?

她陈小依是不是因为聚/众/吸/毒被抓进派出所了,是不是又让你去保释她那个瘾/君/子姑姑?

还有什么是我不了解的吗?

陈小依,既然你已经出来了,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好。

你不适合我们家小洋,你还是离开小洋身边好了。”刘雨莉瞪着陈小依说道。

“妈!”宇文家两兄弟同时叫住刘雨莉。

衣衫不整的女孩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刘雨莉,既没说话,也没动作。

刘雨莉被陈小依阴冷的眼神看得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你这么瞪着我干什么?我告诉你,为了我的小洋,我可不怕你!

你敢把我怎么样?你还敢杀了我不成?”刘雨莉色厉内荏地叫道。

宇文海刚想要拉走自家无理取闹的老妈,却听到了一个带着冰茬的声音。

“宇文洋是自己要陪着我的。他答应我了!

谁要是敢把他从我的身边抢走,我就是杀了谁!你要试试吗?”陈小依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宇文家的两兄弟同时心里一颤。宇文洋知道陈小依没有在说谎,她说出来的话就是她的想法。

而,宇文海却觉得这丫头是不是真的有心理疾病,怎么敢这么跟自己未来的老婆婆说话。这是明晃晃的威胁。

自古虽然婆媳之间免不了有矛盾,但是这种当面给出死亡威胁的事情应该还是少有发生的。

感触最大的自然是刘雨莉,她知道这女孩是说真的,如果她真的强迫宇文洋离开这丫头,这丫头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