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摄政皇叔宠妻日常_九月授衣

2020-06-28 15:04

QQ1234小说为大家带来主角是南初霜秦景澄小说《摄政皇叔宠妻日常》完整章节精彩在线阅读:他想起玉玄夜说,今夜在这个方向,紫微星降。可是……秦景澄看着脚边跪坐着的南初霜,眸光沉沉,她真的是紫微星?风雪落了男人满肩,也湿了南初霜单薄的衣服。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摄政皇叔宠妻日常》精选章节

“贱人,你怎能如此对我?!”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划破长空,惊起一串飞鸟。

大雪漫天,梁王府内灯火通明,地上趴着一个穿着单薄的少女,白衣已经被血染红。

她努力的抬起头,脸上满是脏污也掩不住美艳。

“啪!”

长鞭猎猎作响,精准无误的落在了地上的少女身上,打的她又是一声惨叫。

“你叫谁贱人呢?论起犯贱,怕是谁人都不如你吧?以为占了王妃的位置就能得到王爷的心?连下药爬床这等下作的手段都用出来,梁王府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妆容精致的女人理了理因为打人而变得有些凌乱的鬓角,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如同死狗一般的少女,眼里满是鄙夷。

“怎么,你刚被绑在一边看我与王爷欢好,羡慕吧哈哈哈……谁知道王爷竟然是忍着等着我,都不碰你一根指头呢!”

说完,她又狠狠的朝着少女的身上打了几鞭子,少女先前还会怒骂挣扎一番,渐渐地就没了动静。

见状,女人又抽了几下,就觉得索然无味。

“来人,把她扔出去吧,记得补上几刀。”女人轻哼一声,不再管地上没了气息的少女,随手丢了鞭子,扭着纤细的腰肢进屋了。

“是,赵姨娘!”

不一会儿,屋里就传来了男人和女人淫靡的声音。

外面大雪滔天,屋内歌舞升平。

少女被梁王府的下人拖了去了后巷,白茫茫的雪地上,两道血痕,触目惊心。

明日,梁王府将会宣布,王妃暴毙而亡。

……

好冷。

好疼。

南初霜在一片黑暗中浮沉。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她来不及细想,作为杀手的敏锐直觉,让她瞬间睁开双眼!

一把匕首直直地朝着她捅了过来!

南初霜瞳孔皱缩,立刻朝着一边滚去,虽说扯到了身上的伤口,剧痛让她两眼一黑,但是好歹躲过了对方的杀招!

看着“死而复生”的南初霜,侍卫愣了一下。

就是现在!

南初霜深吸一口气,逼迫自己强行忽略身上的剧痛,冰冷的空气灌进肺里,让她清醒了几分。

她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拖着绵软的左手,夺过侍卫手里的匕首,反手插进了他的喉咙里!

一招毙命!

侍卫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睁着眼睛倒了下去。

到死他也没有想到,他会死在一个“死人”的手里。

看着侍卫倒下去,南初霜也犹如脱力一般,跪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她明明在一场任务中丧生,被炸弹炸成了碎片,怎么还会活过来?

正当她准备查看一下周围的情况,脑子里却突然灌入一大段不属于她的记忆进来。

记忆如同走马灯,南初霜摇了摇酸胀的脑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是穿越了。

穿越到了一个架空朝代,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少女身上。

这身体,十六岁,户部尚书的嫡女,十岁丧母,先帝亲封一品郡主,后被继母捧杀养成了个嚣张跋扈的性子,一次宴会上瞧见当朝梁王秦梓阳,便用计强硬的坐上了梁王妃的位置。

可偏生那梁王有中意的女子。心急之下,原主竟然下药爬床,结果越发让梁王厌恶,于是被活活打死了。

接收完记忆,南初霜一阵无语,今天她算是见识了什么叫一手好牌打得稀烂,明明原主不论哪个身份都该是金尊玉贵,结果她嫁给一个强扭的瓜不说,还用出了下药爬床这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正在思索间,南初霜只觉得脖子一凉,她警惕抬头,却只看见一个长得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子站在不远处。

“你是来替我报仇的么?也好,是我的寿数到了。”眼前的女子惨然一笑。

那女子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模样癫狂又可怜:“往日种种,如今一幕幕在我眼前重现,方知我有多愚蠢!爹爹、继母、夫君、姨娘……哈哈哈……他们……都该死!”

南初霜皱了皱眉,“她怎如此坚信我能做到?”只是这念头才起,那女子却已看透她的想法。

“你既能重活一次,我相信你是不愿意死的,那些人不是你不想招惹就可以躲得掉的。最后求你一件事,娘亲蹭留给我一样至关重要的东西,帮我找回来。”

那女子的身形慢慢变淡,最后只留下一句话,逐渐被风吹散。

“做不做由不得你,身份越贵重,你的命运,也会越沉重……”

凌霜儿作为二十一世纪的金牌杀手,任何恶劣的环境都能承受下来。

既来之则安之,能再活一次,比什么都强。

这具身体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纱衣,早就被冻僵了,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伤口,加上脱臼了的右手,要是再耽误下去,恐怕她就要死在这里了。

与此同时,车轱辘压过雪地的声音响起,一辆马车停在了不远处。

南初霜抬眸,就看见一个裹着雪白狐裘的男人,从马车上下来。

墨黑的缎面靴子踩过厚重的白雪,悄无声息,矜贵无双。

那男人长着一张极为出色的脸,饶是她在二十一世纪看过了这么多小鲜肉,也没有一个能和眼前的男人媲美。

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双漆黑的眸子比这夜还要深上几分,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比数九寒天还要冷上几分。

他走到南初霜面前站定,黑如点漆的眸子凝视着她,无悲无喜,面对着她的满身狼藉,他毫无波澜。

南初霜丝毫不惧怕的看着这个男人,两双相似的黑眸在半空中碰撞,迸发出点点火花。

秦景澄倏地皱眉。

方才南初霜的表现,他全部都看在了眼里,丝毫不手抖的杀人,冷静的不像是一个深闺女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