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556623_楚洛墨林子然_六月流萤

2020-06-29 09:01

第37章 女人男人有什么不一样?

洗漱过后,两人回家的第一晚,睡在了季半夏充满少女气息的房间。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有些喜好还是没变。

他带她来过后,她就爱上了这里,飘窗上堆满的公仔,和地上坐着的超大熊玩偶,让她爱不释手。

季半夏抱着大熊,脸颊不停的蹭着它毛茸茸的身体。

惹得傅斯年有些吃醋,问她:“你喜欢抱我还是抱它?”

“它软软的。”季半夏背靠在熊的肚子上,将它两只手臂拉过来,圈住自己。

“抱我不舒服了?你这个喜新厌旧的小东西。”他戳了戳她软乎乎的腰。

“好痒~不要碰这里啦!”

傅斯年坐下来,跟她紧紧的挨在一起。

他患有一种只针对她的皮肤饥渴症,迫切需要碰触她,来活得安全感,以及确认他们之间的亲密依恋。

“半夏,明天我带你去见你妈妈。”

“妈妈?是什么?”

“你的妈妈就是最爱你的人,对你最好的人。”

“那你也是我妈妈?”

傅斯年哭笑不得,眼神一点点黯然。

你不知道,我对你一点也不好啊……

“妈妈是女人,跟你一样的,我是男人,不能做妈妈。明天,你要叫她‘妈妈’,知道吗?”

季半夏蹙眉,“女人?男人?有什么不一样?”

这个问题对她有点深奥,傅斯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如果真是个孩子,还能一本正经的告诉她男女身体的区别,可此情此景,他实在说不出口,腹部还莫名升腾起一股热气。

他深吸一口气,有些唾弃自己的禽兽,竟然对着孩子般的她有了成人之间的欲念。

忙转移话题,说道:“妈妈家里很好玩的,还有只小狗,是你的好朋友。”

“哦,你不是妈妈,那你是谁?”季半夏没有“狗”的概念,根本不在乎,继续问:“斯年,你是我的谁啊?”

“我是你的……丈夫,你是我的妻子。”傅斯年跟她十指相扣,在心里默念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丈夫、妻子……那我能叫你‘丈夫’吗?”

“你可以叫我‘老公’,我喜欢你叫我‘老公’。”

她记得她叫过自己两次“老公”,在婚姻的开始和结束那一刻,记得清清楚楚。

一次带着期待,被他无情驳回;一次意味着离别,被他愚蠢忽略。

季半夏甜甜的绽开笑颜,既然他喜欢,那就叫好了。

“老公~”

傅斯年眼睛发热,带着一丝哽咽,喊道:“老婆~”

“老公~”

“老婆~

两个人不厌其烦的互相喊着,不知厌倦,不知疲倦,还是季半夏先投降。

“明天去妈妈家,有零食吃吗?”

“有,很多好吃的,把你吃成个大胖子。”

“吃成胖老婆!”

“胖老婆我也喜欢……”

等季半夏睡着后,傅斯年将她抱上床,吻了吻她的额头,往下到鼻梁,嘴唇,强迫自己浅尝即止。

临睡前,他发了个信息给傅母,然后关机,闭眼。

傅母看到儿子说明天带着季半夏回季家时,激动得手抖,马上打过去,得到的却是对方关机的语音提示。

“这个不孝子!不会是耍老娘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