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_裴逐灯

2020-06-29 12:04

QQ1234小说为大家带来主角是纪振邦江昭小说《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完整章节精彩在线阅读:那时候江昭还叫张陵均。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前厅门口立一位年轻太监,旁边弯腰站个人端着圣旨,张陵均一时间有些懵,呆愣了一会被不知道是谁朝腿弯踢了一脚顺势跪在那年轻太监脚边,这才回过神来。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精选章节

江昭捡起地上梁千没带走的面罩端详,越看越觉得眼熟,这样子,像是段楚楚的帕子?

他们俩怎么会扯上关系的?

她将帕子收好后陷入沉思。

她孤立无援,被西厂捏住,但棋子未必不可以变棋手,在窗边呆立良久,

“既然都有所求,那我不是可以有恃无恐?”

她一贯能想到对自己有利的那面。

梁千来过半月后,她终于学完了全部的剑法,甚至已经能与马惟忠打个平手——不拼内力的话,许因着时间太短她内力仍是不足。多少名贵药材喝下去内力增长的速度仍然丝毫不见起色,汪如晦也很头疼。

暂时没有办法,江昭只能于剑法一道上细细研习,因此进步神速,她想去找汪如晦把这事告诉他。

但遍寻不见汪如晦,恰逢纪振邦吃过下午饭在院中散步,她与纪振邦一贯亲厚,诺大一个西厂,只这人身上带着人气还愿意陪她玩,她便上前去拽纪振邦的袖子

“你看到督主去哪儿了吗,我有事要禀报。”

“奥,今天好像新抓了犯人,我估摸着督主应该在诏狱里审犯人呢。”

江昭匆匆道谢便往前面跑了,西厂非常大,她来了这许久也只是堪堪记住了路,诏狱在西厂东北角上,只去过一次,她只是大约知道位置,天黑了怕是要迷路。

她到诏狱门口见大档头马惟忠守着,就知道来对了,马惟忠一向只跟着督主,他平时不苟言笑,下半张脸一直戴着一副青面獠牙的面具,具纪振邦说是从前受过伤脸上留了疤。

江昭与他并不相熟,只在汪如晦授意下与他交过手,但她仍硬着头皮上前问,“大档头,督主在里面吗,我有事禀报。”

马惟忠缓缓转头看她,眼珠子一动不动把江昭盯得心里有些毛,但她还是扯出一抹笑又问一句,“我能进去吗?”

马惟忠眼神有些诡异,但很快又恢复如常,他嗯了一声便转过头不再看她,江昭道谢后就转头进了诏狱,刚踏进大门就听见人的惨叫。

循着声音往前走,诏狱地上皆是血污和各种深色痕迹,味道更加刺鼻,排泄物的气息参杂着腐肉味道逼得她喘不过气来。

路过监牢时两边的有些犯人神智不清地向她伸出手,发出意义不明的笑声,另一些则是躺在牢中稻草上痛吟,她难受极了,只想快点走完这条路,过了一会她又瞥见一个下半身已经腐烂的男子,这人还活着吗?

她刚这么想,就从这人满是污垢的头发缝隙中看到一瞥白转动——这人动了一下眼珠,他在看自己?江昭背后陡然生起一股凉意,她小跑起来。

终于,行至一转角,她听到那道如琴筝一般悦耳的声音“你还是不说?”又伴随着皮肉烧焦的气味和人痛到极点的惨叫。

江昭愣了愣才硬着头皮走过去,看到穿了一身白缎绣金线飞鱼服着黑金披风的汪如晦,他总是干干净净的,在刑房这种地方也能一尘不染,似乎这周遭的场景都与他毫无关系——如果不是手里拿了一块烧红的烙铁的话。

汪如晦听到脚步声也转过头来,她行了礼后急匆匆上前说,“督主,我……”却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刑架上人的惨状忽然映入眼帘。

能进这里的想必平日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现下已经完全认不出是谁来了,这人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皮,腿上还戴着各种刑具,他的惨叫声已经微弱,似乎是没力气再叫了。

虽然心狠又聪明,但她到底只有十七岁,因此生理性反胃不可避免,各种奇怪的感情一齐涌上心头,她在西厂这半年多来只见过汪如晦和纪振邦几个人,这些人都对她不错。

西厂恶名在外,在坊间流传几乎犹如恶鬼,她也知道汪如晦的确一向心狠手辣,但她没见过,但她偏心汪如晦,所以她骗自己,所以她此刻这么错愕。

她呆愣在原地,大脑发懵看着汪如晦,动了动嘴,没发出声音。

下一秒,汪如晦忽然把她贴进怀中,清冽香气包裹着她,目光所及只剩一片白,“你怎么过来了”,温柔得足够溺毙她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这忽然而来的动作让她思绪完全停滞,只剩嗅觉视觉在起作用,“汪如晦的香料里加的什么,檀香还是豆蔻?”她竟然在想这个。

汪如晦继续吐出两个字,“别怕。”

这声别怕带有奇异的安定效果,让江昭刚才悬起来的心缓缓落了下去,另一种汹涌澎湃正在从她的胸腔中涌出,她甚至需要闭上眼来压制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一缕火正从心底烧上脸颊。

汪如晦没再开口,直到江昭自己从怀抱中挣脱,“督主……督主我有事禀报。”

“出去说”

“督主,我的剑法……”

汪如晦蓦地抬头,“你的剑法怎么了?”

她发现了?

似乎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下一秒又恢复平静,“练完了?”

江昭殷切点头,汪如晦看她等着自己夸奖的样子才放下刚才提起的心,语气柔软下来,

“嗯,小江昭果然好厉害,我都等不及要你来帮我了呢,一个人可累坏我了,明日就来我书房里?”

“好”,江昭点点头,深秋冷风也没让江昭清醒半分,脸颊红晕将她向汪如晦出卖得一干二净。

汪如晦终于满意,又问,“刚才害怕了?”

“没有,只是有点不适应……”,江昭连头也不敢扬得太高。

汪如晦低头观察她,缓缓勾唇,“那就好,早些回去休息吧。”

“是……那我就先告退了。”

“去吧”

今天的汪如晦温柔得有点过分,她云里雾里不知所措,本能地觉得哪里不对,但又一时想不出,就先走了。

江昭走后汪如晦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小姑娘还真是不同于旁人的棘手啊,“惟忠,你让她进来的?”

“督主,她迟早要看过这些……”马惟忠听出汪如晦的不悦,仍硬着头皮答道。

“可我不想这么早……”更不希望她怕我。后半句汪如晦没说出来,脸上更是一如往昔的平静,心里波涛却不止一浪,这种从未有过的想法让汪如晦惊讶,他止住自己的念头,“罢了,也是,她始终还是个杀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