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仙医毒妃

2020-06-30 06:03

蒋黎雪半晌不见沈清宁动作,沉不住气的开口,“是吗?为娘倒只是听说过这东西,不知道它是什么样子?让为娘帮你试用一下”这样的好东西,这臭丫头哪里配得上。

沈清宁却是装聋作哑道,“这样贵重的东西,清宁自是仔细收起来了,毕竟脸上的伤,还要靠着它治呢。母亲怎会缺少这么一件小物什”

蒋黎雪面上挂不住,“你这孩子,胡说什么,我怎么会要你的东西。”

沈清宁带着冷冷的笑看她,蒋黎雪被她看着极为惊恼,却也只能强忍着,虚伪的关心了几句,便离开了她的院子。

分明还是一个人,但总说不上是哪里有了变化,这让蒋黎雪略微有些不安心,却也没有想的太多,如今,她才是宰相府的主母,这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用了几日冰肌霜,沈清宁脸上的伤疤已经不太明显,不光如此,连整张脸都柔嫩了不少,若是用那些药材,沈清宁自会恢复得更迅速一些,然而在这相府里,她连一个体己的人也没有,不想泄露自己懂得医理药理的事情,只能暂且搁置。

李显扬对她越发上心,慷慨的赠送了冰肌霜和药材不说,没过几日便特意来到相府拜访。

沈清宁听闻怜儿传话来,说是李显扬登门拜访,想也不想的,“不见!”

怜儿愣了愣。

沈清宁瞥她一眼,“就说我还未恢复得好,不便见他。”

怜儿传话李显扬并未怀疑,只是也不甘愿就这么回去,“你就说我并不介意这些,只想与她见见面。”

沈清宁略微露出些不耐来,“我近来身子有些不适,兴许是在山上吹了些风,下次吧。”至于这个下次是何时,就要看缘分和她的心情了。

李显扬只得无奈离开。

他从来都不是好打发的角色,过了两三日,直接给相府下了拜帖,进入府中便让仆人领着就去了沈清宁的院子。

沈清宁冰肌霜用了多日,脸上的疤痕几乎都瞧不见,素净的脸庞仿佛润着一层水光,肤若凝脂,螓首蛾眉,一颦一笑间就让人出了神。

见到李显扬第一眼,她眉眼下垂,眼中飞快划过一丝厌烦。

李显扬目光惊艳并没察觉到,欢喜的,“清宁,你好了!那我们就一同出去逛逛吧。”

“不用了。”沈清宁拒绝,别说和他出去逛逛了,连他的脸,她也懒得多看一眼,当初有多么痴迷他的温柔和关心,此刻死前的那一幕就有多深刻。

李显扬对她的反应有些失落。

沈清宁变了,他也是能察觉出的,只不过,任由他怎么想也不会想到,此时的沈清宁是从地狱回来的沈清宁,只一厢情愿觉得都是沈清秋的缘故。

于是,李显扬哄道,“清宁,你不要多想,当时我背清秋不是因为她的脚受伤了吗,况且我只把她当做妹妹,我只心悦你一人。”以为这样的话就能够让沈清宁开心。

却没料到“李显扬,我并不心悦你。”

这话对李显扬来说不痛不痒,他只怔了一刻,便无奈的笑了起来,“清宁,你别再耍小性子了,大不了我答应你,以后不再与清秋多接近了,好吗?”

沈清宁说的话,他是一个字也不信的,不心悦他,怎会用心的为他做随身佩带的香囊?为他特意准备生辰礼物?

李显扬仍然认为她是在同自己闹脾气,更是要伸手去拉扯她,“清宁——”

沈清宁急忙躲避,她皱着眉的样子,倒是让李显扬老实了些许,却仍然觉得再卖力的哄一哄,就能见到以往那个娇软的沈清宁。

沈清宁冷淡的开了口,“李显扬,我对你早就没有半分情谊了!你该去找的人,是沈清秋,她对你可是情根深种,你不用再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这话说得没有半分虚假。

可自信的李显扬却完全不改变自己的想法:“清宁!难道我对你的心还不够明显吗?不管是清秋还是其他人,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我都不在意。”

沈清宁扶额,本来要把话说得更绝情些,快刀斩乱麻,忽然察觉到什么,嘴角微微勾起,“就算沈清秋她对你一心一意,深情以往,你也毫不在意吗?”

李显扬连停顿都没有,“当然!若她不是你的妹妹,我平日更是不会理睬。”

拐角处,一句‘显扬哥哥’被咽回喉中,沈清秋原本是听到消息雀跃赶来,此刻,却听到两人对话,对她来说是非常致命的打击。

沈清秋的眼圈红得像是泛出了鲜血,可怖可怜。

一直到李显扬垂头丧气离开,她才挪动早已僵硬的步子,心里泣血般的不断尖叫着:沈清宁,沈清宁!

她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分明是李显扬‘负’了她,她却统统怪罪到沈清宁的头上,对她的恨意更是前所未有。

察觉到沈清秋的离开,沈清宁心底暗暗快意,哪怕还不能给这对鸳鸯自己承受过的痛楚,让他们都不快活,她也十分痛快。

屋子里怜儿前脚才走没多久,后脚,就有人悄悄地在她身旁落了地。

“九王爷。”

沈清宁比之前更要淡定,他总是出现在比较合适的时机,不会惊扰到其他人,今日特意找来,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轩辕言见她又在翻看着医书,没着急道明来意,好意提醒,“本朝还没有女子行医的先例,哪怕你真的医术高超,怕也是没有用武之地。”

沈清宁丝毫没有被打击到,她的医术,也是没法和外人说得清楚的,干脆用别的话来回答,“没有先例,不代表不能有,历史上,不也有女太医吗?”虽然比较稀少,但也证明了,她的努力并不是无用功。

轩辕言并不与她争论这个,而是从袖中拿出了一枚晶莹剔透的玉佩,“给。”

沈清宁在心里道了一声好玉,迟疑的看了看轩辕言,“王爷这是何意?为何要送我玉佩?”

玉佩的含义并不简单,他们又孤男寡女的,着实让人忍不住多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