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云希霍暮沉小说名字 病娇大佬宠妻不腻章节试读

2020-06-30 09:02

病娇大佬宠妻不腻

推荐指数:10分

《病娇大佬宠妻不腻》是最近很火的豪门虐情小说,作者是有名的网络作者霸妻的小娇总,主角是云希霍暮沉,下面看简介:云希自见到霍暮沉的第一眼起,就感觉到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杀意。后来,她才知道,比起想杀了自己,他更想将自己牢牢的禁锢在身旁,一辈子。霍暮沉:你可曾知道,你离开的那五年,我画地为牢。你只是你,独一无二的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病娇大佬宠妻不腻》 第6章 疼吗 免费试读

云希下意识地躲在一边,可还是没有躲过这个女人的毒爪。
脸部火辣辣的疼痛,提醒着她被这个疯女人给打了。
什么台上活泼善良的爱豆,台下就是个疯婆子。
“你有病吧。”
云希也不怕得罪人,直接反手一巴掌。
周潇潇怒不可遏,从小到大没有人打过她,这个糊逼十八线也不看看自己是谁,竟然敢打她。
“宵姐姐,她打我……”
气势嚣张跋扈的女人瞬间变成小白莲,周潇潇的个子要比左宵矮一点,颇有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让云希不得不怀疑这俩是啦啦。
“云小姐,请你注意分寸。”左宵依旧保持着一副淡然沉静的模样。
“分寸?左小姐大张旗鼓地为我准备的鸿门宴,真好。”
云希讽刺道。
这青城的上流名媛也不过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倒是用的很溜。
“咚咚咚”
三下有规律的敲门声。
“暮沉哥哥。”左宵亲昵的走过去,抚上男人的轮椅,见男人没有拒绝,心微微松了一下。
景也像个隐形人一样,站在身后,镜片下的眼睛闪了闪。
“脸怎么回事?”
“霍大哥,这个是十八线她打我,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周潇潇泪水涟涟,惹人怜惜,对着霍暮沉诉苦。
“疼吗?”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
周潇潇心中大喜,难道霍大哥对她也有意?
周家在青城只能算上三流末的家族,如果她能够嫁给霍暮沉,那………
她不在乎这个男人残疾又毁容。只要有钱就好。
美好的想象力让周潇潇有些得意忘形,甚至忘了霍暮沉还有个正牌的未婚妻。
这个未婚妻还是她的好闺蜜。
“霍哥哥,她打得我好疼。”声音不由自主地甜腻几分,左宵美丽温婉的脸瞬间狰狞。
“云小姐,疼吗?”
啪啪啪。
周潇潇的脸仿佛又被人打了几巴掌。
“你说呢?”云希没好气的道。
“疼就对了。”男人眼中染上嘲讽之色,说出的话也很欠揍。
云希狠狠的咬着后牙槽,她正在想,怎样杀人不犯法。
临走时,云希附在左宵的耳边道:“左小姐,莫欺少年穷,把我逼急了,我真的会答应做霍暮沉的女人呢。”
主角散去,这场鸿门宴自然收场了,双方并没有落得什么好处。
左宵对周潇潇的态度不似平常那样温和,相反,很冷淡,很冷淡。
“收起你的心思,别让我再看见你耍什么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
“不然,你连未婚妻这个名头也保不住。”
男人冷酷的警告,脸上没有丝毫情绪。
周潇潇看着女人灰白的脸色,心里得意极了。
豪门夫人的生活离她不远了。
那个沉默又温润的助理不知何时早已远去,男人推着轮椅,在寂静的公园跟在云希身后。
“霍暮沉,你有病吧。”
云希转身脱口而出,她被他的女人搞得这么狼狈,他还在这里假惺惺的。
男人黑眸沉了沉,“我的确有病,你有药吗?”
倒是想杀了你,挖出你的心,扒出你曾经遗忘的。
霍暮沉又打量了云希很久,薄唇吐出一个字,“蠢。”
“霍暮沉,实话跟你说了吧,我是仙女,你这个凡夫俗子配不上我,我是不会成为你的小情人的。”
云希双手抱臂,睥睨地盯着轮椅上的男人。
男人不都是喜欢柔弱顺从的女人吗,那她偏不,她逆风而行。
久而久之,霍暮沉自然会收了这阴暗龌龊的心思,找其他的漂亮女人。
“仙女吗?我是恶魔,恶魔最喜欢祸害小仙女了。”
男人嘴角勾起隐隐的笑意,眼中的红血丝渐渐蔓延,好似要疯狂吞噬她灵魂。
他这个样子,真的像一个恶魔。
“蛇精病。”
云希骂了一句转身离开。
男人深深的望着她的背影,目光所及之处,皆是贪婪沉醉。
消失了一会儿的特助先生出现了,静静的站在霍暮沉身后。
“景也,你猜我这个网要做多长时间?”
“霍总,这个需要您自己来掌控。”他只是一个旁观者。
“一辈子。”
男人缓缓的笑了。
“把周潇潇所有的资源都撤了。”
“是。”
她只能自己欺负,别人欺辱不得半分。
忆起她脸上的红痕,霍暮沉心中涌起深深的烦躁。
天凉了,周氏集团该破产了。
此后,云希没想到,她与霍暮沉的纠缠会越来越深,奶奶的病成为了导火索。
腊月二十二,年关将近。
云奶奶却在这时突发急性肺炎住进医院,全家上下乱作一团。
等忙完之后,云希走到医院的天台,脸上是遮掩不住的疲惫,云尧则在里面陪奶奶。
今日的青城比往年要冷得多,这个z国最繁华的帝都,枝头之处,萧索之色笼罩。
轮子转动的声音在空旷的天台上响起。
云希回头。
霍暮沉。
阴魂不散的家伙!
他的身后边没有那个衣冠楚楚的跟班。
轮椅渐渐的走向她,云希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怕?”
半面天使半面鬼魅的容颜在此刻异常的骇人。
在霍暮沉的眼中,云希就如同被人观赏的小丑,她越害怕,他越兴奋。
“真是有趣。”
“你有病。”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去掉了吧字,云希很平静的叙述。
“你是个敦煌人吧。”
来自于霍暮沉的冷幽默,他倒是知道不少网上的梗。
敦煌,壁画多。
“医院是我家开的。”男人不知为何吐出这一句。
“你真有钱。”
云希对这个男人没有任何好感,偏还在自己面前炫耀。
“我心情不好呢。”
如毒蛇般的目光盯着女人白净的脸,沉沉之色,不加掩饰。
“关我什么事?霍暮沉。”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特别是在看到霍暮沉脸上的奸笑之后。
男人的笑都是虚情假意的笑,即使笑也是皮不笑肉不笑。
“你说,我要停了你奶奶的药会怎么办?对了,别想着去其他的医院,在青城我霍暮沉有让你混不下去的手段,你前几日不是体会过了吗?”
“霍暮沉,你别太过分。”云希紧紧咬着后牙槽。
“过分吗?我一点都不觉得。”男人的语气是云淡风轻的恶劣。
“你以为你卡里五千多的余额能让你奶奶活下去?天真。”嘴角不屑地勾起。
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云希整颗心都是凉的,无关凛冽的冬日。
霍暮沉他真的有只手遮天的本事。
恰时,电话铃声响起,是云尧。
“云希,他们要停了奶奶的药。”少年的嗓音沙哑无力。
“霍暮沉!”
云希居高临下地盯着了轮椅上的男人,一瞬间红了眼眶。
而男人脸上依旧挂着毫无温度的笑。
“霍暮沉,我愿意,愿意做你见不得光的情人………”
她终于屈服了,屈服于现实。
直到此刻,云希才明白,所有的倔强在现实面前都不堪一击。
“记住了,你以后是我的女人,没有名分的情人。”男人好像很满意,看到她落魄的样子。
“当然,我也会捧你。”
把你捧到最高点,再狠狠的摔下来,就像他一样。
尝尽世间最美好的欢愉,沉醉之刻,便是地狱。
云希木然的点头,双拳紧握。
那这样,她情愿不要红。
“霍暮沉,为什么是我?”
他封断她所有的退路,将她逼上了绝路。
她终于问出了心中藏了很久的话。
世间有千娇百媚,比她更漂亮的比比皆是。
“因为啊,你最像她。”男人的语气温柔,盯着她那张脸,眸光也诡异的紧。
在此之前,她从未在男人口中听过如此温柔的语气。
霍暮沉这个男人都是暴戾阴鸷的,即使他穿着体面,身份尊贵。
“你只是一个替身。”男人的唇吐出这世间最刻薄的字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