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我就是这般苦命_楚洛墨林子然_萧璟

2020-06-30 12:02

我就是这般‘苦’命第7章

  杨氏一听,刚刚还平静的脸上,在此刻变得僵硬无比。这些年混迹商场,让她早就形成了喜怒不形于色。不过,在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让她为之震惊,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难怪这么着急,在京城连家门都不进,就急着回黎家村来了,想必就是为了那丫头。

  夜幕降临,村子里显得格外安静,只有不远处的山林里时不时传来一阵猫头鹰的叫声。

  屋子里,灯光昏黄,发出柔和的光芒。薛朗坐在书桌旁,手执手卷,看得正入神。琛鸿则在一旁,心不在焉的伺候着,眼神落在薛朗身上时,不免有些担忧。他家少爷跟黎姑娘的事,他是知道的,作为下人他根本无权插嘴。黎姑娘确实是个好姑娘,为了他们家少爷,顶着各种流言蜚语,等了他这么多年。要是他家少爷真的负了她,那就真的有些过分了。

  不过,看夫人这次回来的如此及时,想必不会同意少爷娶一个乡下姑娘的。少爷一直都很听话,如果因为此事,让母子俩的关系变僵硬的话.....唉,少爷跟黎姑娘真是情路坎坷呀!身为少爷的书童,真是替他操碎了心。

  他性子直,藏不住话,有什么都写在脸上。忍来忍去,到最后实在憋不住,便扭扭捏捏的开口道:“少爷,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薛朗从书里抬起头来,问道:“说吧。”

  “您说夫人回来的如此及时,会不会是为了阻止你跟黎姑娘的亲事呀?”

  薛朗冷哼一声,整个人显得很平淡,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那还用问吗!”显然是早就知道了,杨氏回来的目的。

  聊天之际,房门被人给推开了,一个优雅的身影走了进来。

  薛朗跟琛鸿同时抬头望向门口,看见门口之人,薛朗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娘,您进房间,可不可以先敲门呀?”

  杨氏没有回答,径直踱步走向他。琛鸿见状,识相的退了出去。

  “朗儿,在看书呢!”杨氏在外人眼中兴许是个女强人,但是到了薛朗这里就只是宠溺儿子的母亲。

  “娘,您有事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的。”薛朗抬眼看了看杨氏,直接说道。

  杨氏脸上一直挂着笑,敛了敛眉,道:“朗儿,你的事娘已经知道了。我儿子如此出色,有这么多姑娘喜欢自然是好事。但是……”

  话还没说完,薛朗就知道杨氏接下来要说什么了。他立马变得生气起来,瞬间从凳子上站起来,言语不善的说道:“娘,我实话告诉你吧。不管你们说什么,我娶九月娶定了。这件事,您最好别管。”

  “我是你娘,这亲事讲求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这样自作主张,将我这个做娘的置于何地?我告诉你,这件事我不答应。”

  “我的事,我自己做主。”

  他激动的说完,再次拿起手中的书继续看起来。说是在看书,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母子俩僵持着,谁也不服输。屋子里静得可怕,连绣花针落地的声音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儿子的性子她是知道的,从小就自立自强,从不让她操心。只是,有时候太有自己的想法,便也脱离了她的掌控。杨氏叹息一声,最终没有再跟儿子争辩下去,转身又去了杨公的屋里。杨公将这两天发生的事,跟她说了一遍。回了屋还没歇上一口气,楚氏便上门来了。

  她一看见杨氏,便露出一脸谄媚的笑,上下打量起杨氏身上的衣服,眼里不禁放起光芒来。杨氏一向不喜欢这位堂嫂,嘴巴毒不说,还爱搬弄是非,更喜欢贪小便宜。每次她一回来,她都免不了厚着脸皮向她要这要那。还记得薛朗她爹去世以后,她带着三兄妹回来的时候,知道他们落魄了,又是另一副脸色。像她这样的,说是变色龙一点都不为过。

  兄妹三人寄养在家时,平时没少遭她刁难。后来,老二和老三跟着她去了京城,她又开始刁难薛朗。这些,她也是知道的。

  楚氏看见贵妇人一般的杨氏,再次露出她那油腻腻的笑容,殷勤的说道:“堂妹呀,你可算回来了。唉呀,有句话我这个做堂嫂的不知道该不该说?”

  杨氏最为烦她,不想跟她多有交涉,便冷冷的道:“说吧。”

  “唉哟,你要是再晚一点,只怕有人的阴谋就得逞了。黎家那丫头也不知道给薛朗灌了什么迷魂汤,还箐口白牙的说有了薛朗的孩子。这几天村里都传遍了,那些人真是吃饱了撑的,说的可难听了。你说,那朗哥儿以后就是朝廷的大官,怎么能让她这个乡巴佬给拖累了呢!”楚氏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杨氏脸上的反应。果然,见她并不怎么好的脸色,越发的阴霾,仿佛是狂风暴雨的前奏。

  当即心下一喜,眼神落在杨氏手腕的手镯上,却露出一副贪财的表情,咬咬牙夸赞道:“堂妹,你这手镯还真是漂亮呀,配上你这气质别提多美了。”杨氏会意,立马伸手取下镯子递给她。

  楚氏整张脸都快笑出窟窿来了,毫不客气的接过:“唉哟,要我说还是堂妹大方。天色也不早了,堂妹早点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说完,也不逗留,扭着肥胖的身子走了出去。

  却在门口跟映岚碰了个正面,一个进一个出,同时左同时右,最后还是映岚主动让了道。她端着茶杯来到杨氏身旁,见她一副生气的样子,便对她说道:“夫人,这个楚氏也太贪财了,那么贵重的东西,她开口向您要,可是眼都不眨一下。”

  谁知杨氏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贪财的人还好办,用钱就能解决,就怕遇上个油盐不进的,那才麻烦呢。”当她得知儿子跟那姑娘的事以后,心里便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件事怕没那么容易解决。

  她虽跟黎伟逸并不熟,但是多多少少还是从堂嫂嘴里了解了一些,一副自视清高的模样,把谁都不放在眼里。没想到这样的人,居然会养出如此不知廉耻的闺女。简直就像癞皮狗一般,赖上他们家了。薛朗如此光明的前途,岂能让她这样一个不知检点的女子给毁了。事在人为,这件事还得她出面才行。既然儿子不好开口,那么就让她来吧。

  第二天早上,映岚熬了粥做了开胃小菜。吃早饭时,杨氏看着薛朗,笑着替他夹菜,却被薛朗无情的挪开了碗,想必还在为昨晚的事赌气。她的手停在空中,好在她早已习惯了薛朗的态度,笑着掩饰尴尬,说道:“朗儿,你放心,你的事娘会替你处理好的。”

  薛朗冷漠的抬起眼眸,看了一眼外公,见他若无其事的吃饭,耐着性子说道:“娘,我的事您就别管了。”

  映岚站在一旁,刚要开口,却被杨氏给瞪了一眼,只好低着头闭上了嘴。

  被这句话一搅,薛朗便再无心情吃饭,索性丢下碗起身离开了。

  杨氏僵着内心的不适吃完饭,便一个人出门去了。

  江氏正在屋子里给九月熬粥,黎伟逸父子俩下地干活还没回来。这时,院子里突然有个声音响起,“黎伟逸,你给我出来。”

  江氏探出脑袋去一看是杨氏,见她站在院中间,双手叉腰,一副气势汹汹,要吃人的样子。

  其实,杨氏在村里并不招人待见,虽然只是偶尔回来。不说别的,就她那盛气凌人的模样,很多人都看不惯。她认为自己有几个钱就觉得比别人高一等,从不把这群泥腿子放在眼中。

  江氏想了想,薛朗之前就跟他们老两口提过,因为时间仓促,安排好一切便会上门来提亲。今日,薛朗他娘亲自登门,该不会是来提亲的吧!只是,怎么不见薛朗呢?

  当她对上杨氏一副来者不善的表情时,依旧笑脸相迎,放下手中的勺子,主动招呼起杨氏,“原来是亲家母呀,快请屋里坐。”

  杨氏一听江氏厚颜无耻的称呼她为‘亲家母’气得脸色煞白,双手一挥,冲着江氏吼道:“少在这里攀关系,谁是你亲家母。”

  她的动作,让江氏有些不知所措,脸上带着一丝迷茫。只听杨氏继续说道:“说吧,要多少银子?”

  “嗯?”江氏更加听不懂,张大嘴巴疑惑的看着杨氏。两人站在院子里,气氛尴尬无比。

  杨氏望着江氏呆讷的表情,一脸讽刺的看着江氏,继续说道:“你们家不是想要卖闺女吗?我家不缺那几个钱。说吧,要多少银子?”

  江氏刚刚还迷茫的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严肃,她不答话,而是不紧不慢的转身进了厨房,继续看着火。说她卖闺女,简直可笑至极,更是在侮辱她。她的女儿是她辛辛苦苦养大的,在她心里也是个宝。怎么到了人家这里就变成了用钱银交换的物品了。他们虽身在农家,自然比不得那些有钱有势之人,可是他们生活和睦,贵在真诚。那种事,她是做不出来的。

  杨氏这个人说话做事一向比较强势。她要是主动跟谁说话,别人要是不回应她,就是对她的不敬。失去丈夫以后,还能够勇闯京城,独自撑起一片天,想必还是有些本事的。不过,就她刚刚的那番话,在江氏看来,也不过如此。

  黎九月正坐在床上做女红,虽然娘早就替她准备好了嫁妆。可是,有些东西她还是想要亲自做。正好,这几天呆在家无聊,刚好也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可惜,她专注的美好却被一阵大嗓门的吵闹声给打破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