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陛下万岁_楚洛墨林子然_丹夏

2020-06-30 12:02

[综武侠]陛下万岁第43章

  李乐,字寻欢。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这个“乐”是雅乐之乐,而非是快乐之乐,也许他原来叫做李乐(音同悦),现在也被人叫做李乐(音同勒)。

  古人以字解其名,以字明其志,乱取就要被人笑话。比如诸葛亮,字孔明,再比如前任宰相,现任国公寇准,准者,水之平也,所以他字平仲。

  李寻欢的字,取的的确不好。

  但这是他自己取的。

  他为了不辜负老父和兄长的殷殷期盼,努力考上了状元,一圆李家夙愿,但他终究留恋江湖,不舍义气,太贪图那随性自在的生活。

  他自负一身武功,上京前跟人结怨,结果后来被人找上门,在京城当街与人相斗。

  可想而知,当他的“斑斑劣迹”传到御史台的谏官们耳朵里时,他们能不能忍。

  功名利禄,他已不再留恋,他只等着哪天皇帝想不起来他,他就辞官回老家去,家里还有一个表妹等着他。

  诗音……

  不知道表妹看到他回来后,会不会对他失望呢?

  李寻欢正在桌前整理文书,忽然一个人走进来,他认得这是前任青鸟台总司务范征,还来不及行礼,他就被范征拉起来,低声问道:“你会飞刀是不是?”

  李寻欢愕然:“下官雕虫小技……”

  范征握着他的手,郑重道:“陛下安危,全系于你了。”

  李寻欢:“???”

  直到他被套上一身风扬卫的衣甲,混在队伍中往长泽宫附近的西巷进发时,他才弄懂了是怎么回事。

  站在巷口,范征问李迪:“李相,怎么没见到陛下,难道贼子们走另一条路了?”

  李迪往里望了望,西巷有两个出口,从这里走,才是去政事堂最近的路,太平王世子没必要挑远路。

  何况那边的出口他也命人去看着了,若见到人,当立即过来跟他报告才是。

  他从出宫找寇准,到进宫派遣人马到现在,御林军把这里围得严严实实,也有一段时间了,怎么没见到天子的影子?

  西巷名西巷,内里道路狭窄,弯曲回环。

  宫人们早已跑了个干净,巷边种着花树,四季常青,幽幽静静。

  宫九已经在同样的路口转了三圈了。

  阿宛还在说话:“哥哥,你这些年来,过得好不好?娘她一直很想你,总是看着我去想你的模样……”

  南王世子被她说得心烦意乱,心中已有动摇。

  若她说的是真的,他又何必冒着生命危险大闹宫中?

  黑袍人忽然道:“世子,咱们走错路了。”

  南王世子一怔,这才回过神来,看看四周,他们好像的确还没出西巷。

  宫九惊讶道:“什么?”

  他好像才发现自己迷路了,拿剑抵着阿宛的脖子,对跟在后面的任裕示意:“带路!”

  阿宛撇撇嘴,给了任裕一个眼神,任裕这才走到前方,但走得也很慢。

  就在李迪按捺不住要往西巷进发时,他终于看到了天子。

  四周甲胄声动,慢慢地朝阿宛几人围涌而来,风扬卫就在最前面。

  队伍之中,李迪远远地看到和当今天子身边一模一样面容的年轻人,一头冷汗登时化雨。

  太平王世子的声音他隐约能听到:“臣以生命起誓,必定扶陛下正位,违者人神共弃!”

  天子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你说的好听,哥哥若杀了我,幽禁太后,将来登基了必定徒手无援,哪里像你太平王世子一样广结人脉?到时候被你篡位还不是易如反掌!”

  哥哥,哪里来的哥哥?

  李迪的目光在皇帝和“皇帝”之间来回逡巡,忽而浑身冰冷,他一下子明白了来之前寇准为何让他把两府的大臣们拦在政事堂。

  现在在这里的,都是当今天子的亲军。

  他……不,她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

  寇平仲啊……枉我如此信任你!

  宫九还要推着阿宛往前走,南王世子忽然道:“住手。”

  宫九想咬牙。

  南王世子深吸了口气,望着朝他围来的人,道:“这里就够了。”

  他对阿宛道:“你若还位于我,我可以不杀你。”

  宫九想骂人。

  他接着对所有人宣布道:“朕是先帝亲子柴恪,流落南海,如今回宫,一令两府三司,宫城军队,皆应效忠于朕!”

  四下里一片讶异得倒抽冷气之声。

  “而她……”南王世子道:“她是朕之亲妹,不过暂代天子位而已!”

  阿宛静静地站在宫九身前,神情冷如寒冰。

  宫九冷笑道:“公主怎么说?”

  阿宛张了张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的确是我哥哥……”

  李迪,任裕,范征齐声道:“陛下!”

  阿宛笑了一下,却全无笑意:“你们该拜的是他。”

  所有人全部顿住了,哑口无言,不直接该有何动作。李寻欢摩挲着袖中的飞刀,也不知该怎么下手了。

  南王世子道:“尔等还不迎驾?”

  还是没有人动作,宫九冷冷道:“还是先诛杀了篡位之人为好。”

  他的剑就往阿宛脖子上割去,李寻欢已经要动手,忽然听得一个声音传来:“慢着。”

  那是一个极好听的声音,只是仿佛蕴藏着许多愁,许多冷意。

  太后来了。

  她从车驾上下来,陈林扶着她,御林军与风扬卫让开一条路。

  南王世子看到她,只感觉到一股从心底油然而生的熟悉感。

  太后站在他们面前,不紧不慢地开口,声音稳若磐石:“我只有一子,就是当今天子。”

  她抬起手,袖子里的手指伸出,指了指南王世子:“他并非我子。”

  她的眼睛很美,像极了阿宛,也像极了南王世子。

  但看得世子心底发凉。

  宫九道:“太后妄言,若非亲子,怎么能和公主长得如此相像?”

  太后冷冷道:“他确实非我的孩子。”

  她转身,面对背后的所有人道:“当今天子是先帝一手带大,亲自教导,出则同车,形影不离,先帝崩时,在灵柩前宣诏即位——你们难道要奉他人为主?”

  众人面面相觑,任裕喊道:“臣等愿奉天子!”

  风扬卫与御林军也喊:“我等愿奉天子!”

  李迪闭眼而叹。

  太后道:“还不动手!”

  太后话音未落,忽而空气中出现了一道转瞬即逝的白光,朝着宫九的手而去,宫九似乎察觉到了,手一拽便试图将阿宛挡在自己面前。

  李寻欢的第二刀已出。

  第一刀擦着宫九手臂而过,第二刀插进来他脖子,顿时血如泉涌。

  若非他还没找到最佳的动手时机,刚刚也不得不动手,他可以把宫九一举格杀。

  但此人的武功之高,也不容他忽视。

  宫九不得已放开了阿宛,阿宛后退两步,就要离开他的挟持范围。

  南王世子如梦初醒,伸手就要去抢阿宛。

  李寻欢发出了第三刀。

  飞刀刺进了南王世子的胸口。

  宫九忽然道:“杀了她!”

  御林军和风扬卫已经举剑冲了上来。

  他们自然不是来杀阿宛的,动手的是南王世子身边的黑袍人!

  黑袍人一剑就朝阿宛刺来,南王世子捂着胸口惊道:“你干什么?!”

  他身边的人原来是柴延秀的手下?

  已用不着李寻欢再出刀,任裕冲上来,将黑袍人的剑一剑格开。

  阿宛拉着南王世子往一边退去,军士们顷刻冲上来,乱剑砍向剩下的两人。

  血肉横飞,刀剑齐响。

  自古以来的宫廷政变,就是如此残酷。

  或许有一天,她也会这样被人围杀。

  阿宛看了一眼身边倒在地上,似乎被惊呆的南王世子,摇摇头。

  她以前倒真觉得他阴冷多谋,但他假如足够狠辣,足够果决的话,刚刚就应该继续挟持她,还能有一线机会。

  风扬卫已到阿宛身前,全因她刚刚拉了一下南王世子,他才没有也被乱刀砍死。

  一切都已平静下来。

  阿宛扬声道:“诸君平乱有功,朕自有重赏!”

  御林军与风扬卫齐齐向她跪下。

  范征一拉李迪的袖子,也随后跪倒。

  阿宛看向太后:“母后,他如何办?”

  她指的是南王世子,他已经被无数把刀剑架在了脖子上。

  南王世子捂着流血的胸口,气喘吁吁,脸色苍白,他忽然喊道:“我究竟是不是你的孩子?!”

  他梦里曾见过一个身影,一张脸,跟太后都是如此契合。

  他望着太后,太后一脸冷漠,军士们都等待着,等待着皇帝一声令下,他们就将他即刻杀死。

  阿宛再次看向他,目光停在那张和她极为相像的脸上。

  她道:“带走,关进诏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