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斉祯闵瑶最新篇章 富贵小娇娘全本

2020-10-20 15:00

富贵小娇娘

推荐指数:10分

独家新书《富贵小娇娘》由知名作者青青子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斉祯闵瑶,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做为一个穿越者,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女首富!完美!那么做为女首富,最大的梦想是什么?搞三宫六院!完美!所以,咱口号是?当首富,养小白脸!斉祯:“她要当女首富?”好,爷的女人,爷宠着!斉祯:“她要三六面首?”岂有此理…

《富贵小娇娘》 第1章 活过来了 免费试读

"爷,闵小娘子好像没气了。"

"吭哧吭哧"就像老牛拉着破风箱,很不合协的声音传进闵瑶耳里,紧跟着,她感觉压在身上的重量一松……

"直娘贼的,这就没气了?给爷好生瞅瞅,是不是真没气了。"

窸窸窣窣,吭哧吭哧,那老牛站了起来整理衣服,说话喘的上气不接下气。

一丝温热在闵瑶鼻尖晃了晃……

闵瑶心惊,出自危险应急的条件反射,立马屏了呼吸。

就在这时,那小厮闪电般的收了手,低声惊呼。

"爷,好像是真没气了。"

"臭娘们,早死不死,这个时候死,真蹋娘的晦气,给爷丢乱葬岗去。"

"爷,这……这……这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你忘了爷是谁吗?赶紧的,给爷把事办利索了。"

咣当,小厮被踢了一脚,痛的叫了两声,看着地上的闵瑶,爬了起来慌的战战兢兢。

哭丧着脸想,那就等主子爷走了,他再自行想办法吧。

就在这时,拼命装死的闵瑶,也在惊恐的想,这是那一出?

然后……

一***记忆碎片,就像植入性广告一样,强行入脑……

……

斉朝……闵瑶,到是同名同姓。

今年14岁,半个月前刚刚成婚,嫁的是宁河村杜家的大郎,叫杜江,今年19岁,是个童生,婆婆叫姚春茹。

就在今儿个下午,家婆姚氏让原主去小灵山的"妙音观"取香供,说是前天妙音菩萨圣诞,姚氏托人送了香油,庙祝特意给杜家留了一份香供。

而这些香供受了神佛保佑,已婚妇女食用后,必能绵延子嗣。

原主知道婆婆想抱孙,因此不敢怠慢,羞羞答答的就来了"妙音观",却不想人还没进观,就在山脚被见色起义的姚万金主仆,给堵了……

不但堵了,还暴,原主当然不从,抵死反抗,姚万金便捂了原主的口鼻,一个用力过猛,一个抵死挣扎,不经意便被姚万金给生生捂死了。

就在原主香消玉殒的下一秒,闵瑶取代了原主。

……

"闵小娘子,我现在给你整理衣服,你要是变了鬼,也别来找我,你也知道,我只是姚家的一个下人,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倘若你真要恨,就恨你家婆,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真的,唉!"

小厮哭丧着脸,唉声叹气的絮絮叨叨。

闵瑶听着心惊,但人却不敢动,任凭这小厮把她抗在肩上,一路颠簸的就到了乱葬岗。

夜黑风高的,小厮抗着个死人,心里害怕,所以他重重复复的说了一路。

来来回回都是那句,你若是要恨,就恨你家婆。

闵瑶奇怪,人是姚万金杀的,小厮为什么要她恨家婆?

姚万金,姚春茹?都是姓姚,难道这两人有什么关系?

见色也不是临时起义,而是窜通好的早有预谋?

不会吧!

闵瑶骇的指尖发麻,那可是原主官人的母亲,也是原主的婆婆,怎么会窜通外人,谋害自己的儿媳妇?

"嘎嘎"两声乌鸦叫。

小厮吓了一跳,咣的一下,就把肩上的闵瑶给丢了出去。

闵瑶落地吃疼,接连滚了三滚,才感觉自己在某个低洼处停了下来,然后,闵瑶惊惶的发现,自己这身体,是真的不能动。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她就没必要装死。

慌了慌神,她想睁眼,却发现这身体跟灌了铅似的,连眼皮都撑不开。

这下完了……

"到了到了,闵小娘子,你就安心躺这吧,记住了啊,你就是变成了鬼,也千万不要来找我,去找你家婆,是她害死你的。"

小厮哆哆嗦嗦的说完就跑了。

夜色空灵静谧,只听得鸟兽扑腾,吵杂了好一会,才静了下来,秋虫又开始闹暄,几只怪蛙也壮着胆子冒了头,"呱哇呱哇"的扯着嗓子乱叫。

闵瑶慌的一比,心想自己这是肿么了,好好的在睡觉,乍然一醒,就把她给弄穿了?

……

与此同时,宁河村的杜家。

在书房洗了脚,并换了衣服的杜江,小心翼翼的贴在通往里屋的木门上,仔细听了四、五分钟,确定里屋没任何动静,才拧着眉出了书房。

恰好碰到出来倒洗脚水的三妹杜娟。

"娟儿,你看到那闵瑶了吗?"杜江问。

杜娟拎着木盆,看了眼大哥,一脸惊讶:"大嫂还没回来吗?"

"去哪了还没回来?"杜江不悦,这都快三更了,一个妇道人家居然夜不归宿,真真是不知羞耻,待人回来便给她一纸休书,这种娘子不要也罢。

"应该是去妙音观了吧,下午的时候,我听娘说让她去庙里取香供,怎么人还没回?"杜娟奇怪,放下木盆,提着裙子,便去杜江屋里看了眼,发现人确实不在。

"大哥,这么晚了人还没回,怕不是出什么事了吧?"看着外头的月朗星稀,杜娟慌了神,扯着大哥便去前院找娘。

兄妹二人找到姚氏时,姚氏已洗完澡上了床,听到女儿杜娟说,新进门的儿媳闵瑶还未归家,脸色瞬间拉黑。

"怎么回事,不就是让她去取个香供吗?居然现在还不回,找找找,赶紧去找。"姚氏挑了灯,让杜娟去把二郎和四郎叫醒,好陪着大郎杜江去找人。

杜江冷着脸发怒:"找什么找,既然她夜不归宿,不守妇道,那就让她去死,我现在就去写休书,明儿个找里吏盖个章,然后让她滚蛋。"

对杜江来说,闵瑶就是她哥拿刀架在脖子上,强迫他娶回来的,不但损他男儿尊严,还毫无意义,他厌恶的很。

有道是知儿莫过母,姚氏牵了牵嘴角,便示意二郎和四郎不要听他哥的,先去找人要紧。

"休不休的,也等人回来再说。"

……

又与此同时,前来宝庆城"妙音观"找人的崔离,刚好撞到姚万金主仆行凶的场景。

这等龌龊又无聊的行径,崔离原本没兴趣管,要说死人,这年头那天不死人?就是他手上,都沾了不少血。

但无意中,他听到小厮不停的说,闵小娘子,崔离就拧了拧眉。

闵这个姓,很生僻,姓闵的更是不多,但恰好,他在前段时间就认识一个。

踌躇了片刻,崔离便跟在小厮后头,到了乱葬岗。

看到小厮因为几声乌鸦叫,而吓的把人一丢,崔离就走到了闵瑶身边。

正无法动弹的闵瑶,察觉到又有人来,并离她不远时,整个人都发慌。

可没想到,来人竟然发出一声:"嗬!"

这声嗬,像是确认,又像是不怀好意的奚落,总之给人感觉非常糟糕。

就在恐慌无限蔓延,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后,来人淡漠的道。

"既然有几分相似,那就当我日行一善了吧。"

语落,闵瑶就感觉来人在她身用力推了几下……

"嘶"的一声抽气,她就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