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未曾言爱已无情

2020-10-21 12:05

莫天虎是何许人,他只消一眼便看出了莫恋的心思,略苦涩又颇乏力地叹息:"恋儿,我知道你因为两年前的事怨极了我,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信,君赐的事我再想办法,我叫司机先送你回去。"

莫天虎说着起了身,许是没休息好,站起来的时候身子晃了一下,见着脸色泛白的他,莫恋连忙走近扶住他,紧张问:"爸,你没事吧?"

莫天虎顺了顺呼吸,深沉地眸子看了眼莫恋,拍拍她手臂,轻慰:"没事,走吧。"

曾经多少次,莫恋不高兴不开心时,他就这样看着她,摸摸她头,拍拍她手,宠溺又慈爱地说"没事,天大的事有爸呢。"那会的他真像护着自己的一片天,可这会,这个曾在莫恋心中无所不能的男人已没了往日的势头,强做镇定的脸上甚至有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疲态。

莫恋的心间不自主泛起密密麻麻的酸疼之意,她是怨他,可见到他这样却是不忍多过怨恨,他一个强势惯了的男人,不到迫不得已是断不会让自己看到他狼狈的一面。

才出书房,便听到厅里电话响起,不待莫恋反应,莫天虎几乎是飞奔下楼,下到最后一格脚崴了一下都没有顾及,急忙抓起电话,说了个"喂"字,

"爸爸,赐儿好害怕,爸爸……妈咪,爸爸……"莫君赐的声音透出听筒微微传了出来。莫天虎的神情变得急切焦虑痛心担忧,急急哄慰:"赐儿,没事没事,别怕别怕,爸爸很快就来接你,很快就会没事……"

莫恋离电话并不远,里面莫君赐稚嫩又嘶哑的声音她听得很清楚,想想他那张天真胖乎的小脸,整颗心都疼揪成一团;旁边的方萍干脆嚎啕了起来。

"你们要做什么只管冲我来,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撒野算什么种!"莫天虎一声怒吼,"喂!喂!"

电话应该是断了,莫天虎滞了一下,果断对一旁的随身助理道:"打给老何,让他召集一帮人马去砸了'非晚'的赌场!"

"不可以!他们都是些不要命的人,惹恼他们赐儿会没命的,不可以……"方萍哭着抓住莫天虎的手摇晃,"天虎,让人去找莫凯回来,赐儿不可以有事……"

莫天虎的眉头锁得越来越紧,脸色也越发沉重,被绑的是他疼爱的小儿子,可惹下事的又是他负以重望的大儿子,或许他并非找不到莫凯,只是他清楚莫凯出现会有什么后果,手心手背都是肉,他难以分厚薄。

"打电话啊!愣着干嘛!"莫天虎冲愣着的助理吼道。

"不可以!"方萍尖叫着就想去抢助理的电话,"别发疯!"莫天虎大力拉住她,对面有难色的助理命令:"打!"

"等一下。"莫恋叫住助理。"非晚阁"是什么地方莫恋比谁都清楚,它能在此种局势下安然安稳的红火营业,可不是区区一个莫天虎可以砸掉的。

莫恋深深地吸了口气,问莫天虎:"你之前说如果季凌骁出面能让他们放赐儿一马,这消息可靠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