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超级修仙奶爸

2020-10-23 06:03

张原收拾好东西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得知他们要搬家,王叔死活要帮忙,最后张原没办法,便点头答应了下来,刚好王叔有辆二手面包车,拉他们这些东西富裕了。

来到新家后,王叔帮忙把东西搬进新家,张原多次看到他目中带着犹豫之色。

"王叔,有话您就说吧,我们两家也算是世交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张原笑道。

"张原啊,有些东西叔是想说说你,但就怕你们年轻人不耐烦啊。"王叔叹了一声,拍了拍张原的肩膀,"你看,你租这么大的房子,恐怕租金不少吧?"

"还行,一千二。"张原点了点头。

"一千二啊!"饶是王叔心里早有准备,听到这个数字还是小小吃了一惊,语重心长道,"你之前那套房子一个月才500,日子就已经过得拮据了,这突然每个月多出七百,而且这里离学校更远了点,桐桐上下学要坐公车吧,今后这日子可咋过啊,你是年轻人,再苦再累我们都能理解,但不能苦了桐桐这孩子啊。"

这话内藏弦音啊,张原尴尬地挠挠头发,敢情在王叔眼中他成了贪图享乐自甘堕落的人。

"王叔,您就放心吧,我是什么样的人您还不了解吗?我已经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您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记得给我打电话,我们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人,在外面理当互相照应。"张原苦笑说道。

"这样好,这样就好,是叔多心了。"王叔点点头,似乎有什么话藏着没说。

"王叔,家里有事?"张原问道。

"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你也知道,我和你阿姨上有老下有小的,大排档的生意养家糊口还行,但想要在城里买房这辈子都别想。我们这一辈人苦就算了,不能苦了孩子是不?

王成谈了个对象两年多,差不多该准备婚事了,王盼马上也要毕业了,她学的服装设计,前阵子我们村的张建明约我开一家服装厂,我琢磨着是不是把大排档关了,跟他合伙干一把。"

张原这个成精的人一听就明白了,了然笑道:"叔,缺多少钱?"

"其实前前后后我们都合计过了,把握还是挺大的,基本不会亏,就是赚多赚少的问题。我们预计需要投资五十万,我手上有八万块,大排档转了应该有五万,再找亲戚朋友借借估摸着能凑齐十五万,张建明那边只能拿出十万……哎呀!"说着,王叔一拍脑门,"瞧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我回去了啊,你们好好住着,有事情打电话,记得经常去看看我们。"

"王叔,我送您。"张原没说什么,只是把这事记下了,笑着目送王叔开车离开。

之前那套房子一室一厅,这突然搬到四室两厅的房子来,桐桐高兴坏了,到处蹦蹦跳跳。

"爸爸,我给你铺床!"

"爸爸陪你一起。"

父女俩联手一顿忙活,因为下午张原就请了家政打扫过卫生,只需要把东西摆放好就行。

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完工了,桐桐躺在大床上滚来滚去:"哇塞,爸爸,这床好大,好舒服啊,我有好多年没睡过大床了!"

张原鼻子一酸,以前在老家虽说谈不上大富大贵,但该有的都有,也算是小康家庭,自从家里被淹了之后,桐桐就一直跟着他在城里过苦日子。

陪桐桐在床上玩了一会,因为明天还要上课,张原便让桐桐睡觉了。

给桐桐关掉房间的灯,临出门的时候,桐桐喊住了张原:"爸爸,你放心,桐桐只跟着你,就算别人再有钱,桐桐也不稀罕。"

"嗯……"张原心头泛起一股暖流,鼻子又不争气的酸了,说话的声音都有了几分哽咽,"桐桐晚安。"

"爸爸晚安。"

后院的小菜地里生长着稀疏的植物,中间有一株看起普普通通的小草,已经开出了白色的小花,但若细看,会发现那些白色的小花上有着一条条火红色的纹路。

张原盘坐在这无妄草旁边,能明显感觉到这里的灵力比其他地方浓郁了几十倍,顾不得过多欣喜,他连忙运转造化经,疯狂吸收无妄草散发出来的灵力。

以目前地球的环境,这株无妄草属实稀有,因此张原没打算直接**炼药吞服,而是采取这种母鸡下蛋的方式,细水长流。

只要无妄草还生长着的一天,他就有几十倍地球灵力的修炼环境,以他估计,修炼到炼气三层后速度会大幅度放缓,因为一株无妄草散发的灵力已经不足以支撑炼气三层以上对灵力的需求。

好在这株无妄草已经开花,只要好好打理,等无妄草结子后就可以摘下种子进行播种,培植出更多的无妄草。

原本以为需要三五天才能到炼气二层,没想到仅仅一夜时间就突破了,这简直出乎张原意料。不过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他的身体就好像鱼儿从陆地一下到水里,这一夜浑身毛孔大张,如饥似渴地疯狂吸收灵力,也侧面印证了造化经的强悍。

感受着体内膨胀了数倍的真气,张原不由流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别看修为只是提升了一层,实际上炼气一层和炼气二层有着质的差距。

可以说每个有灵根的人都能踏入炼气一层,炼气一层只能说一只脚迈入修真的大门,但炼气二层就未必了。

炼气一层从本质上说只是洗身伐髓,让人延年益寿,体内酝酿出一口真气。而炼气二层开始,修真者已经可以初步使用神识,神识和真气配合可以施展许多的法术,这时才算两只脚全部踏入修真大门。

也就是说,炼气一层激发的是身体潜能,而炼气二层激发的是人的大脑。

如果昨天何东林俊旭两人叫嚣时他已经是炼气二层,哪里需要恐吓,只需以两人精血为引,画出契约符,就能够把两人的小命死死拿捏在掌心。

只要两人还在地球,他随时可以索取两人的性命!

起身拍拍衣服上的露水,张原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些鸡蛋面条蔬菜之类的,等他回家时,桐桐已经在卫生间刷牙洗脸。

张原会心一笑,原本想煮两碗鸡蛋面,但眼角扫到那紧闭的房门,考虑到合租伙伴一会起床应该招呼一起吃饭,便多煮了一碗。

不过等他们吃完,那紧闭的房门都没打开,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去上班了。张原也不敢用神识扫,因为听房东说对方是个即将大学毕业的女学生,万一扫到不该扫的画面就不太好了。

把桐桐送到学校,张原打算换个地方继续卖符,他心里非常有底,地球灵力枯竭,单纯指望无妄草短期还行,长期肯定不足以支撑他的修炼,所以只能赚钱,然后买玉石。

品质好的玉石储存着不少灵力,以玉石为媒介打造聚灵阵才是长久之计。

"张先生!"

正当他要离开时,陈渔喊住了他,张原转过身,发现陈渔正在向他招手,和陈渔一起的还有一个中年女人,是校办公室的副主任,叫何珍,听说是何东的堂姐,长得一副刻薄脸。

"陈老师,何主任,早上好。"张原走了过去,他对何珍没什么好感,但碍于陈渔的面子还是跟何珍打了招呼,只不过他似乎有点多此一举。

就见何珍的眉头皱了皱,按正常来说,她是副主任,陈渔只是老师,张原打招呼应该把她的称呼放前面,但张原却把她放在陈渔后面,这让她没有感受到充分的尊重。

"张先生,我听说你跟何东林俊旭约了周一下午在南江酒店谈判,我把何主任请来了,何主任是何东的堂姐,你说几句话吧,低个头道个歉,然后请何主任帮忙说说好话,这事就翻篇了。"

不得不说陈渔真的很热心,但着实让张原哭笑不得,让自己给何东林俊旭低头道歉,他们受得起吗?不怕折寿吗?

见张原不说话,陈渔心中责备张原不会来事,可着急也没用,总不能当众责备张原,只得对何珍说道:"何主任,本来吧就是小孩子闹着玩,没必要升级到大人之间的矛盾,要不您向您的堂弟那边张个口,这事就算了吧。"

"算了也可以,以后让他们见着我绕道走。"不等何珍开口,张原淡淡说道。

"听听,你听听。"何珍伸手指着张原,眼睛却看向陈渔,阴阳怪气道,"人家自己有大本事,哪里用得着我,我看啊,陈老师你也别瞎操这份心了,他就是给人打残了也不关你的事。"

"别生气,何主任您别生气。"陈渔忍不住嗔怪地瞪了张原一眼,随后乞求道:"何主任,张先生就是说气话,您别介意啊,这事您不帮就没有人能帮了。"

"陈老师,实话跟你说吧,如果他好声好气求我办事,说不定我心一软也就随手帮了,但现在,请恕我没那么大的肚量,他女儿害得我侄子小宇受伤,到现在还躺在医院输液,要我反过来帮他平事,有这可能吗?我不开除桐桐就已经是仁慈了!"

实际上小宇受伤桐桐根本没有半点责任,但这何珍大包大揽,好像想开除哪个学生就开除哪个学生,一副牛逼哄哄的姿态,不得不说真是蛇鼠一窝。

此时她大手一挥,冷笑道:"就这样吧,什么都别说了,人家死要面子我也没办法,我只想说一句,回头就是跪在我面前求我,我也不会心软的!最后陈老师,我奉劝你一句,离这小子远点吧,小心把自己拖下水!"

说完她转身就走,留下一个高高在上的背影。

"对不起陈老师,连累你了,我的事情你别管了,我自己有能力处理好的。"张原有些尴尬说道。

"你还说,都怪你,我昨晚想了大半个晚上才想到的办法,全给你毁了。"陈渔嗔怒道,简直是恨铁不成钢啊。

"呃……陈老师,您是个好人。"张原更尴尬了,同时心里还有些感动,忍不住发了张好人卡。

"唉,算了,你打算怎么办?真要赴约挨一顿饱揍?他们真可能把你打成残废的。"见张原这副模样,陈渔不免气消了大半,担忧说道。

"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张原笑道。

"那好吧,我也没什么办法了,桐桐在学校我会多关注的,你如果去赴约,不要太逞强了,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放低姿态好好说话,实在不行破财消灾,就当是为了桐桐,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说着,陈渔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小叠钱,"我只有这些了,三千块,就当我借你的。"

"不用不用,谢谢您的好意,我走了陈老师,回头见。"张原急忙摆摆手,一溜烟跑没影了,这陈老师也太热心了吧,实在不敢消受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