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摄政王的小祖宗又撒野了小说完整版 萧南音崔彧

2020-10-24 18:01

摄政王的小祖宗又撒野了

推荐指数:10分

摄政王的小祖宗又撒野了小说主角名为萧南音崔彧,由十一檀最新为大家著作,目前正在落初连载。全书主要讲述21世纪神棍少女重生到大胤王朝,镇国公府七女儿萧南音身上。萧南音不明白,明明是国公府的女儿,她为什么要被摄政王养着?据说,摄政王凶恶残暴,心狠手辣。战场上勇猛无双,素有冷面阎罗的称号。小豆丁在战战兢兢中,发现摄政王无底线惯着她。于是,小豆丁含泪在皇城做起了扛把子,一路霹雳火花带闪电的长大了......某年某月某一天开始,摄政王临朝的时候,身边总带着个小豆丁。若有人问起,摄政王则会揉着眉心,万般无奈说道:“如若不带在身边,她再去把小皇帝挠哭了,史官们定然会口诛笔伐,说本王惯着内眷在宫廷行凶,有毁本王声誉。”-“摄政王,王妃已经关在王府三天了。”“她认错了吗?”“没有,王妃翻墙去找小皇帝斗地主去了,还把玉玺赢了过来。”

《摄政王的小祖宗又撒野了》 第2章 小哥哥,你找谁? 免费试读

大概是这一声爹吓到了,那男子这一个月了都没出现过。

小七已经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了,那天晚上光线昏暗,加上他身影高大,将身后的光线遮挡住,他背着光,她并没有看清楚。

只隐约记得那双湛黑如墨的眼,那冷峻的轮廓......哦,对了,还有他那仿佛被雷劈了的表情。

直到穿来了七八日后,她才知晓,那晚他为何会是那样一副表情。

高祖至开国以来,重文轻武,北方常有强敌入侵,南方时有蛮夷作乱。

那时候十六岁的崔彧跟着上了战场,崔彧骁勇善战,精通兵法,一年时间训练出来的黑骑军,大败西北敌寇,立下赫赫军功,一时威名四播。

十七岁封勇冠侯,后驻守西北,整个北方兵权尽数落在崔彧手中。

第二年汝阳王造反,他带兵***,被封一字并肩王,年纪轻轻便位极人臣。

当时这样一个少年权倾朝野,便是跺跺脚,天下都要动荡三分。

而后天下大旱,暴乱四起,他之前带兵有些旧伤复发,一直在养病,无心理会这些。

这一年内天下分崩,四分五裂。

直至去年,南召大军直逼城下,天子要投降,皇后所生七公主上了城墙,将满朝文武连带着她亲爹骂了个狗血淋头,之后跳下,据说死相挺惨。

再后来,崔彧再穿战袍,平了这乱世。

老皇帝去世,太子早已在之前汝阳王那次造反中去世,其他皇子资质愚钝,崔彧一排众议,扶了太子长子登基,顺利成章的成了摄政王。

朝中的势力要平衡,要制约,最好的方法就是联姻。

小皇帝今年不过五岁,已经有各个世家送入宫中的四妃一后。

当然了,这些世家更不会放过崔彧这块肥肉。

小七作为镇国公府萧家的女儿,被送进来了。

她是庶出,行七,叫萧南音。

摄政王崔彧表示,皇后的妹妹怎能做妾,索性封了摄政王妃。

就这样,小七一穿来,就已经被迫成为一个崔萧氏了......

她从心底排斥这个称号,这总让她想起某种不太雅观的乐器。

了解了这一切,再回想那一声爹,她就能理解为什么崔彧脸上是被雷劈的表情了。

这会长喜还在念叨着让她离那些姬妾远一点,一个个的,没安好心。

小七对这些不感兴趣,听得意兴阑珊。

长喜看着小姑娘蔫哒哒的样子,弯下腰柔声轻哄着:

“王妃,是不是饿了呀?我出来的时候做好了桃花饼,还有厨房了这会正炖着的红烧肉和蹄筋,都是王妃喜欢吃的呢。”

小姑娘一听肉,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松开长喜的手,撒腿就往自己的院子跑去。

随着她的跑动,小鬏鬏上绑着的珊瑚串左右晃动,煞是可爱。

小短腿不长,跑的倒是挺快,一会不见人了,长喜提着裙子赶紧追了过去。

当时在国公府的时候管家问了所有丫鬟擅长做什么,所有人都知道是在给未来的摄政王妃挑选陪嫁丫鬟。

长喜想了想自己的七个弟弟妹妹,便顺口说了句擅长带孩子。

没想到就被带到了王妃的跟前,原以为进府是伺候王妃的,来了才知道,原来真的是带孩子的。

那时候她是粗使丫鬟,大丫鬟是别的人。

但是小王妃溺水后的一段时间体虚,王爷不在府内,身边的丫鬟欺她年幼,常常让她吃不饱。

府里份例的好吃的,都被那几个大丫鬟分着吃了。

她看着这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跟她最小的妹妹一样大,看着挺可怜的,便将自己分到的一块枣泥饼给她留着。

她现在还记得小姑娘拿到枣泥饼的时候那惊讶的模样,好一会咧嘴笑了。

将饼吃完了,抹了抹嘴边的饼渣笑着对她说着:

“你是好人,会有好报。”

软软糯糯的声音,鬏鬏都不扎,衣服不会穿,里外衣的丝带系的一塌糊涂,丫鬟们也不管。

那时候的小姑娘挺让人心疼的,谁知道隔天,小姑娘找到了管家,说招了贼。

管家一番搜查下来,四个大丫鬟都手脚不干净,多多少少的都拿了她的一些东西。

摄政王没有什么治家之道,只会治军。

治家便跟治军一样的手段,管家一顿板子打下去,四个大丫鬟两死两残,残的那两个被直接卖了。

管家给安排了四个丫鬟,但是小姑娘却点名要了她做贴身的丫鬟。

她一直都是粗使丫鬟,哪里做过什么大丫鬟,这一个月来拼命的学规矩学厨艺。

好在小王妃很省心,只要让她吃饱喝足了,别的什么都不需要太操心。

此时的小七满脑子都是冒着热气的红烧肉蹄筋,还有香软酥脆的桃花饼,跑的很快。

人小腿短,平衡力差,跑得快了,容易摔。

这不,脚下绊了一下,整个人控制不住力道,像乳燕投林一样,扑通一声,投向了地上一片积水处。

刚下过雨,泥混着水,随着她的扑通,溅的四处飞迸。

刚巧路过的男人在泥水溅过来的时候,停住了脚步,看向此刻正趴在泥水里竖着鬏鬏头,头顶着两个圆包的小姑娘。

上好的蜀锦云缎裁制的衣衫,此时混着泥水,早已不成样子。

小七余光中看到一双玄色暗纹的靴子,抬头看去。

那人玉冠束发,著了身墨色宽袖袍子,腰间环一领玄青玉带,通身上下再无别饰,却光华耀目,令人不敢逼视。

小七呆呆地望住他。

原来,这世上果真有这般好看的男子,眉目不消说,自是如画如描,难以尽述,更难得那一种气韵,立在那里似孤峰月夜下的一竿修竹,又仿佛悬崖上不化的冰雪,冷冽、清华,遗世而独立。

其面如玉,其姿如华,居高临下看她的时候,那周身仿佛有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

小七见他也在看自己,咧嘴一笑,丝毫不知道地面的泥沾在她的小脸蛋儿上。

“小哥哥,这是王府后花园,你找谁吖?”

崔彧低头看着这个还在泥水里趴着的小姑娘,鼻尖还有脸蛋的泥,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小七的眼珠微转,落在了他腰间的一块玉佩上面。

王公贵族的玉佩要么是龙纹祥瑞,要么是鸟兽鱼虫,小七是头一次看到有人将八卦图雕刻在玉佩上的。

八卦图也分很多种,像眼前这人玉佩上的图案,便跟自己八卦盘上的图案如出一辙。

莫非,同门?

小七好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