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逆袭狂婿

2020-11-13 06:03

第十二章人生咖啡馆

林雪伊向秘书使了个眼色,让她赶紧去找林振雄救场。没想到慎宇哲和慎秘书却没有给她这个时间,转身就走。

“宇哲……慎秘书……你们再考虑一下吧!今天的事情真的只是一个意外……宇哲……”

林振雄来到楼下大厅,看到林雪伊依然失魂落魄地站在门口。

“放心吧雪伊,他们还会来的。”

林雪伊不可置信的转头:“爸,你说的是真的吗?”

林振雄拍了拍林雪伊的肩膀:“当然。女儿啊,你还是太年轻了。慎家今天这一招,是商业谈判中常见的招数。目的是让你心神俱乱,心里没底,这样就能以碾压的方式进行谈判。这样的谈判结果,与其说是合作,不如说是支配。因为你将毫无权利,为了保住单子,只能被强势的对方牵着走。”

林雪伊沉默不语,像是在消化父亲的这番话。

林振雄笑道:“不用紧张。不出三天,只要我们按兵不动,慎氏一定会再次联系我们的。毕竟这样的项目,谁都不会比我们林家更能豁得出去。”

林氏路口的转角处,挺着一辆加长林肯。慎宇哲坐在车里,将林振雄和林雪伊的神色尽收眼底。尽管听不到他们说了什么,但从林振雄的表情和林雪伊明显放松下来的神情可以看出,林振雄似乎并没有对慎氏代表的离场感到意外,也并不担心这个项目会就此停掉。

慎宇哲淡淡地开口:“林振雄还是有点脑子的,知道我们今天闹这么一出是为了什么。”

慎秘书恭敬地道:“少爷,我们这个办法已经被林家识破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用理他。”慎宇哲闭目养神道,“林振雄看上去胸有成竹。按照他以往的经验和商界历来的规矩,就算是打压,决定合作的项目也不会拖到3天后。与林家的周旋以后就交给你,先冷一冷他们,过两个星期再说。”

“是,少爷。”

电话声响起,慎宇哲掏出手机一看,是方纪年的来电。

“宇哲,有事情找你,出来聊聊吧。”

“好,我刚从林氏出来。约在哪里见?”

“林氏附近有家‘人生咖啡馆’,正好是你刚从迟家收购来的店,不如顺路去看看?”

“也好。”

慎宇哲信步走到了“人生咖啡馆”,推门而入,门口迎宾的小姑娘热情地向他躬了躬身子:“您好,欢迎光临!”

慎宇哲微笑着点点头,走近店内,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刚一坐下,就看到一个中年女人向门口那个小姑娘走去。

“你到底会不会迎宾?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

小姑娘闪烁着两只大眼睛,一脸的疑惑:“经理,发生什么事了?”

中年女人指着慎宇哲,对小姑娘说:“那个男人显然是个穷鬼,专门进来蹭wifi和冷气的。你把他放进来,消费不起,怎么?你替他付吗?”

小姑娘急的快哭出来了:“经理……我……我付不起啊……”

中年女人动了动涂地艳红的嘴唇:“那就去把他赶走!去啊!”

“可是……经理……培训的时候不是说,顾客就是上帝吗?这么把人赶走是不是不太好啊……”

“不好?”中年女人凶神恶煞地说道,“好,那就从你的工资里,扣他的咖啡钱。你去给他点单!”

小姑娘畏畏缩缩地到吧台拿了菜单,看了一眼中年女人,又看了一眼躲在旁边笑话她的服务员,眼泪含眼圈、脚步沉重地朝慎宇哲走去。

“先……先生,您好。这是菜……菜单,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慎宇哲抬头看向小姑娘,笑了笑说:“你多大了了?新来的?”

小姑娘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23了,刚刚大学毕业,今天是我第3天上班。”

慎宇哲道:“点单的时候注意微笑,语言要自信,音量要不大不小正合适。别害怕。”

小姑娘笑了笑:“好的先生。您需要点什么?”

慎宇哲合上菜单还给小姑娘:“一杯卡布奇诺。”

“好的先生,您请稍等。”

会到吧台,中年女人问小姑娘:“他要了什么?”

小姑娘害怕中年女人,磕磕巴巴地回答道:“那位先生要了一杯卡布奇诺。”

中年女人不屑地扬了扬眉毛: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除了卡布奇诺,也不知道什么别的品种的咖啡了吧。

中年女人走到后面的操作台,对咖啡师说:“这杯卡布奇诺不要用好的咖啡豆,用那些劣质长毛的就行。”

咖啡师犹豫道:“这能行吗?”

中年女人瞪了瞪眼:“我是经理!我说行就行!这人是个土包子。他能知道什么?”

咖啡很快就好了。小姑娘为慎宇哲端上了咖啡,慎宇哲微笑着说了声谢谢,可是没等喝,慎宇哲就闻了出来,这味道不对。

小姑娘给慎宇哲上了咖啡,转身刚要离开,却被慎宇哲叫住:“等等!”

小姑娘回过头来:“先生,还……还有什么需要吗?”

“你们这咖啡……”慎宇哲皱着眉头,心想这小姑娘是新来的,她恐怕也不懂咖啡。于是轻声对她说:“咖啡的味道有点不对,你可能不太懂,去换个人来吧。”

小姑娘诚惶诚恐,快步走到吧台,对中年女人说:“经理,那位先生说,咖啡的味道有点不对。”

中年女人噗嗤笑了笑:“这个穷鬼怕不是想逃单吧!”随即向旁边的一个年轻男人抛了个媚眼,年轻男人接到眼神,猥琐地笑笑,朝慎宇哲走去。

“先生,听说你觉得咖啡的味道不对?”

慎宇哲道:“咖啡豆如果新鲜,且保存得当,磨出来的味道应该是一股清新的苦香,入口不涩。而这一杯,”慎宇哲往前推了推自己面前的咖啡杯,“苦,却不香,口感极涩,且有一股若隐若现的霉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的咖啡豆时间应该已经很长了,而且已经开始发霉了。你们把发霉的咖啡豆清洗研磨,继续卖给客人,就不怕砸了自己的招牌吗?”

年轻男人有点心虚,心想这穷小子说的还真准。之前这家店还在迟家手里时,迟家才不管这么多,凡是花钱进来的原材料,总是赚钱卖出去才行。什么产品质量通通不管。别人也都知道这家店是迟家的产业,都不敢惹。现在这家店归了慎氏,就更没有人敢惹了。

想到这,年轻男人又理直气壮起来:“说的挺像那么回事一样。不过,我们的咖啡是整个东川最完美的咖啡。你说的根本就无凭无据。而且这么多人喝咖啡,都没说有什么问题,你一口没喝,就说咖啡有问题。我看不是咖啡有问题,是你有问题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