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男配的丫鬟有敬业福许言轻沈钺小说阅读 男配的丫鬟有敬业福文本免费试读

2020-11-13 18:00

《男配的丫鬟有敬业福》 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男配的丫鬟有敬业福》是棋令三千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许言轻沈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沈钺反应最快,几乎是在听见脚下有细碎的声音的瞬间便撑着手边的假山腾空跳了起来,刚好躲过第一波攻击。他脸色一变,下意识抬头看过去——平整的地面已经出现了许多裂缝,不时有小妖从地下探头,然后张牙舞爪的四下...

《男配的丫鬟有敬业福》 第八章 别害怕 免费试读

沈钺反应最快,几乎是在听见脚下有细碎的声音的瞬间便撑着手边的假山腾空跳了起来,刚好躲过第一波攻击。

他脸色一变,下意识抬头看过去——平整的地面已经出现了许多裂缝,不时有小妖从地下探头,然后张牙舞爪的四下散开。

内院有他提前设下的两层结界,沈钺凝神感受了几秒,确定内层并未遭到破坏才悄悄松了口气,然后转了转脖子,将视线固定在院中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上。

盘龙山上的精怪死得死,逃得逃,倒难为他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这么些帮手。

沈钺盯着那道身影,掌腕微微一翻,右手凭空抓出一把剑来。

“你来得比我记忆中早得多啊……”他压低声音,眼尾有红色的花纹若隐若现:“老朋友。”

百米之外,许言轻正半蹲在地上安抚沈家二老。

“我去把沈钺带回来。”

两位长辈闻言俱是一愣,半晌,仍是沈父率先反应过来:“不行!”

他想都不想的拒绝:“外面那情形,你去了会没命的!”

沈母也跟着点头:“你与钺儿终究还没有成亲,我们怎么能为了钺儿就不顾你的性命!”

……

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成亲呢……

许言轻有些想笑,咧了下嘴却没能笑出声,只压低了声音道:“我不是去送死……你们不是看见了吗?我刚刚从外面跑进来的时候,那些东西都没能碰到我。”

沈家二老一怔,就见许言轻从身上掏出一张符纸来道:“我就说我是去求平安的。”

她还记着被沈母误会的事,一边强颜欢笑一边解释——

是和沈母一起去拜佛那天,她得了两张送子符,自觉丢人,于是临走前又不死心的威胁庙里的小师傅给她写了两张平安符,原本都是要给沈家二老的,但沈母坚持只要一张。

许言轻一想也是,鬼知道送子观音的平安符有没有用,便把另一张自己留下了,却没想在这种时候起了作用。

沈母这才反应过来似的,在身上摸了一通,拿出另外一张一模一样的平安符来:“这个也给你。”

“嗯。”

想着反正只是寻个借口让沈家二老放心而已,许言轻也没推辞,收了符纸妥帖的放在怀里。

屋外的妖物仍不死心的想往里面闯,许言轻低声安慰了两位老人几句,又再三叮嘱他们千万不要离开这个房间,这才深吸了一口气往外走。

“你说实话,我是不是历任宿主中最敬业的那一个?”

许言轻跟系统调笑,试图缓解自己的紧张,发现并没有实际效用后又果断换了个策略——

“等我回去,我一定要去315协会告你们!”她凶神恶煞的转了转脚脖:“什么困难程度最低,分明就是虚假宣传!”

许言轻借着这口恶气闷头往外跑,一眼都不看那些途中试图朝自己扑上来却被白光尽数挡开的妖怪,满心满眼都只有不远处那一道人影。

“沈钺,”她在心里道:“我来救你了!”

沈钺的情形并不乐观。

他手臂上的伤本就没有好全,此刻拿剑的右手几乎不受控制的在抖,他甚至能感觉到粘稠的血液穿透纱布正顺着手臂下流。

蛇妖似乎也察觉到了,金色的竖曈扫过沈钺微微颤抖的右手,发出一声令人不悦的笑。

沈钺并不在意,微微甩了下手,神色不变。

他心知自己实力不如对方,好在对如今的他来说,这并不是两人第一次交手,更晓得这蛇的弱点在哪儿,只是他身上旧伤未愈,久战于他并无好处。

沈钺盘算着结界还能撑多久,眼眸一暗,不再克制自己身体里汹涌的杀意,于是原本仅笼罩在剑身的黑雾顷刻间爬上他整条胳膊。

他能感觉到之前被大妖咬在胳膊上的伤口正在飞速愈合,眼尾红色纹路也发出灼烧的热意,长发在空中无风自舞,那几缕不甚明显的红发刚好落在唇边。

他抬脚,不料刚刚迈出一步就被一双突兀的手握住了左胳膊……

沈钺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拽着,身不由己的往前跑。

有白光顺着两人交握的手向自己全身蔓延,生生逼退了手臂上的黑雾。

拉他的人没有半点从天而降的优雅,一边跑一边大呼小叫:“吓死我了,快跑快跑!跑回屋里就安全了!”

四周不断有小妖扑向他们,但都被那道诡异的白光拦截在外,就连那蛇妖也奈何他们不得,嘶吼着用自己巨大的蛇尾从他们头顶扫过。

许言轻身子一颤,脚下却连半秒停顿都没有,只顾着闷头往前跑,边跑还边在口头上自我安慰:“没事没事,等跑到屋里就好了。”

她喃喃,声音通过耳边呼啸而过的风传进身后那人的耳朵里。

沈钺听得几乎想笑。

那是他亲手设下的结界,能撑多久他心里有数,怎么就被这人当成保命法宝了?还……

他神色突然一凛,猛地回身将剑挡在两人头顶。

坚硬的鳞片与剑身相接所产生的力量震得沈钺虎口发麻,本就有点使不上力的右手因为这一击更是瞬间无力的垂在身侧,随即收回左手揽着许言轻就地一滚,躲开了差点砸在他们身上的蛇尾。

“你没事吧?”

“……没事。”

许言轻一心想着等他们回到屋内就安全了,被沈钺一抱一扑才意识到两人身上的白光正在变淡,虽然还能阻隔那些小妖,却无论如何都挡不住蛇妖的一击。

“我真的要去告你了啊!说好的三分钟呢!”许言轻欲哭无泪,又有点恨铁不成钢:“我看别人家的系统上天入地啥都能干,你怎么就不行!”

“系统的紧急救命程序是根据任务难易程度来设定的,根据您的任务难度,这已经是系统能做到的极限了。”

“我求你睁开眼睛看看!这画面到底哪一点跟‘易’沾边了啊!”

许言轻在心里咆哮,恨不得手动帮系统睁眼看世界。

系统闭上嘴不说话了。

……我就知道这个垃圾系统靠不住!

许言轻略微定了定神,不等沈钺伸手便飞快从地上爬了起来。

蛇妖庞大的身子将他俩面前的路拦的严严实实,许言轻目测了一下两人从旁边挤过去的可能性,乖乖往沈钺身后藏了藏。

完了……我看我今天就要命丧沈府。

许言轻手脚发软,要不是觉得丢人,恐怕当场就会坐到地上。

那蛇妖见他们不动了,蛇尾又一次扫过来,在空中卷起巨大的灰尘,呛得许言轻捂着口鼻不住的咳嗽,抬头时正对上一双黄色的竖瞳。

“你无故杀我妻儿,灭我同族,可曾想过今天?”

许言轻一愣,想我什么时候干这种遭天谴的事了?还没想出个结果就听身前沈钺道:“他们生啖人肉,食人精气,本就该死。”

他冷冷道,目光笔直的迎上对面的巨大的眼睛,说:“你纵容他们草菅人命,也该死。”

沈钺说这话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浑身渗出的冷意却慑的许言轻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两步,然而她刚一挪步,原本在沈钺周身流动的白光也紧跟着褪开,紧接着下一秒就有不知死活的小妖朝他扑了上来。

沈钺表情不变,手腕微微一转,方才那小妖便成了他剑下游魂。

他觉得自己根本不在意那人远离的步子,然而心头却随着逐渐抽离的暖意泛上一层寒冰,促使他好不容易被压制的嗜血的欲/望卷土重来,叫嚣着要把这世界烧成灰烬。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放弃了……他想,有什么好意外的。

他抿了下唇,自以为毫不在意,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直到一双手捏了捏他的掌心,以为失去的温暖又不依不饶的攀上来。

“别抖别抖,”许言轻自下而上的拍着他的胳膊,试图帮他放松:“不就是个蛇妖嘛,你可是全人类的希望!”

她以为沈钺发抖的胳膊是在害怕,心想再怎么样也还是个孩子,于是绞尽脑汁的安慰对方:“你是最厉害的!”

末了又碎碎念:“都跟你说了伤的那么重要看大夫,你偏不!现在可好,知道打不过人家害怕了吧?”

……

沈钺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那些顺着空气不断流进自己耳朵里的话代表了什么。

他怔怔地转头,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身后那人顿了顿,似是又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所以你前些日子一直在忙的是这件事啊?我还以为你在给伯父准备礼物……”

许言轻埋怨道:“诛妖你早说啊!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穆大哥他们总能帮到你啊……你看看,被仇家找上门了吧?”

她越是紧张就越是话多,被沈钺揽着腰躲开一次又一次朝他们袭来的蛇尾时还要争分夺秒的念叨,仿佛多说了这两句话就能让时光倒流,回到沈钺单枪匹马诛杀妖怪的时候。

沈钺一面应付面前的蛇妖,一面还要分神去听怀里这个话痨似的姑娘嘀嘀咕咕在说些什么,忙的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来,然而就算他又一次因为许言轻的话走神,被蛇妖用尾巴卷着重重从空中甩下来,他还是舍不得让对方住口——

他自再次醒来便是孤身一人,直到此刻在这遍地横尸的战场之上,才终于有了被世间接纳的实感。

是即使放开也会被重新握住的手,是生死一线之际也要喋喋不休的鲜活。

沈钺拄着剑从地上爬起来,张了张嘴还未说话便先吐出一大口血来。

他身上的袍子烂了,露出底下纵横交错的伤疤,许言轻被他护在身后,浑身上下却是连半点伤都没见。

两人对比过于惨烈,许言轻喉头一哽,视线不小心落在沈钺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上,呼吸又猛地一滞。

仔细看才发现那些林林错错的伤口中鲜少有新伤,更多是原本就未愈合的旧伤,因为这场激烈的打斗又一个个叫嚣着重新裂开。

她抿着下唇,脑子里瞬间闪过沈钺早些时候那条断掉的胳膊。

这个人,居然就这么拖着一条断掉的胳膊屠了这蛇妖的全族吗?

沈钺又伸出右手把她往后藏了藏,许言轻愣愣的看着,第一反应不是惧怕他滥杀,也不是疑惑他这么做的原因,而是……

他不要命了吗?那么多妖怪!一人一口都能把他分食干净!

许言轻后怕的抓了一下沈钺的手腕,像是在确定这人仍旧完好。

沈钺察觉到手被抓住的时候迅速转头:“怎么了?”

“……没,没事。”剧烈跳动的心脏渐渐平复下来,许言轻深吸一口气,想要松开自己扣在沈钺腕上的手指,然而她指尖刚刚一动,手便被沈钺整个攥进了手心。

“别担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他如此安慰,视线死死盯着对面的蛇妖,心里其实并不像嘴上说的那般有底气。

他心知肚明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打不过千年蛇妖,除非……

某个念头刚在心头闪过便被他毫不留情的排除,沈钺不着痕迹的睨了眼身后的人,想,她会被吓到的。

他好不容易才在这世界寻得了一点温暖,无论如何都不想放手……沈钺这么想着,昏暗的光线下眼尾红色印记一闪而过。

却没想到许言轻闻言居然了然的点了点头,说:“我知道。”

顿了两秒,又说:“你别害怕。”

“……”

沈钺失笑,心道我有什么好怕的,还没来得及开口又被许言轻捏了捏掌心:“你……”

她顿住,似是在犹豫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你别怕。”

她目光在沈钺的伤口处转了一会儿,又看了眼狰狞的蛇妖,狠下心重复道。

沈钺这下是真的笑出来了,弯着眼睛刚想说“嗯,我不怕”,就因为许言轻接下来的话僵在了原地。

她说:“你跟着我念……吾血至处,神之最灵,升天达地……”

“……出幽入冥。”

小说《男配的丫鬟有敬业福》 第八章 别害怕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