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傲娇前妻要改嫁

2020-11-14 12:06

夜晚的灯,照亮了人们回家的路。

刚刚下班的姚芊芊接到了季非凡打来的电话.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下楼,快下来,我带你去吃饭。”

“对不起,季总,我有约了。恐怕今天晚上不能陪您吃饭了。”

姚芊芊的手机里一阵沉默,正在姚芊芊以为他把手机挂了的时候,他的声音又响起来

“那行,我回家等你。别在外面喝酒,早点回来。”说完之后不等姚芊芊有任何反应,季非凡就挂了电话。

姚芊芊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摇了摇头,转身又投入了工作。

楼下的季非凡看着被自己挂断的电话,失了神,过了一会吩咐司机说“走吧。”

司机也不用多问就知道,这位肯定是去那位小姐家了,唉,也不知道少爷什么时候能把人家领回家,那样的话,老爷子就能开心开心了。

等到程浩拍了拍姚芊芊的肩膀,她这才知道已经八点了,看着姚芊芊疲惫的脸庞,程浩心中一阵难过,想了想,程浩开口说"走啊,芊芊,我带你去吃饭去,加班这么晚,什么工作这么急啊。”

“没什么,程总,我没事的,这是和。雷氏谈合作的合同,我改一改就好了。”

“走吧,去吃饭吧。师兄请客的日子可不多啊,你可不能拒绝我啊。”

姚芊芊想了想在家里等着他的某个人,点了点头说“那行吧,师兄,不过你今天可能要大出血了。”

程浩笑了笑“走吧”

季非凡在家里坐等又等,等得不耐烦了之后开始给自己找点事做。他站起来打量起了客厅。米白色的大理石砖配着深棕色的皮质沙发,沙发上还放了几个小玩偶,褐色的茶几上放着喝茶的茶器,茶盘旁边放了几本商务书。

他正准备研究研究姚芊芊的卧室的时候,玄关的门开了,姚芊芊把钥匙收进了包里之后,一抬头就看见了季非凡站在面前眼。含笑意看着她。

“芊芊啊,咱俩商量个事呗

。”

“季总,什么事情,您直说。”

"芊芊,我想你对我之前的行为表示歉意,希望你能原谅我。”

“没有用了,季非凡,我们之间已经回不去了,从你在婚礼上抛下我的那一刻,我们就再无可能,从爸爸去世的那一刻,我们之间,没有爱了,我恨你。”

季非凡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连忙解释道“芊芊,你要相信我,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姚氏的事,我没有害死你爸爸,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

“不是你又怎么样,所有证据都指向了你,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好了芊芊,我们现在不说这件事情,现在,我希望能你从程氏辞职,毕竟,我季非凡还不至于养不起自己媳妇。”

姚芊芊一听来气了:“季非凡,你凭什么让我辞职,呵,你养我,如果你要是想养我,你三年前去干什么了,你把我抛弃在婚礼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当时面临着一个什么样的境地,你想过么。”

季非凡按了按太阳穴:’我承认当初是我考虑不周,让你受了这么多苦,确实是我的不对。但是,从程氏离职这件事,我是在通知你,并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姚芊芊捂着眼睛,手指缝之间流淌出的是她苦涩的泪水。她狠啊,恨她当初信错了人,爱错了人,曾经的过往与现在的对比,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念。他擦了擦眼泪,吸了吸鼻子。

“季总,我希望你不要再插手我的事,毕竟我们先前有过约定,你的身边不要有别的女人,毕竟,你说过的,但是你不要插手我的私事。我尊重你,但是我也一样希望你尊重我。“

“芊芊,你想多了,我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我也没有想过要侵犯你的隐私。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我承认。是我以前对你不好,让你没有安全感,但是芊芊,请你冷静下来听我说,我只是害怕你有危险啊。”

“季非凡,我在程氏能有什么危险,你能不能别再骗我了,我真的,不会相信你了。”姚芊芊痛苦的抱着脑袋蹲在地上,一直摇着头流着泪。

季非凡发现无论如何她都不肯辞去程氏的工作,气急了,抱着她,不顾她的挣扎,一脚踹开卧室的们,把她放在床上,吻了上去

姚芊芊反抗着,哭喊着,但是始终没有挣脱的了季非凡的束缚,他按着芊芊,抽出手把衣服脱了,抱着她,亲着她,吻着她,爱着她,这一夜,卧室里春风拂面,娇喘连连,月亮听见了,都脸红的躲到了云里。

次日,姚芊芊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没有了温度,她又留下了眼泪,悄无声息,像个破碎的洋娃娃,躺在凌乱的床上,身上的青青紫紫,无一不召示着昨晚与季非凡的疯狂,身体酸痛的,像被卡车碾过似的。

待姚芊芊起床后,依然在餐桌上看见了准备好的早饭,装着粥的碗下面压着一张纸条:芊芊,好好歇一天吧。

她一下子把纸条抽出来,撕碎了,扔进垃圾桶里,嘶哑着嗓子低声说到“季非凡,我恨你。”

季非凡早上起床后直奔公司,处理起这两天积压的事物。秘书进来汇报消息,

“总裁,事情顺利完成,徐小姐那边绝对拿不到有用的消息,姚小姐的资料已经准备好了。”

“好的,下去吧,通知董事会,下午三点开会”

“是的,总裁”

季非凡放下手中的文件夹,看了看手表,这个时间,芊芊应该起床了,他看到纸条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呢,愤怒肯定是有的吧。

不得不说,季非凡是真的猜对了,姚芊芊收拾好自己之后就去了程氏上班,脖子上的吻痕擦了好多层粉都没盖住,气的她差点哭了,只能急急忙忙的拿一条纱巾系上,这才勉强的把脖子盖一盖。

“呼~真是太热了。”

姚芊芊趁着工作休息的空档,到了卫生间,把脖子上的纱巾拿下来,隐隐约约旁边传来一阵说话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