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史上最强赘婿

2020-11-16 06:03

林欣佳忍不住向自己最亲密的人分享了近来的好事,谢凯揽过她的肩膀,也附和着说好。

两人亲密的姿态被林母路过瞧见了,双双被翻了个大白眼,林母尖酸刻薄的声音贯穿了整个客厅:“是好事也不**的事,这都是我们佳佳奋力拼搏回来的,跟你有什么关系?而且我跟你说,佳佳的公司起步了,你也别插手。”

林欣佳蹙眉,“妈,你在说什么呢?”

“我说的难道不对吗?你让他插手,以后让他骗了你的钱,你就知道后悔了。”林母嗤了一声,仍是十分不满谢凯的所作所为。

“妈,我说过不要再说这种事了,谢凯不是这种人,而且他是我的丈夫,公司理应有他的一份。”林欣佳很坚持,抿着唇,不肯退让。

谢凯原本躁动的心被安抚了下来,他不想多与林母狡辩,这只会让林母和林欣佳的关系变得更糟糕罢了。

林欣佳和林母大眼瞪小眼,仿佛谁都不肯放过谁。

最后还是客厅里响起的电话**,捅破了尴尬的氛围。

谢凯原本想去接的,却被林欣佳抢先,“我来吧。”

他由她去了,原地只剩下他和林母两人,他又恢复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差没咬根烟打个耳洞当个臭流氓了。

林母怎么看他怎么嫌弃,骂骂咧咧地怼了几句就去了厨房。

刚巧林欣佳也听完了电话,快步朝谢凯走来。

她脸上是藏不住的欣喜,脚步还特别轻快。谢凯摸了摸鼻子,他才自家妻子大概是又谈成了一桩生意了。

“怎么这么高兴?”

“刚刚小助理通知我又谈成了一个项目,这样前前后后加起来已经成功了五个项目,接下来的半年都可以保证公司的稳步上升了。”说起公司的时候,林欣佳整个人都像是散发着光芒一般,就连眼睛都是细碎的星辰。

谢凯突然有些好奇她的拼搏,于是随口问道:“我们家不是那么缺钱,干嘛这么拼,经常连身体都不顾的。”

林欣佳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因为要养家啊。”

谢凯眯了眯眼,沉默了半会儿,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也许说错了,于是又改口道:“总不能希望自家公司发展得不好吧。”鼻尖有点儿冒汗,明显是紧张的样子。

“佳佳,有没有人告诉你,你撒谎的时候鼻尖会冒汗?”

她立马抚上鼻梁,果然触到了一点水润,林欣佳有些不好意思地嘀咕:“我没有撒谎......”刚刚说的原因都是真的,她是要养家,也确实想要公司发展得好。

谢凯瞥她一眼,上前取过杯子,接了点温水,递给了林欣佳,他说:“谁说让你养家了,这种事就该男人来干,你一个女孩家家的在家负责美貌和购物就好了。”

林欣佳侧头,看到了他的侧脸,刚毅线条锋利,下颌完美的弧线,不知怎的,仅仅是一个侧脸,就带给了她数不尽的心安。

虽然她觉得他的话有些不切合实际,但想着报纸上说不能过度打击男人,尤其是自己的丈夫,否则这会让男人们失去自信以及自尊心,于是林欣佳只是乖乖地窝在谢凯的怀里,没有反驳,而是淡淡地应了声。

这样就足够了。

一如林欣佳所料想,陆陆续续的项目往公司注入了新的力量和血液,公司不仅是实现了逐渐提升,更能说是一飞冲天,成为了市里的一匹黑马,林欣佳甚至被一些财经杂志邀请做访谈。

这对她而言是陌生且充满挑战的。

原本秉着不想露脸的原则,奈何林母得知这件事后,不断催促她答应杂志的邀约,林欣佳起先不肯,还和林母闹过别扭,谢凯无时无刻都站在林欣佳的这一边,所以也帮着她拒绝杂志社的记者,这事儿还被林母知道了,谢凯在林母心中的形象从低到谷底还加上了一个恶劣到极致的名号。

后来趁着林欣佳不注意,林母偷偷装作是她的助理,答应了杂志的邀约,甚至还将她骗到了杂志社的人的面前,直接开始访谈。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林欣佳也只能完成了访谈,事后她在林母的面前总是黑着脸,似乎对这件事很生气,可林母却不以为然,拿着新出的杂志到处跑邻居,巴不得告诉全世界她的女儿成功了,有出息了,殊不知前段时间,正是她这个做母亲的将女儿和女婿置于无能的地步。

关于林欣佳公司的名气问题,林欣佳本人倒是没有太多的在意,她认为只要公司能生存下去那便是再好不过,但谢凯是一直存了个心眼,防着被林家本家的人知道这事儿。

如果被他们知道了,恐怕会麻烦事不断。

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他用了些人脉压了些商圈的信息,对外宣传这家公司的幕后是谢家的,因着谢家的名头太大了,有人敢怀疑,却没人敢质疑,林家也亦然如此。

所以当时有杂志邀请林欣佳的时候,他也是稍微有和她聊过,让杂志别刊登她本人的照片,她似乎认为他在吃醋,可又已经没有办法了,因为林母已然和杂志社商谈好了一切细节。

既然如此,谢凯也就随着她来。

林欣佳的容貌出众,更别谈还有个老总的title加身,一上杂志就名声鹊起,甚至还有人圈地自萌,在微博上组了个粉丝团。谢凯看在眼里,手上的动作更是一刻没停,他用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才将这事儿给压下去。

可没想到,最后还是败在了林母手里——林母千方百计,“不小心”让林家的人看到了这个杂志,还精准到林欣佳访谈的那一页。

林青抓着一本杂志,脸部因为愤怒而渐渐扭曲,手的力度愈来愈大,连手背都泛起了苍白。

旁边的佣人举着早餐托盘,惴惴不安地站在一旁。

不知过了多久,林青的呼吸变得略微的急促,她猛地将杂志甩到佣人的身上,她的动作粗暴而突然,以至于佣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连人带着托盘都摔到了地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