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战神夫君,又脸红了_赫连琴韵顾九霄(未妈瑜娘)

2020-11-16 18:04

《战神夫君,又脸红了》是作者未妈瑜娘创作的一部古代重生小说,赫连琴韵顾九霄为主角。赫连琴韵本是集万千宠爱一身的公主,却被自己的枕边人联手最亲密的姐妹算计,最终国破家亡,重生一世,她发誓一定要让渣男贱女付出代价,还有前世舍命相救的顾九霄,今生一定要好好报答。

精彩阅读

白雪皑皑,漫无边际。

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有燕国皇宫中,却是满目的猩红。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燕帝的头颅被砍下来,鲜血喷溅而出,从台阶上滚落。

“父皇!”赫连琴韵睚眦欲裂,凄厉的声音犹如杜鹃啼血,声声泣血。她想要挣脱束缚,腹中却隐隐作痛,几乎就要站立不住。

怀孕七个月,如今却被押跪在地上,已经动了胎气。

“畜生!我父皇待你不薄,你竟如此对他!乱臣贼子!”

“别急,好戏还在后头呢。”殷天野拍拍手,“带上来。”

一个锦衣华服,粉雕玉琢的男孩被带了上来。赫连琴韵呼吸一滞,“珏儿还是个孩子,你放过他,有什么你冲我来!”

殷天野勾唇一笑,挥手道,“这位燕国太子便赏给兄弟们了。”

“不要!珏儿还那么小!他还是个孩子!”

赫连琴韵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额头一片鲜血淋漓,“我求求你,你放过他!”

赫连珏羊入虎口,士兵们淫笑着扯开了孩子的衣服——

“姐姐,救我!”

小孩子的惨叫声回荡在整个皇宫,很快就没了气息。

赫连琴韵跌坐在地上,双眼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姐姐怎么如此狼狈呀,哪里还像个公主呢?”

赫连琴韵唇角渗血,双目猩红,狠狠地朝站在上方的男女啐了口口水。

殷天野,柳云清,一个是她最爱的夫君,一个是她最亲密的姐妹。

这两个人一起背叛了她,害得她亲人惨死,国破家亡!

殷天野的衣袍被她吐出来的血水弄脏,直接一剑刺进了赫连琴韵的腹中!

他没有顾及那腹中还有他的孩子,只是皱着眉,漫不经心地吐出一个字,“脏。”

赫连琴韵握着刀刃,血水混着眼泪从眼眶里落下,如同地狱里的恶鬼,“若有来世,我定叫你们生不如死!”

女子缓缓倒下,身下渗出一片血泊。

依稀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影逆光而立,手持长剑,裙角飞扬。

男人将她抱起,一张俊美如妖的容颜,眼角一颗朱砂泪痣,艳丽异常。

低沉清冷的嗓音成了她最后的记忆——

“抱歉,我来晚了!”

……

“怎么了?公主,你身体不舒服吗?”

耳边传来小丫鬟关切的声音,赫连琴韵猛然回过神,却发现她竟然回到了自己的寝宫里。

她不是被殷天野和柳云清那对奸夫淫妇杀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公主殿下,你怎么还在这儿呢?”

柳云清穿着一身绣着莲花荷叶的抹胸裙走了进来,眉眼含笑,“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赶紧过去吧。”

眼前的景象和记忆中满满重合,赫连琴韵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起来,她居然重生了!

就是这次宴会,她失足落水,而殷天野救了她,致使她名节有失。

当时她本不想参加,却是柳云清软磨硬泡拉着她去的。每次她和殷天野的关系出现裂缝,也都是柳云清从中斡旋。

赫连琴韵冷笑,想必那个时候,他们两个就已经狼狈为奸了吧!

“本宫乏了,你自己过去吧。”

“公主殿下,你怎么能不去呢?陛下还在等着你呢。”柳云清的笑容有些僵硬,赫连琴韵不过去,她还怎么和那些贵女们显示自己和公主的关系亲近。

“柳小姐好大的本事,竟敢管起本宫的闲事了。莫不是这燕国已经改姓了柳?”

轻飘飘的一句话,吓得柳云清差点魂飞魄散,“公主息怒,臣女这就告退。”

柳云清逃也似的离开了。

赫连琴韵揉了揉眉心,所有的事情都是从这次的宴会开始,如果她不去参加,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公主,陛下传了口谕,让您赶快过去呢。”

果然还是躲不过去吗?

赫连琴韵叹了口气,“去回禀父皇,我马上过去。”

宴会上觥筹交错,歌舞升平。

可赫连琴韵却半点也开心不起来,尤其是看到坐在末尾的殷天野时,脸色愈发的难看。

柳云清提着裙摆走了过来,关切的问道,“公主,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赫连琴韵冷着脸,“本宫身体不舒服自有御医照看,不用你一个小小的臣女来献殷勤。”

柳云清面色一僵,看着众人不屑的表情,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她捏紧了拳头,眼底闪过一抹阴郁,公主竟然这么下她的面子!

没有再理会柳云清,赫连琴韵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殷天野那张伪善的脸,拢在袖子里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刺进皮肉里。

这一次,她定要这两个狼狈为奸的贱人付出代价!

“父皇,儿臣想出去透透气。”

赫连琴韵出了玲珑殿,凉风吹得头脑清醒了一些。

这次宴会,会有一个宫女将酒水洒在她身上,她去换衣服的路上,不小心失足落水,然后被殷天野所救。

这次,她直接避开了那个宫女。

没有因,还会有果吗?

她漫无目的地往前走,身后却忽然有人唤她,“公主可是觉得这宴会无聊才躲出来的?”

这个声音温润如春风,听在赫连琴韵的耳朵里却如同恶魔低语。她都避开了落水,怎么还会遇到殷天野!

她心中一阵反胃,下意识退后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你是何人,见到本宫竟然不行礼?”

殷天野眼底的阴霾一闪而逝,随即微微施礼,“殷天野见过公主。”

赫连琴韵没有错过他眼底隐藏的算计,她忽然明白,当初他救她,很可能不是偶然!

殷天野是故意接近她,她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赫连琴韵转身就走,殷天野却紧追不舍,

“殷公子跟着本宫,是想图谋不轨么?”她厉声呵斥,警惕地盯着他慢慢后退着,却忘记了身后就是莲花池。

“啊!”

赫连琴韵跌进莲花池,心中十分绝望,果然还是躲不开吗?

赫连琴韵呛了好几口水,强烈的窒息感冲击着胸腔,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水下隐约可见清晰的花茎,莲花池下是一片淤泥,一旦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她越沉越深,却忽然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往上拉。赫连琴韵心如死灰,果然殷天野还是救了她么。

整个身体被人托上了岸,赫连琴韵无力的倒在地上。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浸透的衣衫紧贴着身体玲珑有致的曲线。

“阿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