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邪王的绝色狂妃免费 慕良初叶青萝小说阅读

2020-11-17 15:00

邪王的绝色狂妃

推荐指数:10分

穿越重生小说邪王的绝色狂妃讲述了慕良初叶青萝的事情,大神作者木子通过对二人感情经历的细致化描写,让读者对小说欲罢不能。穿个越,居然差点葬身狼腹?好不容易死里逃生,才发现原主是个亲爹不疼后娘不爱,还摊上个婚前出轨的腹黑王爷夫君的主儿。不过好歹咱也是坚强的二十一世纪小花,上可面圣,下可斗小三。再加上可撩可逗,一票帅到人神共愤的王爷小弟,古代的日子也不是那么难熬。只是那个在外暴戾,在内软萌的王爷小弟,你老往我这皇嫂跟前凑什么?某王剑眉一挑:“怎么,皇嫂这是打算吃干抹净不认帐了?”

《邪王的绝色狂妃》 第3章:不养没用的废物 免费试读

“哦,是吗?叶二小姐,不对,当是意王妃才对。”
------------------
闻听叶青萝所言,慕云初就笑了笑。
在北業朝廷中最是容不下他的,便是地位举足轻重的辅国中丞叶浮生了。
却没想到这阴差阳错间居然救了他的女儿,也不知道这是结恩还是结仇的事儿了。
“你……”原来他都已经知晓这具身体的身份了,叶青萝先是一愣,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
满不在乎的就开口道:“哈哈哈,什么意王妃,什么叶二小姐。不过是被娘家怨恨夫家抛弃的棋子罢了,公子救了我,怕不是要失望了?”
要知道丰都城中藏龙卧虎,她摸不清眼前这男子的底细目的,心里还真的有点怕怕。
“是不是要失望,不是还应该看小姐自己的。若是小姐只是知道哭哭啼啼的无用女子,那便当本王救错了,直接杀了就是。”见她生出几分害怕,慕良初这才抬眼打量她。
这女子生得白白净净,倒是有几分姿色。
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不过在他见过的女子当中也算是排得上上乘。
慕良辰一向爱女色,这一次居然对新王妃下狠手,怕是别有所图了!
他既救了她,居然还想着她没用又要杀了她。这话听得刚刚还在笑是叶青萝惊心胆颤,脸色都变了。
还来不及她分说,慕良初就又开口:“明日便是意王妃的出殡之日了,这条命要还是不要,全看你自己。不过你记得,本王这宁王府从不养无用的软骨之人!”
说罢,脸色冷冷的男子就直接起身离开了。
留下好半日才反应过来的叶青萝,嗖的睁大了眼睛。
“这里是宁王府?难不成刚刚那男子就是人人闻风丧胆的宁王慕良初?他居然救自己,难不成他和叶浮生或者是慕良辰有仇?”
要知道叶青萝的爹,也就是叶浮生容不下宁王这件事情,那可是整个北業都人尽皆知的事情啊!
“只是叶青萝这才被丢到夜狼谷几日,慕良辰居然就着急给叶青萝办丧事了?看来自己是不能继续这样躲下去了。不然丧事一成,所有人皆以为叶青萝已死。自己在这个时代不仅没名没分,还遂了那些个狗男女的愿!所以宁王说得对,不能再当缩头乌龟了!”
丰都城内出了件大事情,日前才风风光光嫁入意王府的意王妃,居然第二日就离奇死亡了。
这可成了丰都城内百姓们饭后议论的最热之事,所有人都在猜测这意王妃的死因,意王府却在大操大办意王妃的丧事。
前来吊唁的人,其实都是不认识叶青萝的。之所以会来,不过也是冲的她这意王妃的头衔。
这在王府接待宾客操持里里外外的,也只是慕良辰的胞弟,年仅十四的九皇子慕良柯。
也正是此时,王府门口突然就传来了太监高昂声音:“苏公公到。”
一听见这个慕云柯就吓了一跳,赶紧从大堂内出来。笑容满面的迎下他:“本宫不知苏公公会来有失远迎,公公莫怪。”
北業朝谁不知道,这在御前伺候的苏公公最得圣上的心,那地位可是能与得宠的皇子相提并论。
所以今日会来,足可以看出来当今圣上有多看重这个仅仅过门一日就香消玉殒的儿媳了。
“九皇子言重了,老奴不过是奉命前来送意王妃一程的。都是念着当初她娘亲救圣上的情啊。只可惜这意王妃福薄,享受不了此等的福气了。”
看着慕云柯一人在这里,苏公公就有些奇怪了:“怎么意王殿下不在?毕竟是意王妃的丧礼,他这为夫的缺席怕是不太合适吧?”
本来对于这意王妃的死因,圣上就已经很怀疑了,意王可不要惹祸上身才好!
“哦,公公有所不知。前几日暴雨导致冶城府一大坝决堤,沿岸的百姓受灾严重流离失所。五哥在拜堂过后便前去处理灾情了所以并未在王府而已,还望公公莫要误解才好!”
见苏公公一问起,慕云柯就赶紧解释。
还回头对候在一旁的意王府管家道:“王嫂出事的事情究竟禀报到五哥面前没有?为何五哥还未赶回来?”
虽然他们都知道五哥不喜这出身低微的新王嫂,但是这毕竟是父皇赐婚的,也不能叫人看出来不满。
“回九殿下,消息是传到了的。不过冶城府那边百姓也是死伤无数,王爷实在是脱不开身啊。便说了王妃的丧事由九殿下和中丞大人夫人全权操办。待到灾情处理好了,王爷会亲自去中丞大人府请罪的!”
看慕良柯问及,这管家便是如此着急回答。
“这……”这理由也是能够堵住所有人的嘴了,听了管家所言,慕良柯就回头看苏胡安:“五哥如此先国后家,也真是对不住王嫂了。”
“唉……意王殿下一向爱民如子,想必圣上若是知晓了,也不会怪罪的。”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苏胡安自然没毛病可挑了,只是频频叹息。
而见此慕云柯则是笑着把人迎进去:“那公公请里头进吧,灵堂在里头呢。”
意王府中的哀乐声哭喊声不断的从王府中传出来,这让坐在马车之中的叶青萝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张风则是站在马车外,语气淡淡的道:王妃娘娘,今日送你回了意王府,我们王爷也算是送佛送到西了。所以接下来不管成功与否,那就只能看王妃娘娘的本事了。
若是成了还请王妃娘娘记得还我们王爷的情。若是败了,还请王妃娘娘不要给我们王爷惹来麻烦才好。
他是不明白王爷第一次做善事,怎么就救了这么一个麻烦的。
意王是太子的热门人选不说,叶浮生也是王爷的死对头。若是按照王爷以前的性子,早在查清楚这女子的身份就斩草除根了,却没想到居然又一次对她心软了。
这个女子太不寻常,离他们王爷最好远些才好。
“我懂将军的意思,请将军放心,我自然晓得怎么做。”张风这话听着是无情,但是也是有道理。自己和慕良初素不相识,确实不应该连累了他。
故叶青萝就直接点头,接着便是忍着浑身的伤痛从马车上下来。
语气淡淡的道:“还望将军回去见到宁王,替小女子转告一声多谢他。若是小女子还有幸活着,必然会知恩图报的。”
若是死了,就辛苦他救自己一回了。
“王妃娘娘还是自求多福吧,”张风可不觉得叶青萝还有活路可走,就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直接就驾着马车走了。
留下叶青萝一人定了定神,对着那远去的马车吐了吐舌头,转身就大步朝着意王府而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