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农门锦绣小商娘

2020-11-19 12:04

借着月光,姚玉在村里的路上飞快的走着,一阵冷风吹来,加上山上不知是什么动物发出的叫喊声,让姚玉从头凉到尾。姚玉不敢回头看,只得闷头往前走。

到上尧村的时候,天已微亮,姚玉走到向才平家,敲了敲门。

“谁啊,等等。”屋内传来向大夫的声音。

姚玉有些不好意思,扰人清梦毕竟不是件好事,所以当向大夫开门之后,姚玉第一时间表达了歉意,然后跟向大夫说了谢知默的情况。

向大夫沉吟一会道,“你等着,我这就跟你一起去双水村。”

姚玉有些不好意思的唤住向大夫,“这是我们目前所有的积蓄,您看银两是否能先欠着。”

向才平看了一眼姚玉手中的铜板,叹了口气,“你等会。”说完就进屋去了,不一会,向才平就提着药箱出来了,“走。”

姚玉没想到向才平这么好说话,原以为没钱看病会被拒绝,和谢家的人相处久了,会觉得这个时代的人怎么这样,其实这世上还是好人居多。

向才平走了几步,回头一看,姚玉竟然还在原地,赶紧道,“怎么还在发愣,快跟上。”

姚玉赶紧跟上,天越走越亮,姚玉心里愈加焦急,还不知道谢知默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走到谢家门口,就听见门板敲击声,姚玉本想带着向才平从后门走,结果听见声响,就走到了正面。

只见谢万福大力捶着自家屋前的门,谢知默和诺儿都还在休息,姚玉赶紧喊道,“爹,你这是做什么!”

谢万福敲门半天没有回应,心里的怒气早就堆积的很慢了,这会了见姚玉和一男子进来,更是直接开骂起来,“姚氏,你去哪了!现在才知道回来?还带着个野男人,是想把我谢家的面子全部丢尽吗?”

宋氏从屋内赶紧跑了出来,大声喊道,“大家快出来看咯,姚氏带野男人回来了。”

刘氏拿着扫把冲了出来,“你这个小贱货,是想败坏我们的家风吗?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姚氏一把抓住刘氏的扫把,她还没见过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冷声道,“这是上尧村的向大夫,爹,知默腿伤未愈,您就让他下地干活,昨晚上疼的厉害,我才去请了大夫。”

谢万福这才看见姚玉身后站着的男人,果然是上尧村的向大夫,向才平从未被如此羞辱过,气的转身就要走。

姚玉赶紧跑到向才平前面,“向大夫,实在对不住了,只是我夫君情况紧急,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刘氏哪被人这样扫过面子,“什么大人,不就一大夫吗,有什么了不起,走就是了,谁还稀罕。”

姚玉打断刘氏的话,“要是知默出了什么事,娘能负责吗?”说完不再搭理刘氏,引着向才平从后门进入屋子,她实在不想看到那一家人。

向才平摇了摇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罢了,都来了,还是看看吧。

打开门,就看见谢知默依旧闭着双眼,脸上苍白,身后诺儿两眼空洞的盯着姚玉睡的位置,察觉到诺儿不对,姚玉轻轻唤了声,“诺儿?”

如是唤了几声,诺儿才反映过来,当下哇哇大哭,“我还以为娘不要我了。”

姚玉有些心疼,上前把诺儿从床上报了下来,“不哭不哭,娘去找大夫了,爹爹病了。”

诺儿一下子停止了哭泣,望着床上的谢知默,“爹不是在睡觉吗?”可是为何神情这么痛苦,看来娘说的对,爹病了。

姚玉摇摇头,“向大夫,麻烦帮忙看下。”

避免打扰向才平诊脉,姚玉抱着诺儿出了屋子,两人坐在屋檐下,“诺儿,你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娘都不会抛弃你,知道吗?”

诺儿盯着姚玉的眼睛,虽然小小的他无法完全理解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是好的,诺儿点点头,“嗯。”

“乖。”姚玉摸了摸诺儿的脑袋,“所以下次即便没看见我,也不要着急,娘迟早会回来的。”

“真的?”诺儿眨巴着一双大眼睛问道。

姚玉认真的答道,“真的。”

屋内没有动静,为了避免乱想,姚玉开始生火,准备早餐,刚做好,就见门开了,向才平满头大汗,看样子诊治谢知默费了不少力气,“我替他施了针,这伤势需多休息几日,最近就不要干活了,再这样下去,怕是双腿保不住了。”

姚玉心里一惊,没想到谢知默的伤势这么严重,“谢谢向大夫。”

“无碍,往后可以继续用冷水起敷在患处。”见向才平说完就要走,姚玉赶紧递上铜板,“余下的钱来日必当奉还。”

向才平接过姚玉的铜板,诊治费是五十个铜板,不过向才平也没指望能收全,这一家也不容易,权当做好事了。

“我做了些野菜,向大夫要是不嫌弃,不如留下来吃一碗。”

“不用了,我家夫人还不知道我出来了,我得早些回去,免得她担心。”向大夫说完就急匆匆的走了。

姚玉还记得向才平的夫人,也是个不错的人,姚玉目送向才平离去,然后给诺儿盛了一碗早饭,“你先吃,我去看看你爹。”

诺儿闻言,乖乖的坐在门口吃了起来。

谢知默脸上的气色好多了,只不过还闭着双眼,应该是睡着了,姚玉给谢知默盖好被子,退出了房间。

姚玉端起碗正准备开吃,就听见前门又响了起来,“老三,还不起来干活,都什么时辰了,还等着秋收呢。”

“我说老三,你这个样子可是不行的啊,大家都等着你一个人呢。”

姚玉这一下是真的怒了,拿起放在墙角的削尖桌脚冲了出去,这东西姚玉一直没仍,目的就是时刻提醒之前谢家人的所作所为。

姚玉气冲冲的打开大门,正在锤门的谢万福差点冲了进来,姚玉拿起桌脚对着谢万福,“我看今天哪个敢让知默下地。”

谢万福有些不悦,老四肯定是不能下地干活的,老二一大早又不知道去哪了,嘴上说着给他弄好东西去了,老大做事又有些愚钝,他这一把老骨头还等着好好休息休息,算下来整个地就只能指望老三了。没想到他早上喊了那么久,老三都不愿意出来,这会姚玉倒是出来了,只是这气势,谢万福退了几步,“我说老三媳妇儿,这活是要做的。”

“好啊,要去也行,爹也先向大夫刚才过来的诊费给出了。”姚玉道。

谢万福迅速在心里计较一翻,诊费也就几个铜板,出这个费用肯定能让老三下地干活也值,毕竟请个工人每天也需要八九个铜板呢,“我让你娘去拿就是。”

姚玉正在感叹谢万福这么好说好,就听谢万福下一句,“刘春花,拿五个铜板出来。”

姚玉没好气的说。“爹,我想你搞错了,这诊费是一两银子,向大夫可是救了知默一双腿。”姚玉故意把诊费说的高高的,就看谢万福愿不愿说。

“你说什么!他这是讹人!我要去告他!”谢万福跳了起来,一两银子,真是可惜了,要是他知道需要这么多,刚才就该死死的拉住那个向才平。

“既然爹不想给钱,那请便。”姚玉说完就朝屋内走,“还有,谁再敲门,就别怪我手上的东西不长眼。”

姚玉狠狠的关上了门,这谢家都是一群什么货色,等将来赚钱之后,一定要搬出去。

直到下午,谢知默才清醒过来,姚玉赶紧把做好的野菜给谢知默端了一碗,“好些了吗?”

谢知默昨日在田里劳作一整天,起初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到夜里,就觉得两只腿钻心的疼,再后来,似乎进入了梦魇当中,其实白天发生的事他都知道,只是当时无论如何都醒不过来,没想到自己都这个样子了,他那个爹还要他下地。

谢知默叹了口气,右手试探性的伸出,刚一碰到大腿,那股钻心的疼又冒了出来。

“向大夫说你要多休息,”姚玉叹了一口气,“要是再像这样,这双腿可就算废了。”

见谢知默没说好,姚玉接着道,“虽然我接下来说的话有些大逆不道,但是还希望你考虑一下,谢家没有我们的容声之地,若是有机会,我想带着诺儿出去住。”

谢知默一愣,姚玉这意思是想分家啊,是啊,这么多年来,经历过失望,绝望,他还想再留在谢家吗?平心而论,若是分家,他心里也是高兴的,“说什么呢。”

姚玉心里一凉,果然,这古代的男子就这么死板吗,即便被这样对待,也不愿意脱离家族。

“要走当然一起走,毕竟我们是一家人。”谢知默接着道,姚玉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谢知默。

“你放心,谁待我好我还是能分得清的,等我腿好,赚了钱,我们就分家搬出去。”谢知默下定决心后,竟然觉得心情十分轻松。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