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电竞大佬的小仙女

2020-11-19 12:04

第六章

一个鱼丸,陆笃行嚼了半天,觉得味道有些不对,但是味道不错,爽口还有嚼劲,忍不住又夹了一个。

“这是?”

季冬十睁大了圆圆的眼睛,“鱼丸。”

一副打死我也不说实话的样子。

“鱼丸这个味道?”陆笃行挑眉,“说实话。”

“就是,就是……”季冬十食指缠啊缠的,“嗯,我在里面加了,嗯,一点点青菜,我昨天看到你不吃菜,所以……。

事实的比例是2:8,2分鱼肉,8分的青菜。

陆笃行一愣,更多的是震感,从来没有人可以把他如此的放在心上。

“你能吃下去吗?”季冬十问道。

陆笃行用行动证明了。

季冬十一张小脸立刻笑的灿烂,“你在尝尝这个,荷包蛋,里面我有加葱什么的。”

陆笃行嗯了一声,低头认真的吃饭。

一点都没剩。

季冬十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太激动了。

何辛看了一眼张晴。

两人对视,都笑了起来。

陆笃行挑食严重,平时有够他们头疼的,没想到今天栽到一个小姑娘手里了。

“我拿回去洗。”季冬十就要收空盘子什么的,被陆笃行给挡了,“Adam,光吃不收拾?”

“对对队。”王当咽下最后一口饭,冲了过来“弟媳,你放着,哪儿能让你动呢?”

“可是……”

“没事。”陆笃行开口,“他需要我帮他上分。”

季冬十:……

“老大。”陆笃行站了起来,“请两个小时假。”

何辛嗯嗯,“下午不回来都行。”

陆笃行:“……走吧,取电瓶车。”

季冬十没想到他竟然要陪自己一起,“哦,好。”

经过何辛的时候,陆笃行脚步顿了一下,“舅舅,我年龄也不大吧?用得着这么着急吗?”

何辛一副你在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的无辜样。

陆笃行直接被气笑。

刚一出门,陆笃行直接被外面的热浪给掀了回来。

“Adam,给我拿把伞。”

王当找了把伞过来,吐槽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娘了?出门还打伞?”

“废话那么多?”

自己还是要靠他上分的,要是这个月他在韩服的段位在上不去,老大可就要抽他了,所以王当很明智的闭了嘴,用微笑表示一切。

至于伞,当季冬十发现自己的头顶被一片阴影遮挡的时候,这才愣愣的去看男人的侧脸,线条流畅,犹如一幅精致的工笔画。

“太热了。”陆笃行此地无银三百两。

在季冬十满眼兴奋的表情下,陆笃行在心里叹了口气,造孽。

他就是觉得小姑娘白**嫩的,不能被晒黑了。

电瓶车确实是被保安给扣了。

“这里是不允许外卖电瓶车进来的。”保安手里夹着一根烟,“知不知道啊?”

季冬十先摇头,后面又赶紧点头。

“大哥,我知道错了。”

“一句错了就能够?你知不知道我们这边都是些俱乐部之类的?这帮人金贵着呢,万一出点什么事你付得起责吗?”

季冬十:……

我一个电瓶车又没有占用消防通道,他们出了事,我负啥责?

但这会人在屋檐下,也只能乖乖认错,“对不起。”

保安难得有个人让他过嘴瘾,巴巴个不停,各种思想教育,说的唾沫星子乱飞。

等在外面的陆笃行终于不耐烦了。

“好了没?”

季冬十赶紧冲着他摆手,让他别说话,保安大哥眼看快说完了,可千万别火上浇油。

保安大哥在看到陆笃行时一下张大了嘴巴,“S,Sun?”

玩LOL的谁不认识这尊神?去年的德玛西亚总决赛上,一手剑魔让世界知道了ZS,知道了Sun。

今年的的春季赛更是贡献了不少的精彩操作,在加上长相出众,出道短短一年,却已经是ZPL赛区的活广告。

保安在毫无防备的情况就见到了男神,激动之心可想而知。

“我,我很喜欢你,Sun,能签个名吗?”

外面热的烦躁,一进来又看到小姑娘被训的低着头可怜兮兮的,没骂人已经是上帝保佑了,还想要签名?

“我们能走了吧?”陆笃行冷冷的看着保安。

“能,能,”

陆笃行一把拉过季冬十就往外走。

*

“你,你生气了?”季冬十一边推着电瓶车,一边偷偷的打量他。

陆笃行不想在吓到她,语气尽量平和,“没有。”

“骗人。”季冬十小声嘟囔道。

陆笃行没听清,“什么?”

季冬十突然踮起脚尖伸手摸了一下陆笃行的脖子,“你这里青筋都能看到,怎么没有生气?”

陆笃行如触电般往后一退,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软乎乎的,跟棉花糖一样。

“别乱动。”

季冬十动作也有些僵硬,乖乖的哦了一声。

陆笃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抓着人家的手,轻咳了一下,松开了。

“我回去训练了。”

“那……”季冬十想说再见,又舍不得。

陆笃行转身就走。

“哎。”季冬十喊了他一声,“Sun……”

“什么事?”

季冬十脑筋飞速的转着,希望找个借口,“嗯,对,那什么,你让Curtain在微信收一下我的转账。”

“谁?Curtain?”

季冬十点头:“对,那天他不是给我票了吗?我就加了他微信,给他转了票钱。”

陆笃行意味不明的哼了一声。

*

何辛觉得陆笃行这两天很奇怪,只要跟自己切磋,一点都不留情,更别说训练赛时自己不死他不上。

眼看着自己在一次被对方的抓死,何辛在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

“Sun,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蹲在那里不上?”

陆笃行动了动脖子,“没看到。”

何辛:……

两个眼在哪儿放着,没看到?

不等他在说话,陆笃行已经一个闪现上去了,天神下凡一般,Q直接拉住两人,顷刻之间拿了一个双杀。

何辛:……这要不是故意的谁信啊?

晚上训练结束后,陆笃行上楼前凉凉的瞟了一眼何辛,“有人让你把钱收了。”

当事人何辛:“啥?什么钱?”

陆笃行没搭理他。

午夜梦回之际,估计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何辛从梦中惊醒,终于反应过来路笃行说的是什么……

这死小孩,何辛气的磨牙,怎么这么别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