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农门商女:娇妻有点田

2020-11-19 18:05

第十八章偷窃

三两银子,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笔巨款,省着些花能用上好几个月。

王宝姝最不乐意被人看低,二话不说,拿出碎银两拍在了柜台上,“给我把靴子取下来!”

“姑娘阔气,我这就给您拿来。”老板有钱可赚,立马笑的一脸谄媚。

陆青行看着那三两碎银,冷声提醒道:“他在对你用激将法。”

“我知道。”就算是激将法也无所谓,她相信凭着自己的本事,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把银子赚回来,“对了,你脚尺寸多少?”

“你是买给我的?”从前王宝姝有什么好东西都会送到章大春手里,他还以为这双靴子也是要送去章家的。

“废话,你是我男人,不给你给谁。”

虽然她和这个名义上的‘丈夫’并没有任何感情基础,但毕竟担了个夫妻名分,于情于理都该对他好点。

这句‘我的男人’,让陆青行心头浮现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我并不缺靴子穿,家里已经有好几双了。”

“那些鞋底子都快磨坏了,你平常得干活,**的好点怎么行。”

说话间,老板已经将靴子递到了王宝姝面前,“您瞧瞧,这穿上以后保证双脚一点都不会冷,一个月内出问题还能拿来免费缝补。”

“嗤,售后服务倒是不错。”她接过靴子,随手塞进了身旁男人怀里,“喏,现在是你的了,咱们回去吧。”

“嗯。”

从赶回村子时已经快傍晚,云霞映的半边天都红艳艳的,很是好看。

两人一到村口,几个长舌妇人立马扯开嗓子喊道:“宝姝啊,又去镇子上了?”

王宝姝不想搭理她们,可村子就这么点地方,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不能弄的太僵。

“嗯,跟着青行出去跑了一圈,有什么事么?”

“你还不知道么?二狗下午偷了东西,被吊了起来,村长说要狠狠责罚,以免败坏了村子里的风气。”

“什么?!”二狗从前最多厚着脸皮讨要吃的,从来没有偷过谁家的东西,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婶子,不会是有什么误会吧?”

妇人口沫横飞道:“人赃并获抓了个正着,不可能是误会。”

“宝姝啊,听说你找了他帮忙干活?哎哟,可赶紧换个人吧,小心家里也被偷了。”另一位妇人好心的劝了一句。

“他人在哪?”

“在祠堂。”

“知道了。”王宝姝不信王二狗会做出那种事,转身往祠堂跑了过去,陆青行什么都没问,加快步伐跟在了她身后。

两人赶到时,王二狗已经被绳子绑住了双腿,高高倒挂在祠堂一根柱子上,他不停地挣扎着,脸涨成了青紫色。

“我没偷东西,你们凭什么污蔑我!”

“呸!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过去大家看你可怜,总是会施舍一些吃的,可你倒好,不懂得感激也就罢了,还做出这种偷鸡摸狗的下作事来!”

说话的是潘志,早年丧妻,儿子十三岁就中了秀才。

在这种贫瘠落后的地方,能考个功名出来是很了不得的事,他整日里吹嘘,说儿子有辅佐将相之才,早晚能到皇帝跟前领个差事。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儿子始终还是秀才,没有半点长进。

有几个来看热闹的不清楚来龙去脉,扬声问道:“潘志,王二狗到底偷了你什么东西?”

“哼,他偷了我死去妻子的簪子。”

“不会吧,他一个大男人,偷簪子做什么?”有人提出了质疑。

“你们不相信?”潘志从怀里把那根木簪拿了出来,“大家看看,就是这根簪子,从他身上搜刮出来的。”

王宝姝在一旁看了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还以为是什么贵重东西,原来只是个木簪,此物做工粗糙,样式一般,撑死了就值两文钱。

王二狗前些天刚从她这领了一两银子,怎么可能去偷这个?

“这簪子是我从集市上买的,不是从你那偷的,快还给我!”王二狗情绪激动的挥动着双手,面上青筋爆出,眼睛因为倒悬太久充满了血,样子看起来有些狰狞。

“笑话,你穷的连饭都吃不上了,哪还有银子去集市上买簪子?”潘志一口咬定了他偷窃,不管他说什么,总是能找到理由反驳。

“我的银子是宝姝姐给的,那是**活的工钱!”

“好,就算你赚了银子,可为什么要买木簪,是打算送给谁的?”

王二狗被问住了,气急败坏的吼道:“我凭什么告诉你!”

“看你那德行,一副晦气样。”潘志鄙夷的将簪子塞回了怀里,“这根木簪和我亡妻生前佩戴的一模一样,肯定是你偷的。村长,人已经被绑了,按照我们村子的规矩,是不是该打二十鞭子作为教训?”

“没错,是要罚的。”王勇一向将规矩和礼法看的很重,王二狗虽然身世凄惨,可他怎么都不应该偷窃旁人的东西,这顿打是逃不过了。

他恭恭敬敬的进入祖祠,先磕了三个响头,随后拿起了用来惩戒人的长鞭。

“这是老祖宗留下的,从我当上村长以后,还从来没有被拿出来过,今天打王二狗也算给各位作为警示,以后谁也不能做出这种败坏村子名声的事来!”

“村长说的是!”潘志带头附和着。

“嗯,潘志啊,王二狗偷的是你家的东西,所以就由你来责罚吧。”

“好嘞!”他红光满面的接过鞭子,得意的走到了被吊着的王二狗面前,“怎么样,现在知道错了么?”

“没偷就是没偷,别说打鞭子,就算要砍脑袋我也不会承认!”王二狗是个有骨气的,到这种地步都不肯服软认罪。

潘志朝他脸上啐了一口,“不知好歹,看我怎么教训你!”

他用了吃奶的劲扬起鞭子,正要打到王二狗身上,胳膊却被一把捏住。

“哎哟!”潘志疼的喊了一声,恼怒的瞪着攥着他手臂的男人,“陆青行,你发什么疯,快放开我!”

“潘叔,集市上一模一样的簪子多了去了,你怎么就确定王二狗那根一定是偷的你亡妻的?”

嘈杂的议论声中,王宝姝大步走到了所有人面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