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晚明第一权臣免费章节抢先阅读

2020-11-20 06:00

晚明第一权臣

推荐指数:10分

精选热书《晚明第一权臣》由著名作者老马饭否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范进元宝,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明朝末年,万历三大征掏空了帝国的根基,后金崛起于北方,倭寇再次进犯,张居正呕心沥血却成空,大明国祚仅余数十年......时间往前倒推一点点,暗流涌动的常山县城,一个名叫“范进”的秀才还魂了,而所有的一切暂时都和他无关,他要面临的,是怎么填饱肚子的问题。。。。。。

《晚明第一权臣》 第四章 夜探 免费试读

门外的夜半来客,也没料到范进竟然没有栓门,用匕首上下划拉了几次,这才确定,心里不禁耻笑到:“果然是个读傻了的书呆子!”

来人不再犹豫,巡街的衙役虽说刚走没多久,可保不齐夜长梦多万一再兜回来,宵禁的时候被抓个正着,就算不是倭寇也会被当成探子,不掉层皮别想从大牢里出来。

老式的木门开关间动静极大,来人是做惯了夜行客的老江湖,这点子事情难不倒他,把匕首咬在嘴里,轻轻的抬起门板,范进家的一侧大门就悄无声息的被打开了,等到身后的两人迈进了门槛,咬住匕首的黑衣人从里面如法炮制的关上了门。

三人绕过照壁,正准备冲着主屋冲去,陡然看见坐在院子里的范进,借着微弱的月光,勉强可以看见范进脸上挂着的冷笑,和手里已经拉满了弦的弓箭,三人被吓得登时呆在了原地,如果不是行走江湖多年,说不得当场就要叫出声来。

四个人僵在原地,三个黑衣人懊恼万分,没料到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阴沟里竟然翻了船,谁能料到这个大家口里的书呆子,竟然早早的准备了弓箭等着他们到来。

“你们把匕首抛出来,慢一点,扔到我的右边!小心点,我手上没多少劲儿,说不定这箭什么时候就射出去了!”范进刻意压低了的声音响了起来,不疾不徐,却充满了力量。

三个黑衣人犹豫了一下,看着范进手里的弓箭在三人身上来回移动,不过十几步左右的距离,就算是个孩童都能射的准,甚至还来得及射第二箭,就算范进来不及射第二箭,可谁也不愿拿自己的命去赌,眼下并不是不共戴天的死结,没必要鱼死网破,范进也是压低了声音,说明事情还有的谈。

带头的黑衣人倒也光棍,仅仅犹豫了一下就把匕首扔了出去,甚至摘下了蒙面的黑巾,拱手低声冲着范进说道:“范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两个手下有样学样的扔掉了匕首,摘掉了面巾,只是仍然警惕的看着范进,身形间甚至隐隐的借着仍匕首的动作,稍稍挡住了带头的黑衣人。

“杜掌柜真是好兴致,深夜探访我家,不知有何贵干啊!”范进却没有放下手里的弓箭,嘴上低声调侃着对方说道。

来人正是赌场的庄家杜掌柜,身前的两名手下,一名正是上午跟踪范进的杂役,此刻正为自己看走了眼懊恼不已,瞪大了眼睛狠狠的盯着范进。

“范先生,明人不说暗话,您今天去我们的赌档,想来也是有意为之吧!否则以您的本领,怎么会让我们摸到这里来?”脸上一道刀疤面目微微狰狞的杜掌柜,说起话来倒是平和,言语间甚至暗暗的给范进带了一顶高帽。

“爽快!杜掌柜快人快语!在下也不藏着掖着,这里是从你那里赢走的银钱,不过少了一顿酒钱,你点一点!”范进飞起一脚,把脚边的布包踢向了杜掌柜。

虽说力道不足,可是准头却是一等一,甚至没等杂役两人反应过来,布包已经到了杜掌柜身前,杜掌柜却也是江湖老手,伸出手来抄住了手里的包袱,并不急着打开,脸上却带上了异样的表情:“没想到范先生还是练家子!未请教师承何处?”

“杜掌柜不用套我的话,我只是练得一脚蹴鞠而已!”范进不为所动,淡淡的答道。

“一脚蹴鞠?这是什么说法?”杜掌柜被范进的话弄得一头雾水,却没料到这却是范进认为的“古人语言”,不过此时顾不得这许多,既然范进不是江湖人,那也没必要叙交情,“这也无妨,范先生引我到此,究竟意欲何为!”

杜掌柜的话一问出口,范进就知道自己闹了个笑话,好在他脸皮厚,黑暗里也看不清他有没有老脸一红,只是依然淡淡的答道:“赢的钱我已经如数归还了,我只是想见一见你背后的东家,谈一桩生意而已!”

这次杜掌柜没有跟着答话,他的背后有人这是谁都能猜到的,只是不知道范进真正的意图是什么,至于他说的生意,一个穷秀才能和自己的东家谈什么生意,本来今天自己就是背着东家私下里出来,想暗地里把范进赢的钱弄回去堵住今早的窟窿,要是让东家知道了自己早上的失手,估计自己也呆不住了。

看见杜掌柜沉吟不语,范进出人意料的放下了手里的弓箭,从身边抓起另一把杌子丢给了对方,在对方诧异的眼神里,依依然的坐了下来。

稍一错愕,杜掌柜回过神来,心底对范进顿时生出了敬佩之心,自己也算是闯荡过江湖,所见之人并不是没有如此大度的,但如范进这般区区文弱书生又能有次胸襟气度的,实属罕见,他心中豪气顿生,忍不住生出结识之心,压低声音发出一阵笑声:“哈哈哈,范先生如此气魄,我再推脱,没得让范先生瞧我不起。”

说罢推开身前两人,矮身坐在了范进的对面,范进脸上依然挂着微笑,看着杜掌柜,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杜掌柜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范先生以诚待我,我自是不会隐瞒,想来范先生也知道我身后的东家是谁,平心而论我在东家那里只算勉强说得上话,不知范先生欲与敝东家商谈何种生意,范先生莫见怪,在下也是做个准备,向东家禀报的时候也有个说头,敝东家的性情,想来范先生也是知道的。”

范进看着杜掌柜诚恳的眼神,再结合这段时间暗地里打听到的杜掌柜东家的性情,确认了杜掌柜说的是真心话,稍一思索,开口说道:“杜掌柜快人快语,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欲与贵东家合营赌坊!”

就算杜掌柜再怎么见惯风浪,也没料到范进说出这句话来,一时间瞠目结舌不知如何接话,范进料他定会有此反应,不待对方答话,继续说道:“现如今虽说《大明律》和《问刑条例》都明令禁赌,可遍地的暗赌坊多如牛毛,常山县城里除了你们,有些势力的至少还有五六家,你们生意只能算是一般,可我有法子能让你们一家独大!”

听了范进的话,杜掌柜沉默了一下,沉声说道:“范先生有以教我!”

“赌坊里如今无非骰盅、掷钱、骨牌之类,少有几家会有双陆、促织,每家都相差无几,拼的就是庄家的手法,恕在下无礼,杜掌柜的手法,呵呵呵”范进笑了起来,却并无揶揄之意。

杜掌柜默然,自家事自己知,早年间自己不过是机缘巧合和一个年老的柜头学过几手,手法上算不得高明,否则今日也不会被范进连赢数局。

好在范进很快继续说道:“不过我有新的玩法,比骰盅之类要有趣的多,而且就算你们东家是官面上的人,可是赌坊还是违禁的吧,按照我的法子来,你们可以打开门来做生意!”

正听到痒处,范进却住了口,杜掌柜心里如猫抓爪挠一般,却知道事情的重要性,这种机密自然是范进的不传之秘,自然是只有见了自己东家才会说。

“是杜某眼拙!在下这就回去,明日向东家禀报,想来东家一定会和范先生见面的!告辞!”杜掌柜嗖的起身,冲着范进一抱拳,行了个江湖人的礼数,虽说范进否认了,可是杜掌柜总觉得范进有江湖的影子。

范进不再托大,也站起身来回了一礼,目送着三人离去,对方甚至帮范进栓好了门。

直到听到对方确实远去,范进这才真正的松下一口气来,虽说那一世各类的谈判经历的无数,可是这一次算是冒着生命危险了,至于杜掌柜说的只为钱而来,范进可是连标点符号都不会信。

“呸!劫财需要三个人带着刀子么!”范进啐了一口,看着脚下对方留下的装钱的袋子,笑容又浮了上来,“有意思,这个老杜,一个小小的县城赌坊掌柜能有这个气度?那我要对大明刮目相看了!”

夜深了,范进也有些乏了,刚把东西收拾好,起夜的小元宝一脑袋撞在了范进身上,一晚上老神在在淡定异常的范进一声闷哼,又不好责怪睡眼惺忪的小元宝,一边叮嘱对方早点睡,一边揉着腰向着自己屋里走去:“我的肾啊!大明朝可没有西医,撞坏了可没地方换去。。。。。。”

今夜该见的人也见了,该说的话也说了,养精蓄锐明早还要起来跑步呢,自己这幅身体啊,还是太弱了,也不知道大明朝有没有武侠小说里高来高去的轻功之类的武林高手,自己做不了一流高手,做个二流高手也行啊!

带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范进睡着了,明天,谁知道又会怎么样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