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特工医妃倾天下

2020-11-20 09:04

然而不过才走了几步,那道清冷的声音又在她的背后响了起来,“慢着,周妈妈就这么走了?”

周妈妈的身子一僵,咽了下口水,转身道:“你……你还想……想干什么!”这一说话,又牵扯到脸上的伤口,一滴滴的血珠子往下滚,痛地她连连抽气。

苏璃月手中的棍子依然一甩一甩得抽着地面,似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不紧不慢地问道:“周妈妈方才是来送饭的?”

又是那股令人倍感压力的气势,加之方才的一番抽打,周妈妈心头已经生出了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惧意,嗫嚅道:“对……对!”

苏璃月往一侧的凳子一坐,慢条斯理地说道:“既是能吃的东西,那周妈妈就吃了吧。”

“什么!你让我去吃那……”周妈妈愤怒地跳了起来,脸上的血又哗啦啦地流了下来,看起来恐怖至极。然而一对上少女的目光,惊惧瞬间将怒意覆盖,哆哆嗦嗦道:“老,老奴吃……”

说完,她立刻趴到地上,像狗一样,将那些混着泥土的残羹冷炙都塞进了嘴里。

苏璃月微微俯身,淡声问道:“好吃吗?”

周妈妈被口中食物的怪味呛的连连作呕,狼狈不堪地磕头求饶:“大,大小姐,饶命啊。”

“知道求饶了?”苏璃月挑了挑眉,冷哼一声,“那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是,是,老奴再也不敢放肆了。”

苏璃月微微点头,嫌弃地挥了挥手,转而看向星儿道:“走吧。”

星儿回过神来,连忙将她扶起,朝连连磕头的周妈妈狠狠瞪了一眼,自觉心中无比痛快,连步子也轻快了许多。

大小姐终归是大小姐,就算是背负了不祥名声,那也是尚书府的大小姐,本就该有这样的气势,怎么能让这些老婆子们骑到头上来!

看着苏璃月往屋里走去,周妈妈眼中充满了恨意。

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这个小**居然敢这么羞辱她,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蓦地,苏璃月的脚步一顿,转过身直直朝她看过来,一双清澈的眸子似是将她的心思看透了一般,冷声道:“周妈妈,别让我失望,否则……”

周妈妈被她看得毛骨悚然,不禁打了个寒颤,身体一下子就软了下去!不过一个眼神而已,却让她感受到了这辈子都不敢忘记的杀意!

……

到底是吃了教训,不久后周妈妈就派人将新鲜可口的饭菜,连带着当季的新衣裳一道送过来。

苏璃月夹了一口菜,慢慢咀嚼着。

身为特工军医,她曾经受过十分严苛的训练,其中一项,就是对有毒物质的鉴定,古代的毒药不外那几种,稍稍尝试便能确认。

算周妈妈识时务,没有蠢到下毒。

她挑挑右眉,便朝星儿说道:“今日你护主有功,赏你一起用膳。”

星儿激动地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满是欢喜,“小姐,你这些年被周妈妈欺凌成那样,却既不埋怨也不反抗。如今,总算是想明白了。”

苏璃月握着勺子慢慢搅着银耳羹,眸光坚定地说道:“放心,从今日起,你我再不是鱼肉。”

现在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

苏璃月一面用膳,一面在心中暗自筹划。

算算时间,快要十四岁了,原主就是十四岁生日过了不久,被接回了尚书府,进而开始噩梦般的人生。

她想要保护好自己,想要复仇,就需要牵涉到许多东西,最为首要的,就是财物。

只是现如今,她被困在这里多年,尚书府给的一些月钱,都被周妈妈等人私吞了,委实摸不出一个铜板。

亲生父亲那边自是没什么指望,如今便只能仰仗外祖父了……

苏璃月的目光下意识落到自己的手上,她之前悄悄试了试,尽管换了一副身躯,手脚功夫倒是还在。虽然不能靠武力报仇,却是可以凭借这副身手为自己博上一搏。

首要的,就是出了这宅子。

想到原身被困在后宅一辈子,一直想要出外见识,却至死都没有机会,全当顺便帮她完成这个小小的心愿。

“你能弄得到男装么?”苏璃月往外看了看,缓缓开口问道。

星儿习惯性地回答,“先前有小厮赎身后,留了几套,周妈妈说不能浪费,让我缝补一下继续用,倒是还未交出去。”

说到这里,她愣了一下,带上了几分吃惊,“小姐,您这是要……出去?”

“你去拿出来。”苏璃月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起身关了门,一面开始脱衣裳,一面吩咐,“一会你把饭菜端出去,就说我要休息,不得打扰。然后等回来后便穿着我这一身躺到床上去。”

星儿张了张口,还想再问,可是看到她冰冷的目光,便不敢再出声,乖乖照着她说的取出了衣服。

虽然今日的大小姐有些冰冷的吓人,可是这样的变化,也让她很开心。这个世道,总是人善被人欺,大小姐只有真的强硬起来,别人才再不敢像从前那般欺负她们!

苏璃月安排妥当,便顺着星儿指的方向离开了老宅。

一出了巷子,北国的繁华就扑面而来,满大街的叫卖声和熙熙攘攘的人群无不昭示着北国此刻的强盛。

只是苏璃月却很清楚,此时的朝堂可不像面上的这般安稳和平。

当今陛下年事已高,膝下皇子又多,故而党派纷争不断,朝局动荡不安。

经过几年的争斗,如今渐渐分为两派。

一派是太子党,拥护者以皇后长兄——当朝宋太师为首,同时他也是宋亦霖的父亲。

另一派则以诸葛将军为首,拥护的是三皇子夜北宸,他虽非皇后所出,但母妃在世时曾是陛下最为宠爱的妃子,故而年纪轻轻便被封为了亲王,是太子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至于她的外祖父夏翰明,现今还是中立的态度,不过不久后便会选择辅佐夜北宸。可惜最后却因为她被宋亦霖利用,致使宸王夺嫡失败,两人同时因败而死。

据说,太子性情暴虐,若真当上皇帝,北国的百姓恐怕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了。

至于宸王,苏璃月前世虽身居闺中,却也耳闻过他的贤名。但更多的是听说他俊美至极,是整个北国贵女心之所系的郎君之选,只不过她当时满心都是宋亦霖,并未在意。

现今仔细想想,外祖父所选之人,必然有其所长。若她想替原主复仇,就必须要扳倒太子一派,如此倒是可以试试与宸王合作一番。

只是如何取得宸王信任,却是难题,毕竟他们上辈子从未有过交集,苏璃月唯一一次见到宸王,还是在皇后寿宴,却也不过是她远远地看上了那么一眼。

当时宸王匆匆而来,被众人挤兑了一番,却依然神色平静,让人挑不出半分错来。这倒是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算了,先不想那么多了,毕竟眼下她还要更重要的事情。

苏璃月揉揉额角,脚下的步子又加快了些。

记忆虽然有些模糊,但苏璃月还是成功地找到了丞相府。她在围墙外绕了一圈,才寻到僻静处利索地翻墙而入。

此处旧主亦是只来过几回,加之记忆较为久远模糊,是以苏璃月一时间竟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去。她环顾一番,正欲离开,却听得后面传来一名家丁的厉喝,“谁在那里,出来!”

苏璃月并不慌张,慢条斯理地走了出来,“我来此处寻找丞相大人,阁下可否替我通传一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