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宗政天关墨雪哪里可以看 宗政天关墨雪第四章

2020-11-20 21:00

宗主的倒插门日常

推荐指数:10分

宗政天关墨雪是著名作者暴打柠檬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咱们接着往下看九州第一宗门宗主——宗政天!化神之际被害魂飞魄散!神识落入凡人李帆体内!昔日威风凛凛九州宗主,竟然成了不受待见的上门女婿?水龙头?没见过,拔了!煤气灶?没见过,砸了!所以,当倒插门女婿很难吗?丈母娘一个鞋底板过来:你个龟孙儿!

《宗主的倒插门日常》 第四章 教你做人 免费试读

李帆前脚刚踏进家门,下一秒林雅琴的鞋地就直直朝着他飞来。

双指一夹,稳在双眼面前,轻松往地上一扔,气场决绝。

“妈,你这是干什么?”

关墨雪没理会李帆这爽利的动作,将鞋子踢到一边走向客厅。

“我迟早要被这个窝囊废气死!你小姨的女婿又买房了!再看看我们家这位,说窝囊废都算抬举他!”

宗政天被讥讽的满是怒意,又一次想要毁掉这群肉体凡胎。

“人家买房就买房呗,我们又不是没有房住。”关墨雪安抚了林雅琴几句。

关栋梁也出马解围,“妈,以后儿子给你买,你别气坏了身子不值当。”

林雅琴将请柬往茶几上一拍,“乔迁新居的请柬都送来了,特意写的恭请全家!”

林雅琴高耸处起起伏伏,她这个妹妹从小就爱跟她攀比。

林雅琴样样都在妹妹之上,唯独找的女婿输了人家一大截。

人家的女婿是乘龙快婿,她家的女婿却是个好吃懒一无所长的窝囊废。

越想越气,她直接摔门绝食***这份憋屈。

第二天,全家盛装准备出席乔迁宴会。

关栋梁怕李帆在亲友面前出洋相,于是劝他说:“姐夫,你就在家待着等我们回来,省得看人脸色。”

宗政天挑了挑眉,这个世界除了关墨雪和林雅琴这俩泼妇,还有人敢给他脸色看?

就在这时,关墨雪拿着一套新西装走进来,塞到李帆手上:“把这个换上,到地方别给我丢人现眼。”

“哟,高级定制嘿!”关栋梁眼睛识货,跟在关墨雪身后献媚,“姐,啥时候也给我买一套呗!”

宗政天打量着这套深绿色西装,他生平最讨厌的颜色就是绿色。

可一想到关墨雪那冷眸......

宗政天深吸了一口气,得赶紧聚集灵气离开这个鬼地方不可。

人靠衣裳马靠鞍,李帆一进包厢顿时让那些亲戚看直了眼。

人还是那个人,气场却完全不同,威风凛凛不怒自威,不看正脸还以为是什么权贵名流。

定睛一看确定是李帆,小姨带头嗤笑出声:“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贵公子呢?没想到是他呀!”

林雅琴心里咯噔一下,面上还要装作淡定,“恭喜侄女婿你乔迁新居,步步高升啊!”

刘松拨了拨胸前的领带,挺起便便大肚,也不起身只颔首,“借姑妈吉言。”

这个刘松向来把眼睛按在头顶上,仗着自己在景泰市最大的房地产隆兴公司采购部门主管就不把一般人放在眼里。

在座的亲戚都巴结他,因为他这个职位油水多,利润大,他要是赏个单子能吃上一年。

“刘松就是厉害,这是第三套房了吧?”

“你记错了,是第四套!一年盘下两套房真有能耐!”

“松哥以后还要靠你多照顾啊!”

众人一边说说笑笑一边认真地拍着刘松的马屁。

“各位放心,只要我刘松在隆兴一天,就不会忘记照顾大家伙儿的!”

刘松的嘴角都快咧到耳后,两颗大金牙分外扎眼。

“表姐——”刘松突然唤了关墨雪一句,眼里带着欣赏。

刘松从第一次见到关墨雪就被她的美貌折服,甚至怨恨自己怎么没有早一点认识她,她可比自己老婆漂亮多了。

一想到这么漂亮的关墨雪被李帆这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给占有了,就心有不甘。

逮着机会就要让李帆在众人面前出丑,这次也不例外。

刘松笑了笑,说:“表姐夫失业挺久了吧?我们部门正好还缺个保洁,平时就搬搬货打扫打扫卫生,我看表姐夫做这个正合适!”

关墨雪和林雅琴母女俩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奈何人家是好心,也不好反驳。

李帆心思完全不在饭桌上,甚至连刘松说了什么都没听进去。

他的注意力都落在刘松手边上那两颗古核桃上面,那是一对三棱鹰嘴核桃,纹路细致,光泽如玉,上等的古玩珍品。

这边关墨雪压下羞愤,强颜欢笑婉谢,“你的好意心领了,他这阵子身体不太舒服,要在家休养一段时间。”

这时一个长辈就阴阳怪气地了一句,“这男人软饭吃久了可会上瘾,小心窝窝囊囊一辈子就过去了!”

大伙哄笑一堂,刘松也露出大金牙笑得前俯后仰。

关栋梁埋头苦吃,还给李帆夹了一块东坡肉,“姐夫,来吃块肉补补脑,这味道绝了!”

关栋梁皮糙肉厚,一到这种场合他就跟李帆惺惺相惜,一个是败家子,一个是窝囊废凑一块了。

所以任耳明针暗贬冷嘲热讽,都当作耳旁风,全当没听见。

怎么着也得把这随礼的钱吃回来不可。

宗政天盯着碗里那块四方四正的光泽诱人的东坡肉,眼底全是鄙夷。

这时,豪华包厢外争吵窸窣的声音越来越大,吵得让人没法忽视的地步。

刘松自作主张起了身,“这谁啊?这么没素质!”说着打开了包厢门。

“能不能安静点?影响我们吃饭了知道吗?”

当着这么多亲朋戚友的面,刘松下意识地装腔作势,果不其然亲戚们频频点头,自豪无比。

这有能力的人就是不一样,说话做事都挺直了腰杆儿,有面儿!

没过一会儿,却听见刘松的语气变了样,“赵......赵总是您啊!”

刘松口中的赵总不是别人,正是隆兴房地产的少当家赵鹏程,董事长独子,人称赵二少。

刚收拾完一个自称风水大师的赵鹏程瞥了刘松一眼,“你丫谁啊?老子认识你吗?”

好大的口气!

亲友们好奇地探头往外望去,就看见刘松此时老实得跟小鸡仔一样,哈腰低头无比恭敬,“赵总,我是咱们公司的采购部主管刘——”

不等刘松的话说完,赵鹏程就打断了他的话,“刘你妈呢,滚开别挡道。”

包厢里的人跟着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人也太不给刘松面子了!

赵鹏程转身,紧走两步突然又顿住了脚。

他缓缓转过头来,视线往包厢里扫了一圈,顿时眼前一亮,跨着大步走了进去。

“李哥?真是你啊李哥!我还以为我看走眼了!”赵鹏程兴奋地冲到李帆面前,活像粉丝见到爱豆。

这边李帆还无动于衷,刘松屁颠屁颠地跟了进来,当着赵二少的面推了李帆一把,“起开,给赵总让座!”

赵鹏程见状,反手就给了刘松一巴掌,“混账玩意!敢对我李哥不敬!”

刘松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当着亲朋好友的面大气都不敢出。

赵鹏程一门心思放在李帆身上,一脸讨好:“李哥,您真神了!我按照您说的当着那个王八蛋的面烧了那玩意,他当场中风四肢抽搐吐血了!”

关栋梁闻言,差点没被刚送进嘴里的那块东坡肉给噎死,咳得面红耳赤,不可置信地问道:“真的假的?”

赵鹏程挑眉得意道:“当然是真的!李哥说的还能有假?”

关栋梁直接脸色煞白,看来这傻子身体里的东西,道行有点深啊......

赵鹏程虔诚地握住关栋梁的手,诚心诚意道:“李哥,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赵二少的大哥了!真的!”

宗政天森冷地瞥了赵鹏程一眼,缓缓地将手抽了出来:“你不够资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