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大佬宠妻上瘾

2020-11-20 21:04

男人的五官俊美深邃,

一袭笔挺的高定西装裹着颀长的身段,散发着一股沉稳尊贵的气质。

果然,她的弈宸哥哥,无论在哪里,都是最耀眼的那个人。

时羽心正高兴着,本想走过去和凌弈宸打招呼时,

谁知,一个光鲜亮丽的女人捷足先登了。

她仓促地停下脚步,只能遥遥而望。

隔着人来人往,时羽心一直默默地注视着应接不暇的凌弈宸。

他高贵优雅,卓尔不凡。

只是一眼,就能让在场的很多千金名媛为他沦陷。

所以,他的身边,不乏一些主动过去献殷勤的女人。

时羽心全都看在眼里,心里头的感觉是又酸又甜。

甜的是,她觉得弈宸哥哥受欢迎是好事。

酸的是,那些女人离她的弈宸哥哥太近了,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

直到晚宴结束,她也没机会跟凌弈宸说上一句话……

时羽心悻悻地和李悠然一起回了酒店。

李悠然嫌弃自己房间的阳台夜景不好,正跟前台吵着要换房间时,

时羽心主动提出跟她交换房间,这才让李悠然安分下来。

换了房间后,时羽心拿衣服准备洗澡时,才发现自己没有带毛巾。

因为不习惯用酒店里的毛巾,于是她出了门,打算去楼下的便利店买一条新的回来。

“叮”地一声,电梯门开了。

时羽心没料到自己会与凌弈宸不期而遇。

“弈宸哥哥!”她漂亮的脸蛋上是遮掩不住的惊喜。

面前只见凌弈宸两眼迷离,俊脸上染了一层淡淡的红霞,耳根子也泛着红润。

“你怎么一个人?周助理他人哪去……”时羽心惊喜之余,有些好奇地接着问。

凌弈宸踉跄着身子,走进来后,

突然,他一头栽倒在了她的身上,打断了她的问话。

时羽心连忙抱住凌弈宸的身子,一身的酒气也扑鼻而来。

弈宸哥哥以前喝酒从来不醉的,可今天怎么就喝醉了?

算了,还是先把他弄回房间好了。

时羽心将凌弈宸的手臂绕过自己的肩头,

然后,她搀扶着他坐电梯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时羽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凌弈宸带到床边。

结果,她都未来得及脱替他脱鞋,

他便搂着她的腰肢,转了个身,反而将她压倒在了大床上。

“心儿,是你吗?”

他忽而低头抵着她的额际,

黑眸像是染上了一层薄薄的迷雾,视野迷离。

鼻息里全是他身上那一丝混合着酒精味道的柑苔果清香,好闻到令她迷醉。

时羽心微微一笑:“当然是我呀!”

“心儿、心儿、心儿……”

一声又一声,他好像怎么唤都不够一样。

“嗯,我在。”

时羽心看着脸色绯红的凌弈宸,有些忍俊不禁,

“弈宸哥哥,你这是在跟我发酒疯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弈宸哥哥发酒疯的样子呐!”

“心儿,真的是你吗?”凌弈宸答非所问。

“真的是我啦!”时羽心嘴角微扬。

感受着来自凌弈宸身上的重量,

她又像往常一样,一边推着他的胸膛,一边娇嗔,“弈宸哥哥你好重,快起开!”

“如果,我说不呢?”忽然,凌弈宸语气变冷,霸道得不容置喙。

时羽心身心一怔。

下一秒,凌弈宸却在她毫无防备之际,滚烫的唇瓣瞬间吸住了她的双唇。

酒精与柑苔果的气味,随着他的吻,肆无忌惮地在她的鼻息与唇齿间窜动。

时羽心猛地一阵晕眩。

凌弈宸那火热的唇舌灼烧着她的檀口,甚至无礼又霸道地长驱直入。

一点也不像平日里,对她温柔体贴的弈宸哥哥。

空气里燃烧着烈火般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四年前那晚不幸的遭遇,再次在她脑海里浮现。

时羽心的身子,经不住地隐隐发起抖来。

凌弈宸喑哑的嗓音带着霸道,亦醉亦醒,在她耳畔震撼:“心儿……做我凌弈宸的女人!”

言语间,他结实的臂膀紧紧地贴着她的肌肤,大手往她裙摆下腿根内侧探去。

不、不可以!

时羽心骤然回神。

慌乱间,她的挣扎,不小心拽掉了凌弈宸衣袖上的黑钻袖扣。

而凌弈宸趁机而入,吻越来越深,手下的动作也欲罢不能。

她用力推着他,捶打着他,

可这些动作,于一个男人而言,犹如羽毛般掠过,压根就撼动不了他。

此刻,凌弈宸的另一只手上来,直接捉住了时羽心的双腕。

他用力地将她的双手,按向她的头顶,

唇瓣微离之际,他不容置喙地低吼:“心儿,如果你再反抗,我会狠狠地要了你!”

一股邪肆的霸道气息,在凌弈宸身上散开。

时羽心身心一怔,不敢再乱动了,

只是,她那娇弱的身子却抖得越发的厉害。

“弈宸哥哥……你清醒一点……求你……不要碰我……好不好?”

她难受地哀求着,带着哭腔的嗓音已经嘶哑。

四年前那不堪入目的回忆,

就像成千上万只虫蚁,在撕咬着她的心脏,令她痛不欲生。

凌弈宸却充耳不闻,猛地低头压下,唇瓣再次堵住她求饶的声音。

他甚至不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

那炙热的柔软入侵到她的檀口之中,汲取着他想要的芬芳。

布帛撕裂声,在房间里突兀的响起。

两人的衣物纷纷落下。

不一会儿,凌弈宸那滚烫而健硕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她光洁的身子,让她喘不过气来。

他一阵凌乱的狼吻,侵占她每一寸如凝脂般的肌肤,不放过任何一处柔软。

突然,腹部传来一阵绞痛,一股热流冲了出去。

时羽心潸然泪下,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她来例假了……

“弈宸哥哥,我肚子痛……你放开我,好不好?”

她再次哭着求饶,脸上的痛苦加深。

那枚黑钻袖扣从她手中滑落,滚入柜脚。

或许是她的哭声奏效了,

凌弈宸只是在她身上吻了许久,却没有真正地做到最后一步。

他趴在她身上,大手像是秉着往常习惯性的本能,替她揉起了肚子。

凌弈宸揉了许久,

慢慢的,手下的动作停止,没有了任何动静。

时羽心轻轻地推开他,起身去了浴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