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春暖日迟迟

2020-11-21 12:05

傅暖从老太爷的青山院出来时不过巳时。到了东跨院门口后,傅暖先让傅青回去了。接着慢悠悠的在东跨院的路上晃悠,路过东跨院用来会客的仲春堂时,却见门外站了两个没见过的婆子。

傅暖想着,大概是庄子上的人来向杨氏回话,便也没有在意准备回自己的院子。路过时,却突然被里面冲出两个萝卜头一左一右的拽住了两只手臂。

“是我先看到表姐的,你给我放开!”傅暖左手边的纪昭昭抢先出手,一把将纪从逍的手从傅暖的右胳膊上扒拉了下去。

纪从逍怎么可能认输,立刻重新抓上去,还得寸进尺伸出手,将傅暖的半个身子环在怀里:“你才给我放手,说了多少遍了,这是表妹,才不是什么表姐呢!!!”

这两个人,又来了!傅暖忍住扶额的冲动,将两人抓住的手都拿了下去。又一手一个拉住两人,牵着两人走进了仲春堂。

果不其然,花厅里,杨氏正在与一年轻妇人交谈。那妇人见傅暖一手一个将自家两个小魔星牵了进来,脸上不由得露出笑意,冲她招手道:“暖暖回来了,快过来给姨母瞧瞧。”

傅暖放开手上的两人,走到自己的那妇人面前,还没行礼,便被妇人温柔的揽进怀里。

是了,傅暖面前这妇人打扮的正是杨氏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在杨氏出嫁五年后嫁入镇国公府的小杨氏。也是如今的镇国公夫人,双胞胎俩的生母。

傅暖四岁时,曾与母亲一道上镇国公府串门。就在当时遇到了这对与自己同年同日出生的双胞胎兄妹俩。大人们瞧着三个小孩子年纪相仿,便让几个丫鬟跟着,由着三个小豆丁自己去玩耍了。

可谁知没过多久,跟着三个小主子的丫鬟便急急忙忙地跑到姐妹俩面前禀告,说是几个孩子打起来了。

小杨氏最是了解自己家俩孩子的,小儿子那是最调皮的主,女儿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所以一听到这消息,便开始给姐姐赔罪。杨氏自然不好怪罪妹妹的两个孩子,只是颇有些担心自己的暖暖一个人会不会被龙凤胎给欺负了,一脸的忧心忡忡。

等两人带着身边伺候的人赶到先现场时,却见到那个在他们猜想里应该被欺负的人,正将龙凤胎里的男孩骑在**下,一拳一拳的打在身上。而纪昭昭倒是没挨打,却愣愣地站在一旁,一身衣裙也是脏兮兮的。

因为是冬天,两个四岁的小包子都穿的圆滚滚的,此时扭在一起,倒像是两只某种大型皮毛动物的幼崽在一起打闹,无端多了几分滑稽和可爱。只傅暖的碎碎念有些破坏氛围,两人仔细去听,只听得傅暖嘴里嘟囔着:“叫你欺负我,叫你欺负我……”说一句便打上一拳头。

姐妹俩听到这话,才往傅暖的身上看去。乍一看倒是看不出那儿被打了,只是一张脸上被糊了一层厚厚的黄泥,过了这半天,脸上的泥巴已经半干,活像只泥猴子。

杨氏姐妹二人见此情况突然有些反应不过来。待两人回过神来,赶忙令呆在一旁的丫鬟将两人分开。之后,分别将自己的孩子拉到身前查看。

杨氏看傅暖除了身上脏了点,倒是没有受其他的伤,不由放下心来。看着面前因为打架被抓包而一脸心虚的傅暖,不免觉得好笑。接着便拉过女儿,朝着一边还在被自己娘亲检查的另一只包子走过去。

纪从逍这边,情况却是比傅暖惨烈的多。虽然身上干净的多,但是一张脸上遍布红痕,有些是打架时被傅暖揍的,还有些是趴在地上时被地面蹭的。此时一张脸青青紫紫的,甚至有些地方还肿了起来,便是杨氏,在看到这张脸时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只是小杨氏是个通透的。自家的小儿子是个什么性子她是再清楚不过,便是人好端端的坐在那里,他也是要去闹你一下的。若是你顺了他的心意倒还好,若是没有,那便是捅了马蜂窝一般,不让他出了气是绝对不会轻轻放过的。尤其是她对傅暖这个小侄女还是很了解的,从小就乖巧伶俐,断不会轻易去闹事。如此,必然是小儿子想去闹人家,却没得逞,于是就和人家一个小女孩打了起来。

果然知子莫若母,小杨氏虽没见着全程,却将整件事猜的八九不离十了。木着脸听了一旁伺候的丫鬟们的描述,小杨氏心里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天哪,我儿子怎么这么讨人嫌?”而是“天哪,我猜的果然没错!”。只能说,历来出良将的杨国公府对子女们的培养显然朝着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着并且一去不复返了。

了解了前因后果,杨氏也不再为傅暖将纪从逍打地鼻青脸肿而觉得抱歉了。甚至在心里隐隐觉得,嗯,我杨国公府的女孩子,本就该如此。

原来,表兄妹三人原本是在花园里各玩各的。纪从逍不知怎的,突然举着一坨泥巴糊到了傅暖的脸上。傅暖毕竟是个二十岁的大人了,自然不会跟他一个四岁的小孩子计较,便准备自己拿了帕子擦擦脸。谁知那纪从逍还不满足,一把夺了傅暖准备用来擦脸的手绢,对此尤嫌不够,还两手一推,将傅暖推进了一旁为了玩泥巴特意浇了水的泥坑里。纪昭昭倒是没参与两人的斗争,只是站在战场边缘,身上不免被溅上了几点泥点子。

小杨氏听到这儿,狠狠地剜了一眼不知为何低着头的纪从逍,觉得这小儿子的确欠收拾。另一边,一脸心疼地揽过已经换了一身衣裳的傅暖,给杨氏赔罪。而杨氏见傅暖并没受什么伤,自然不会将两个小孩子的打闹放在心上。只是看到纪从逍那一脸的青紫,不由有些担心妹夫镇国公看到这张脸后会不会发怒。

小杨氏见姐姐一脸担忧,自然懂得姐姐的顾虑。姐夫只是个没有实权的礼部侍郎,自家夫君想要给姐夫使点绊子自然容易不过。可这事实在是一点也怪不到傅暖身上,便是真论起来,也只有纪从逍给傅暖赔罪的理。何况,自家公公和爷爷都出身军营,向来欣赏身手好的人。被两人知道小儿子连个小女娃都打不过,怕是只有挨罚的份。

不过,令她惊讶的是,从小被宠的作天作地的小儿子全程一直低着头。在听完丫鬟的叙述后,突然抬起头想要说些什么,只不过被自己一瞪,又重新低下了头去。这做派倒是像一般做错了事的小孩,却绝不是小儿子一贯的作风。只是小杨氏此时也无暇顾及,只打算等送走了姐姐之后再处置这个无法无天的。

傅暖此时窝在小杨氏的怀里,听姐妹两人又聊起四岁那年的事,不由一脸黑线。

后来小杨氏如何处置的纪从逍外人自然不得而知,不过自从去年春自己病愈后再见到纪从逍,这小子虽还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却再没有对自己动过粗,反而对自己有些小心翼翼的,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傅暖将他这样的转变定义为被收拾过懂得收敛了,自然愿意不计前嫌与他一起玩耍了。

至于纪昭昭――傅暖看向自己左手边一脸崇拜的小女娃,想必是常被自己哥哥欺负,见到有除了爷爷和爹爹以外的人可以收拾哥哥,难免有些兴奋。

加之后来又亲眼见识了哥哥是如何被爷爷和爹爹混合双打的,自然对身不在此处却余威犹存的傅暖极大的敬佩。后来又见了哥哥每次见到傅暖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便自然而然地发展成了傅暖的脑残粉。甚至生生扭曲了傅暖出生的时辰,将原本的小表妹变成了如今的小表姐。

杨氏姐妹见龙凤胎二人都眼巴巴地瞧着小杨氏怀里的傅暖,尤其是纪从逍,简直是个不记打的。相视一笑后,便叫丫鬟带着几人去傅暖的小院子玩,小杨氏还特意叮嘱了句让纪从逍别再欺负人。

纪从逍撇撇嘴,谁会欺负她啊,病秧子一个。只是脚下却不停,跟着傅暖纪昭昭二人一同去了傅暖的梨花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