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顶配老公不太乖喻轻轻傅锦楼免费章节试读

2021-01-04 12:00

顶配老公不太乖

推荐指数:10分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顶配老公不太乖》的小说,这本书是大神作者葛覃非茗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小说的免费章节内容:可是还不等傅老夫人回忆起来,傅锦楼的脸上又充满了忧虑,仿佛平时真的不爱吃药。喻轻哼了一声,算是接了这份不算任务的工作。

《顶配老公不太乖》 第2章 夏小姐又没给我看 免费试读

因为林璐妮引发的闹剧,加上喻轻轻在网上流传的丑照事件,剧组导演决定先给她两天假,让她平稳心情。

喻轻轻坐在医院床上,目光怔怔地望着窗外发呆。

晚上要回傅锦楼家……

其实傅家不像电视剧里的豪门那般死板严苛,只是给她的感觉有些冷情。

当然,也许是因为她对傅家人了解不多。总之,领证大半年了,她只见过傅锦楼的爷爷和奶奶。

如今,傅锦楼姐姐一家回国,她将再一次以傅锦楼妻子的身份面对夫家长辈。

难,真难……

……

啪嗒。

房门落锁,助理小玥进门。

她快步走到床边,急匆匆地把晚餐放下,边掏手机边兴奋地询问:“喻姐,你看微博热搜了么?”

喻轻轻循声回过神:“什么?”

小玥情绪很高涨,丝毫没注意到喻轻轻的失神,她举着手机递到夏娇眼前,声音带着无法压抑的笑意:“林璐妮上热搜了。”

林璐妮上热搜?

不会又牵连到自己了吧?!

下一秒,喻轻轻一把接过小玥的手机,刚刚还在发散的思维瞬间聚焦于热搜标题:

#林璐妮刷票#

#林璐妮被取消参评资格#

嗯?

一时间有点懵,喻轻轻目光顺着娱乐报道的长篇大论往下看——

“最佳新人奖投票系统有异常,存在不正当的刷票行为……此次奖项投票结果作废,今日12时重新开启投票通道……”

接下来是几张对比图片,分别是入围者12点之前和12点之后的票数,以及结果作废前后的入围女演员名单。

显然,被淘汰的人是林璐妮。

玉兰奖是在每年十月举办的电视剧奖项之一,以观众投票和组委会打分的方式评选,虽然含金量不高,但对获奖演员来讲,是一个提升国民度的好机会。

如今林璐妮被官方实锤刷票,直接从入围名单中淘汰,也算是杀鸡儆猴了。

喻轻轻看了看微博上的评论,果然,墙倒众人推,林璐妮也算是被骂上了热搜。

其实,娱乐圈刷票很正常,尤其是粉丝多流量大的艺人。但正主是不会亲自下场刷票的,只是某些粉丝会想办法为正主做假大空的数据。

而林璐妮现在咖位大小,再加上粉丝量稀薄,那些带不上台面的事儿只能她自己来做。

唉。

喻轻轻撇了撇嘴,心中挤压的郁气疏散许多。

这件事虽然不至于葬送林璐妮的演艺事业,但对于她这样的新人演员来说,也暂时够她喝上一壶的。

“喻姐,你说是不是老天开眼,她早上刚欺负了你,下午就遭了报应。”小玥接过自己手机,嘴角上扬的弧度时时不见消失。

老天开眼?

想到中午傅锦楼的话,喻轻轻一下子就什么都明白了。

虽然她给游宋打过电话,但她只是让他拦下网上她的黑稿,并没有说要对林璐妮做什么。

她当时想着,要报仇也得自己亲自动手,不想多欠傅锦楼的人情。

所以这是傅总买一送一?

好心馈赠?

见喻轻轻目光发散,小玥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喊她:“喻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喻轻轻回神,她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表,答非所问:“小玥,你现在去我公寓,帮我把那套没拆标签的绿色裙子拿来。”

“不是吧喻姐,你都住院了还想着出去?”小玥语气难掩反对。

……

实话实说,虽然喻轻轻自认不争气,但她明白她现在的公司既不出名也不专业,她之所以一直没换东家,无非是顾及旧友情谊。

而助理小玥又是新人,所以她们所有人都不知道喻轻轻结婚的事,更不会知道傅锦楼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喻轻轻不想说,以免生出什么波澜。

她敷衍了小玥两句,直接穿上拖鞋下床。

“我没事了。医生说只是崴脚,我出去穿平底鞋就行。”说着,喻轻轻还快步走了几步,仿佛是在给小玥证明她的脚真的不严重。

小玥只是个艺人助理,终究没办法左右喻轻轻的想法。

晚上七点,傅锦楼的车子如约停在了医院门口。

喻轻轻穿着复古绿的无袖长裙,因为脚上有伤,她踩着一双款式简单的白色平底鞋下楼。

十月的沛城虽不算入冬,但涔涔的冷风还是刺骨,喻轻轻头戴着大可遮脸的渔夫帽,忍痛小跑着上车。

车内温度感人,喻轻轻并着膝盖,开始不顾形象地搓弄肤色冷白的胳膊,同时口中不停的嘶着冷气。

太冷了,真是太冷了。

“不愧是女演员,随时随地穿裙子。”

傅锦楼的声音很低,他脸上的表情也淡,让喻轻轻捉摸不透他是在夸赞还是讽刺。

但下一秒,喻轻轻犹疑的心思又高高悬起,骤然紧张起来。

傅锦楼脱下自己身上的墨黑色西装外套,长臂从她的身前身后越过。

突然靠近的距离,他的身上散着清淡的檀香气息。喻轻轻瞬间就绷直了脊背,不争气的屏住呼吸,以克制脑子里暧昧的胡思乱想。

虽然领证已有大半年,但她与傅锦楼的距离一直严守社交礼仪,并无半点逾越。

此时……似乎有些暧昧了……

喻轻轻如一个石化的建筑,但脸蛋尖儿浮现的一抹酡红,彻底暴露了她当下小鹿乱撞的心思。

“我如果不退后,你是不是打算憋死自己。”傅锦楼的嗓音轻描淡写,但若细细琢磨,似乎比刚刚多了几分打趣。

右臂搭在喻轻轻身后的椅背上,傅锦楼俊美的面容缓缓逼近。

男人规律平稳的呼吸喷洒在她颈侧,喻轻轻紧张得贝齿轻咬唇瓣,鼻翼浅浅翕动着拉开距离。

心虽乱,但理智尚存。

男色当前,她要淡定。

喻轻轻费力地向右挪了半个身位,双手拉紧肩上男人为她披上的外套,错开目光转移话题:“……不是说晚餐八点开始么,再不走咱俩要迟到了……”

她红着脸娇怯的模样,任哪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目光驻足,沉醉其中。

傅锦楼唇角的笑意更浓,目光却也沉了。他收回视线,转过脸示意游宋开车。

……

车子缓缓启动,傅锦楼从裤袋里掏出一个锦盒。没有啰嗦和情感铺垫,他直接打开了盒子。

喻轻轻一惊,那是一颗钻戒。

她秀眉微微蹙起,语气迟疑着试探:“你……这是什么意思?”

“回家见长辈,婚戒自然要戴上。”

傅锦楼第一次让喻轻轻觉得霸道,他抬起她纤细白皙的手,一颗大钻戒倏地就套进了她的无名指。

这是喻轻轻这辈子第一次被男人戴戒指,她曾无数次幻想过,是在浪漫感动的求婚派对,亦或是唯美神圣的婚礼现场。

她唯独没想到,会是在如此简陋的条件下,以如此荒诞的理由,被人动作机械地套上枷锁……

似是想到什么,喻轻轻看向傅锦楼的手指,同时话不经脑子蹦出:“你的戒指……”

她原本想问,他的戒指怎么不带。但没想到,喻轻轻目光刚刚探过去,就被傅锦楼无名指上的银色光亮吸引住。

他戴了!

“在看什么?”傅锦楼明知故问,一脸无辜。

“嗯?”喻轻轻芳心已乱,平时巧言令色的她突然连话都说不清楚:“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手指好漂亮……好看……”

此话一出,喻轻轻立刻后悔。

她疯狂在心里大骂自己丢人,若不是在场人多,她真想一个大嘴巴抽上自己。

傅锦楼闻言一愣,随后他喉间溢出些许低沉笑意,目光扫过她被绿色衬得更加白皙的颈部,眸色暗沉道:“喻小姐今天也漂亮。”

喻轻轻:“???”

什么路数?

他不对劲!

喻轻轻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说话不过脑子,她顺着傅锦楼的话锋就傲娇回应:“我当然知道我漂亮。但你这样说,会显得我只有今天漂亮,难道我其他时间不漂亮?”

像以往她对傅锦楼说过的大多数话一样,话音一落,她心里就开始后悔。

这大半年,她和傅锦楼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她自知,他们还没达到可以笑谈风声的关系。

所以,她会不会热脸贴了冷屁股?!

岂料,傅锦楼眼中的笑意愈发深邃,回转目光间若有所思地开口:“其他时间又没来给我看,恕我无法回答。”

喻轻轻:“???”

嗯?

为什么她感觉这话醋里醋气?

傅锦楼会吃她的醋?!

不,一定是她想多了。

一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