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妻是相看两厌

2021-01-06 15:05

  她怎么可以?

  “恨我?!叶九儿,这些不都是是你自找的吗?!你不是每日望着本王临幸你吗?!你不是每日去书房想尽办法勾引本王吗?!”

  “现在如愿了,你不是该开心的感谢本王?!”

  叶九儿闭着眼,张了张口,感受到身上男人的力度又大了几分,说出的话已经不带一丝波动,“我恨你……北辰烈,你最好休了我!”

  “你觉得本王不想休了你?!若不是你毫不知耻的去求圣上赐婚,本王怎么可能会娶你?!”

  叶九儿诧异的睁开眼,赐婚的圣旨不是北辰烈求来的吗?!

  “不是……”你求圣上赐婚的吗?

  北辰烈突然猛地顶上她,话还在嘴里,她就痛的晕了过去。

  北辰烈留在未央殿一整夜,叶九儿也被折腾的只剩下半条命,整晚未歇,他直到外头的风雪渐停才离开。

  门口的花织跌跌撞撞的跑进来,看到榻上的女子眼泪唰的一下像珠线一样流下。

  榻上的女子不着半缕,毫无生气的躺在榻上一动不动,像破碎的瓷娃娃。

  “娘娘……”花织扑倒在榻边放声大哭起来。

  “别哭,我没事。”一道嘶哑的声音响起,花织抬头,“别哭,我没事,还活着呢。”

  昨夜风雪很大,叶九儿知道这丫头昨夜在门外守了一夜,哭了一夜,“怎么这么爱哭,眼睛都看不见了。”

  “娘娘,我去找太医!”

  “不用去了,你出不去的,他已经找人看住未央殿了。”叶九儿苦笑一声,身子微动,牵扯到昨夜的伤口,眉头忍不住缩在一处。

  花织背对着她,身子一僵,表情不自然的偏头看着她,“娘娘别担心,花织有办法出去。”

  小丫头年纪不大,声音清脆娇憨,叶九儿忍不住缓缓笑了,“那你早些回来。”

  这个冬天似乎格外的冷,尽管屋子里火龙烧的旺,叶九儿还是手脚冰凉的裹在被子里,心底也不由自主泛起一股寒意。

  两个时辰了,花织为什么还没回来?难道……叶九儿心里一慌,不可能,北辰烈再恨她也不可能会拿一个丫鬟撒气的。

  花织肯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

  一定是!

  窗外似乎刮起了大风,狠狠拍打着窗柩,叶九儿踉跄地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瞬间被风雪迷了眼。

  风雪中一个人影由远及近,叶九儿一喜,“花织,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话还没说完,她看到进来的人时愣了一下。

  “参见王妃娘娘,奴婢翠儿,替王妃送药。”自称翠儿的丫鬟行了礼将药碗放下,“娘娘,先将药喝了?”

  好半天叶九儿才开口,连声音都在颤抖,“怎么是你?花织呢?”

  翠儿低头眼底闪过一丝不忍,看着眼前憔悴的女子不忍心再**她,“娘娘,花织姐姐有其他事忙,特意吩咐奴婢过来。”

  叶九儿不信,她的事,花织从来不会假借他人之手。

  “说!”

  “花织姐姐……”翠儿顿了一下,看了眼叶九儿。

  “没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