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心机王妃太妖孽 顾南舒傅晏丞

2021-01-07 18:00

心机王妃太妖孽

推荐指数:10分

心机王妃太妖孽主人公叫顾南舒傅晏丞,是玲珑雪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古言小说,已上架掌中云。全书主要讲述顾南舒,瞧着精明算计的自家王爷只觉得有些头疼;美人他不要,佳人也不要,独独就要她这个又辣又呛的野山椒,那也得看这颗野山椒愿不愿被人吞下肚啊!拳打白莲花,脚踢心机女,要论阴狠毒辣,她顾南舒也不差!皇后了不起吗?照样要为她擦鞋!太后又如何?!杀了人,一样要偿命!腹黑王爷和心机王妃相结合,不知道,会妖孽到什么程度呢?

《心机王妃太妖孽》 第5章 自作自受 免费试读

她眸中泛冷,开口道:“妾身没什么事,只是晨昏定省不能废,所以特来和娘娘请安,妾身看娘娘初来王府,想来对王府不甚熟悉,娘娘若是有什么不知道

,可以问妾身。”她抬眸看了一下顾南舒的神色,抿了抿唇,又从袖中掏出了一个锦盒,“妾身没什么好孝敬娘娘的,唯有这颗夜明珠,是前几日殿下送妾身的

,妾身自是配不上这等好东西,所以特地拿来献给娘娘。”

顾南舒不客气的伸手接过,既然有人想白送钱给他,不要白不要,打开锦盒,好大的一颗夜明珠,而且通体透亮,她在心里啧啧了几声。

这陆燕菡为了膈应她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可是用错了地儿,赔了夫人又折兵罢了。

“真是谢谢陆夫人了,不过我这里可没有什么好东西,就不回礼了哈!”顾南舒把玩着手里的夜明珠,笑眯眯的道。

堂堂的顾家嫡小姐会没有好东西?

光嫁进摄政王府的嫁妆就几乎铺满了整条街!陆燕菡染着绯色的丹蔻狠狠的陷进了手心里,她还跪在地上,顾南舒也没有说让她起身的意思。

“妾身不敢。”

“还有事儿吗?没有的话你就回去吧,跪着不累吗?我也还要回去睡觉呢!”

“是妾身打扰娘娘了,娘娘这几日受苦了,是该好好休息,妾身这便不打扰了!”

陆燕菡垂眸,眸中看不清神色,她起身,咬牙忍着膝盖的酸麻,眼见着顾南舒站了起来,她忽然脚脖一软,便向前扑了过去。

顾南舒本来就在防着她,看到她扑过来也没有乱了手脚,侧身躲了过去。

陆燕菡没想到顾南舒能躲的开,原本她是打算两人都受伤的,但是这下,她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椅子把手,眸中露出几分恐惧和惊惶。

巨大的磕碰声,连顾南舒听着都觉得疼,她揪着一张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自作自受!

陆燕菡的额头剧痛,一阵发蒙的跌坐在了地上。

外面陆燕菡的丫鬟听到动静跑了进来,等看到自家主子跌坐在地上,头上满是血,吓的赶忙跑了过来。

“夫人!夫人!您这是怎么了?快去找殿下!快去找殿下来!”

呵,这种时候不找大夫,却要找傅晏丞,真是....顾南舒知道自己这觉怕是睡不成了,干脆坐到了一边,静静的看着这对儿主仆表演。

陆燕菡只觉得额头上有温热的东西流了下来,伸手一摸却是一手的血,顿时吓得浑身发抖,眼泪紧接着便出来了,“血......我的脸......我的脸!!”

“王妃娘娘,纵使我家主子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您也不该这么对我家主子呀!”

顾南舒冷冷一笑,“你看见我怎么对她了?她自己摔倒了,还要我负责背锅不成?”

小丫鬟气的胸膛起伏,拿出手绢帮陆燕菡捂住了伤口。

傅晏丞不过片刻便过来了,看到屋内的情形眸中一凝,匆匆几步到了陆燕菡身边,先是俯身看了眼她的伤口。

幸好,只是看着有些吓人,但是却并不严重,这才回头狠狠看向顾南舒道:“到底怎么回事?”

刚入王府就给他惹这么多麻烦,还真不愧是顾家培养出来的棋子!

“让她自己给你解释吧!我今天说的话够多了,实在累得很!”顾南舒站了起来,便要回里屋。

“给我站住!”傅晏丞厉声道,这女人竟然敢不把他放在眼里。

顾南舒转身,声音不禁有些冷,“殿下还有何事?”

“王妃因妒害陆夫人受伤,罚去祠堂跪上七天,这七天不准用晚饭!”不给她一点教训,她真的以为他不敢动她。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害她了,没想到堂堂摄政王,竟然如此是非不分!真是笑话!”顾南舒挡在了正要去扶陆燕菡的傅晏丞面前。

“没想到顾家引以为傲的家规,教养出来的就是你这样的女人,夫为妻纲,君为臣纲,你爹难道就是让你这么以下犯上,忤逆夫君的吗!光凭这个!本王就

能休了你!”傅晏丞面色沉沉盯着着她,然后挥袖将她推到了一边。

傅晏丞带着内里的一下直把顾南舒推的一个踉跄!

“燕菡,怎么样?”

“还愣着做什么!快去叫大夫!”傅晏丞一边抱起了陆燕菡,一边对着一旁吓哭了的小丫鬟厉声道。

小丫鬟这才匆匆忙忙跑出去找大夫。

“殿下,不怪姐姐!都是妾身身体不好,不过跪了片刻便支撑不住,自己不小心摔倒了!还请殿下不要为了妾身斥责姐姐!”陆燕菡哭的梨花带雨,一边娇

柔的说着一边有带着些委屈,看的人忍不住心疼。

傅晏丞敛眸目光在她脸上滑过,眸底暗流涌动,“不用说了...”

陆燕菡顿时闭上了嘴,只低声呜咽。

顾南舒垂眸看不清眸中神色,傅晏丞的脚步在她面前顿了顿,之后开口道:“人呢!来人!送王妃去祠堂!”

顾南舒看着玄色身影消失在院中,眸中暗色沉沉,她忽然掀起唇角冷笑了声。

他以为她稀罕这破王妃的位置!

看来要想办法离开王府了,还有顾家和皇帝那边,想要脱身实在太不容易了,她现在的身份虽然尊贵但是桎梏太多,比她前世真是好不了多少.......

忽然有点羡慕身前是个孤儿的自己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