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重生你只是个替身而已

2021-01-15 15:05

第2章

谢梵音是谢家千金的替身,这是一个半公开的秘密。

谢梵音从小就是个孤儿。

十一岁的时候,谢家千金谢繁华走丢,她因为长得跟谢繁华有七八分相似,所以被领养了。

而十八岁那年,谢繁华又回来了,谢梵音在过了七年好生活之后,被打回了原形。

谢家跟墨家早有婚约,墨聿寒在壬城一手遮天,出了名的偏执狠辣,谢繁华根本不愿意嫁给他,只好委屈了谢梵音。

毕竟,只是个养女而已。

季夏娜苦口婆心:“你也要为了你自己想想啊......”

“够了。”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悦。

季夏娜吓了一大跳,看了过去,眼里有过沉醉跟迷恋。

墨聿寒穿着一身黑色的浴袍,身材伟岸,宽肩窄腰,夹着一根烟,散漫走来,透着罂粟一般的诱惑力。

墨聿寒,帝都公认的狠手腕,不近女色,清冷矜贵。

但也是真的有钱,作为福布斯富豪榜最年轻的男人,又长得这么帅,嫁给他就吃穿不愁了!

谢梵音她凭什么?

季夏娜心里全是嫉恨,可面上露出了再温柔不过的笑容来,“六爷。”

而谢梵音却是惊得缩了缩,一副受惊不轻的样子,惧怕道:“六......六爷?”

她说话的时候在发抖,就像是受了惊的兔子。

墨聿寒的眸色明暗不定,看起来高深莫测,看都不看季夏娜一眼,就厌恶道:“滚出去。”

声音不大,带着不容置喙的威严跟厌恶。

季夏娜的脸色白了白,看向谢梵音,挣扎道:“我是梵音的好朋友,我不能让你这样伤害她......”

“好朋友?”墨聿寒嘲讽一笑,“怎么,看见这床,不羞耻吗?想一起来?”

季夏娜的脸红了,可却有点心动。

墨聿寒的脸霎时阴下去,“滚!恶心!”

季夏娜被喝得一抖,红着眼眶落荒而逃。

墨聿寒转头,眼眸锐利如鹰隼,将谢梵音攫住。

谢梵音一凛,对他这样的态度习以为常,可面上却一副受了惊的模样,战战兢兢道:“六爷......”

这惊吓的模样,让墨聿寒心像是被什么触了一下。

墨聿寒大手扣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强行抬起来,冷笑:“既然成了我的太太,那就要恪守你的本份,下次再让我撞见......”

每一个字,都像是在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谢梵音被强行仰起头,倔强道:“昨晚是......唔......”

嘴唇被封堵,男人近乎是报复性狠狠撕啃她的唇。

谢梵音被动承受着,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许久,墨聿寒才将她松开,“少给我耍这些花招......”

粗粝的掌心磨了磨她纤细的脖颈,嗓音缓慢又危险,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你知道我脾气不好吧?不要触碰我的底线。”

触碰底线,会杀了她,对吗?

谢梵音眸光微颤,点了点头。

墨聿寒终于满意,像是安抚一只小宠物一样,低声道:“去洗洗,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吧?”

今天,是墨爸爸的生日。

谢梵音的心一紧。

墨爸爸一向都不喜欢大操大办,但一大家子一起吃顿饭也是惯例。

上辈子的今天,她因为季夏娜的怂恿,故意在墨家老宅丢尽了颜面。

现在想想,上辈子真是傻的可以。

明知道无法反抗墨聿寒,还天真地以为季夏娜是真的为她着想,从而听了她的话,处处与他作对,殊不知,一切都只不过是季夏娜见不得她飞上枝头,想让她身败名裂罢了。

洗漱完,谢梵音吃了早餐,却发现衣柜里的衣服,没有一件是适合今天这种场合的。

思前想后,谢梵音选了一件大红色的长裙。

走出来的时候,墨聿寒就不满皱起眉来,厌恶道:“穿的什么东西?”

谢梵音知道他一向看不上自己的穿着,低声道:“喜庆。”

墨聿寒冷笑:“老土。”

上辈子谢梵音穿了一身黑白,墨聿寒也是这么嫌弃。

可当时的谢梵音被墨聿寒折腾了一夜,心里对墨聿寒恨之入骨,当即就道:你要是觉得我给你丢人,那我就不去好了!

墨聿寒拿她没办法,只好将就,结果一到墨宅,谢梵音就被团团围住责骂是去奔丧。

墨聿寒挑剔地在她身上看了看,却并没有再说什么,就出了门。

谢梵音赶紧跟上去。

小李司机早就等在了门口,墨聿寒道:“去太臣汇。”

太臣汇,是壬城最高端的商场,没有之一。

果然到地方后,墨聿寒就从皮夹里掏出卡来,不容置喙命令道:“去现场买一套,速战速决。”

谢梵音接过卡,小心翼翼问:“你不跟我一起吗?”

上辈子她‘出轨’之后,墨聿寒跟防贼一样防着她,不是把她关起来就是跟他绑在一起,但凡她表露出半点想要逃离他身边的意向来,他立即就将她禁锢在暗室里,等着她的,是无止境的侮辱跟虐待。

现在,这是让她自己去买衣服?

墨聿寒点燃了一根烟,闻言似笑非笑看她,“你让我陪你买衣服?”

谢梵音赶紧道:“随便问问。”

快速下了车,生怕他追上来的样子。

可又忍不住回头看去,发现墨聿寒正靠在窗边,修长的指缝夹着香烟,冉冉轻烟飘上来,遮挡了他深邃的眉眼,让他看起来越发高深莫测。

好似察觉到她正看自己,看了过来。

谢梵音心陡然一跳,飞快转身进了商场。

墨聿寒眯了眯眼,似是自语呢喃,缓声道:“她今天是不是变乖了?”

嫁给他一个多月,谢梵音一向是讨厌、害怕他的。

他还以为,经过昨晚,她会越发憎恶自己,一定不会给自己什么好脸色,谁知,今天竟如此乖巧?

小李司机也觉得有点怪怪的,但嘴上还是很机智地顺着道:“是呢,女人都是要哄的,现在估计也是发现了您的好了。”

“是吗......”

男人抽着烟,尾音拖得老长,听不出情绪,只是阴阴灼灼地看着商场门口,不知在想着什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