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程安商则完整版 程安商则小说全文

2021-01-16 12:01

我知道你喜欢我

推荐指数:10分

程安商则是著名作者时白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程安一遍又一遍地听到西陌的错误选修课,她的公共课期还没有完成,她必须选择公共课部的选修课。

《我知道你喜欢我》 第1章 陌上人如玉 免费试读

“呜呜……老、老师……是他先揍我……我、我才还手的,呜呜……”

程安有些头疼地看着眼前哭得声嘶力竭的小胖,抽了张纸巾帮他擦掉眼泪和鼻涕。

“胡说八道。”个子瘦小的纪一元面无表情地站在小胖身旁,闻言嘀咕了一声。

“我……我才没有胡说!就……就是你先动的手!”小胖一听立马反驳道。

“敢做不敢认,怂包!”

小胖气急,他瞪圆了一双眼睛,手指着纪一元对程安说:“老师,他骂我是怂包!”

程安:“……”

帮他把脸上的眼泪抹干净后,程安说:“男子汉可不会像你这样哭哭啼啼的。”

小胖听到这句话吸了吸鼻子,将眼泪憋了回去,一脸“我不哭,我是男子汉”的表情。

安抚好小胖的情绪,程安从抽屉里拿出红药水和棉签帮纪一元处理脸上的伤口。一开始小家伙还板着一张脸,程安拿着棉签的手微微用力,他立马疼得龇牙咧嘴。

“疼吗?”

纪一元别开脸,咬着唇不说话。

“为什么要打架?”

“我没有打他。”纪一元冷着脸,脸上写满了倔强,“算了,说了你们也不信。”

程安往他的伤口处贴了一块止血贴,“你没说怎么知道我信不信。”

“小胖,老师给你一次机会,你把事情经过完整地说一遍。”见纪一元不再说话,程安将剩余的棉签和红药水放回抽屉,转头看向小胖。

“就……就是……我们在上体育课的时候,纪一元无缘无故地拿球砸了我一下,然后……”

“然后你就上去还手了?”

小胖撇了撇嘴,没出声。

程安也没再说什么,她的身子微微前倾,打开电脑屏幕后对他们说:“我们来看个视频。”

屏幕上出现的场景赫然是学校的篮球场,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正是今天下午四点整,程安用鼠标拖快视频的进度条,将时间定格在小胖被球砸的那一瞬间,“刚才我们看到,纪一元站在右侧的台阶上,球却是从左侧飞过来的,所以小胖,这球不可能是纪一元砸向你的。”

“那是谁砸我的!”小胖很是气愤地说道。

“谁砸的我不知道,但重要的是,你错怪并且打伤了同学,是不是该道歉?”

“我……”小胖心虚地低下脑袋,过了片刻,才小声道:“对……对不起……”

“听不见。”纪一元扬起下巴,别开脸。

“纪一元,我对不起你!”小胖咬了咬牙,大声地吼了出来。

“这还差不多。”纪一元低声嘟囔了一句。

两位小朋友握手言和之后没多久,小胖就被他妈妈接走了。

临近冬季,白昼变短,天黑得早,下班点一过,办公室里的老师都走得差不多了。

程安让纪一元坐在她的位置上先写会儿作业,等他的家长来接,她自己坐在另一旁批改学生的作业。片刻后,察觉到室内的光线有些昏暗,她起身走到门边打开灯。

她的视线恰好落在窗外的楼梯上,有个男人正在拾阶而上,身影挺拔清隽,手肘处挽着一件深黑色的西装外套,从程安的视野正好可以看到他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男人的面容清润如玉,姿容卓越,款款走来,宛如画中人一般。这一刻,程安的脑海里忽然浮现了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说的大抵就是这般人物吧。

男人迈着修长的腿走到门边,他涵养极好地敲了敲门,然后走到她面前,微薄的嘴唇轻启,声音清润又低醇,像早春的溪涧敲打在心间。

“你好,我是纪一元的家长。”

在短暂的愣怔过后,程安反应过来,就将人请进了办公室。

“你好,我姓程,是纪一元的班主任。”程安自我介绍了一番。

商则淡淡颔首,语调清冷道:“商则,纪一元的舅舅。”

简短的介绍过后,程安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大致跟他说了一遍,商则沉默地听着,末了转头看了身旁的小人儿一眼,纪一元被他这一眼看得浑身一颤,默默地低下头,往他身后缩了缩。

本来没做错什么事,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莫名心虚。

“我明白了。”了解完事情的始末,商则开口对程安道。

程安点了点头,低头看向纪一元,温声道:“纪一元,打架不能解决任何事情,希望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你能跟老师第一时间反映,知道了吗?”

“知道了,程老师。”

“时间不早了,跟你舅舅回去吧。”

程安抬起头,商则对她简单地点了下头示意后,就带着纪一元离开了。

送走了两个人之后,程安看了眼时间,打算把作业批改完再回去。

程安批改完最后一份作业,揉了揉有些疲倦的眉心,起身收拾自己的桌面。她整理干净后,将办公室的窗户和灯全部关闭,才锁门离开。

她扶着墙壁缓慢地走到楼梯边,再摸着楼梯扶手,一步一步走下台阶。

早些年她遭遇了一场车祸,左腿被卷至车轮底遭到碾压,导致左小腿肌肉全部坏死,几乎残废。过了几年,她慢慢学会了脱离拐杖,用右腿支撑着身体走路。

那段阴郁绝望的时光,程安现在想起心里还是会有寒噤噤的冷意,挥散不去。

黄昏日落,校园里寂静无人,只有脚边孤单寂寥的影子。程安经过门卫室时保安还在值班,憨厚的保安大叔跟她打了声招呼:“程老师,这么晚了才下班啊。”

程安朝他笑了笑,说:“对啊,今天你值夜班吗?”

“是啊。”保安说,“最近天黑得早,程老师你一个姑娘家的,腿脚又不方便,以后别留那么晚,早点回去。”

“好。”程安温和一笑。

和门卫室保安道别后,程安拎着包一瘸一拐地往学校附近的公交站台走去,她刚走没几步,就看见前面停着的一辆纯黑色的奥迪旁站着一大一小的两个人,纪一元率先看到她,朝她招了招手。

程安往前走了几步,站在车旁的男人正好抬起视线,目光轻飘飘地落在她的身上。

他的眉目清俊,一双如黑曜石般漆黑透亮的眼眸狭长漂亮,噙着一点清冷的光,看上去深邃幽然,好似一口望不见底的古井。

商则朝她微微颔首,只对视了一眼便挪开了目光,低头看手机。

“你们……还不回去吗?”程安记得他们已经离开好一会儿了。

“我们在等人。”纪一元回答她。

他话音刚落,就见站在他身旁的商则眉心微蹙,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按了按,然后锁屏将手机放进裤袋里,语气微沉:“不等了,上车。”

“哦。”纪一元回身准备开车门,突然想起了什么,喊住已经走到驾驶座旁的男人,“舅舅,程老师走路不方便,我们送她回去吧。”

被点到名的程安忽地一愣,见商则的视线移过来,她连忙道:“不用,我家离这里很近的,就几站路。”

“程老师,我们顺路载你。”纪一元说。

程安看着他,温然一笑道:“你的好意老师心领了,但不用麻烦,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说着她后撤一步就要离开,“时间不早了,你们早些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见她坚持,纪一元也不好勉强。程安离开后,纪一元打开车门钻进后车座,却没有安分地坐着,他的手臂抱住副驾驶座的头枕,身体微微前倾,看着前方步履艰难的清瘦人影,又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止血贴,对商则说:“程老师绝对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老师。”

商则瞥了他一眼,沉声道:“坐好。”

纪一元撇撇嘴松开了手臂,在座椅上坐好。

刚到路口就遇见了红灯,商则将车子停下,目光不经意间瞥见右前方那单薄的身影,他的目光微凝,指尖轻轻敲打着方向盘,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们老师叫什么?”

“程安。”纪一元想起了开学第一天程安的自我介绍,补了一句:“前程似锦的程,安逸的安。”

“舅舅,你问这个做什么?”

路口信号灯转绿灯,商则踩下油门,没有回答他,反而说道:“关于你脸上的伤,回去写份检讨,五百字。”

纪一元哀号一声,瘫倒在座椅上。

隔天是周六,程安刚起床就收到了西陌陌发来的微信消息。

西陌陌是她前两年住在S市乡下阿公那里认识的,她们起初是邻居,后来成了好友。她跑来A市这边念大学,她家里人还特意托程安好好照顾她。

程安拿起手机一看,西陌陌发来的是一条语音。

“程程,我在图书馆借的一本书快到期了,我记得那天顺手搁你家里了,你今天有空吗?可不可以帮我拿去还一下。拜托了,我今天有社团活动。”语音后面还发来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程安被她发来的表情逗笑了,想起自己今天正好要去图书馆一趟,刚输了几个文字准备回复,她又发来了一条语音。

“哦对了,书里还夹着庭记饭店的午餐券,任点免费哦!是我上次去吃饭时抽中的,就当是你帮我跑这趟的酬劳吧!爱你哟,么么哒!”

听完语音,程安回复她:“好,知道了。”

她起床洗漱后简单地吃了点早餐,就拿起西陌陌落在她家的那本书拎着包出门了。

一上午她都坐在图书馆里看书,等到临近饭点她才离开。临走前把挑选好的书都办了借书登记,她今天背的包有点小,便将塞不下的书拿在手里。

西陌陌说的那家庭记饭店在图书馆附近,是一家极有特色的粤菜馆,走路大约七八分钟就到了。

正值饭点,饭店里的人有些多,她一进门就看见餐桌座位上都坐满了人,前来接待的服务生好不容易同别的座位的客人协商好,给她找到了个位置,程安正准备过去时,就看见临窗的双人座位上有个男人正在朝她招手。

程安并不认识那个人,她往自己的身后看了看,疑惑地指着自己,就见男人微笑着点头。

程安微微皱眉,但还是抬腿走了过去,男人见到她的走路姿势,脸色忽地一变,有些怪异。

“你好,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程安礼貌地询问。

男人看着她,神情有些复杂道:“你是陈小姐吗?”

“嗯,我姓程。”

“你好,我姓李,是王姐介绍我来和你见面的。”男人顿了一下,又道:“那个,陈小姐,不好意思,我事先不知道你是这样的……情况,我可能……”

男人的话没说完,但意思已经显而易见了。

程安这才明白过来,眼前这位李先生是把她错当成他的相亲对象了。她张了张嘴,解释道:“抱歉,这位先生,你可能认……”

她的话未说完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对面的男人看着来电显示,跟她示意他先失陪一下,然后拿着手机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王姐,你给我介绍的对象怎么是个瘸子啊?”

商则在洗手台边洗手,身旁有个男人正拿着手机通电话,正好挡住了他的路。

“麻烦借过。”他清冷的眸子看了男人一眼,商则开口道。

男人被他看得后脊一凉,立马侧身让路。

“长得是挺漂亮的,但就是有条腿是瘸的。”男人的语气略微遗憾。对方似问了句什么,他顺口答道:“是啊,我问过了,是姓陈。”

商则脚步微顿,头顶的灯光折射在他的眼中,原本深邃沉静的眼底似掠过一簇光,他只是轻微地一顿,继而又脚步如常地走了出去。

程安站在原位上等着男人回来,她的视线瞥到男人的座位上摆了一本书,她再垂眸看向自己手中拿着的书,突然意识到他为什么会将自己错认成他的相亲对象了,应该是俩人事先约好第一次见面手里要拿本书当作暗号之类的……

在她想得出神的时候,男人已经接完电话回来了,程安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对方语气不善道:“陈小姐,我很抱歉。对于你的特殊情况,恕我不能接受。”

程安闻声微愣。

男人见她一副呆怔的神情,以为她是听不明白,便开诚布公道:“我处对象虽然不要求她温良贤淑、得体大方,但起码要是个正常人。如果你一开始就将自己的情况说清楚,也不会浪费彼此的时间。”

估计是被人欺骗让他感觉极为不快,就连说话声音都不由得加大了几分,引得周围顾客频频往这边侧目,还有些胆大的直接往程安的腿上看去。

程安的表情忽然僵硬。

商则正好和同校的几名讲师教授走出包厢,正要下楼梯时,他的目光就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视线接触到那眉目清雅的人时,他眉目微挑。

“先生,冒昧地问一句,你们今天约好见面时拿的书叫什么?”程安的语气淡淡的。

男人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说:“不是《简·爱》吗?”

程安举了举手中的书,将封面对着他,眉目微弯:“不好意思,我这本是《瓦尔登湖》。”

男人脸色一变,似猜到了什么:“你……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相亲对象。”说完,程安还朝他温和一笑。

她话音刚落,从正门口走进来一个女人,手里恰好拿着一本《简·爱》,她环视了一圈,走过来说:“你好,请问你是李先生吗?”

闻言,男人的脸色顿时难看。

四周看热闹的一些顾客们发出了了不轻不重的唏嘘声。

这种情况下,饶是脸皮再厚的人都没脸待下去,男人仓促地说了声“对不起”后,拉着女人的手径直离去。

突然闹了这么一出,程安也没有心情再留下来吃饭了。一旁的服务生迎上来,状似无意地瞄向了她的腿:“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程安浅浅一笑,然后从包里掏出西陌陌留下的那张午餐券,问她:“请问这张午餐券可以打包外卖吗?”

“当然可以。”服务生指着柜台说:“请跟我来这边点餐。”

程安点点头,往她指示的方向走去,只是刚走了一步就看见服务生伸出手来准备搀扶她。

程安阻止了她的举动,抿唇笑道:“没关系,我可以。”

闻言,服务生尴尬地收回手。

外卖打包好后,程安拎着袋子往门口走,刚走没几步就察觉到周围顾客们有意无意投来的视线,她脚步微顿,眼神有些黯然。

走出饭店后,程安直接往附近的公交车站走去。饭店门外便是停车位,她走在路上,耳边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她回头一看,发现自己挡道后,立即侧身让路。

视线不经意间抬起,程安看见对面一辆奥迪车前站着两三个男人,商则就在其中。商则似乎对她的目光有所察觉,转头看过来,目光深深浅浅,正午的阳光滑落在他的眼里,一双眼眸宛如墨玉当空,清润无暇。

商则和身旁的人打了声招呼后,就往她这边走过来。

程安微愣,站在原地,等他走近了之后才微笑着打招呼:“商先生。”

商则微微颔首,声音微低:“去哪里?”

“我正准备回家。”说着,程安拎了拎手中的外卖。

商则的目光随着她轻晃的动作看过去,他清润的嗓音像极了早春微风,缓缓地拂过心畔,动人心扉:“我送你。”

程安下意识拒绝道:“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这里离我家……不远。”

“你家似乎离哪里都很近。”商则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程安想起自己上次也说学校离自己家不远,顿时有些窘迫,她微微低垂下头,脸颊有些泛红。

见她不说话,商则继续道:“离得近正好,顺路。”说完,他率先转身往那辆奥迪车走去。

程安见状也不好再推拒,只好扶着自己的左腿尽快跟上,走在前方的商则似有所觉,放缓了步子等她跟上。

程安走到他身后一步远的位置,才小声道谢,声音轻软:“麻烦你了。”

商则“嗯”了一声,往前又走了几步后才道:“不麻烦。”

走到车旁,他迈开长腿绕到驾驶座开门进去。程安在车前稍稍顿了会儿,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她先将右腿迈进去,弯着身子坐在座椅上后,才双手托着自己的左腿放进车里。等做好这些后,她忽然从余光中感觉到身旁人投来的视线。

程安的右腿下意识地靠紧了左腿,搭在散发着热度的塑料袋旁的双手微微蜷缩收紧。他的目光似有实质,让她的心跳忽然漏了一拍。

好在他的目光只停留了一瞬,很快就挪开了,他问道:“你家住哪里?”

程安趁他没注意轻呼了口气,然后报了住址给他。

商则修长白皙的手指在车内安装的导航系统上轻轻滑动,很快就找到了地址。他看着导航预估的路程和时间,看了眼身旁的人,嘴角一掠:“的确很近。”

二十公里,半个小时。

听出他话里的调侃,程安羞窘地埋了埋头没有说话,只是一张脸涨得通红。

一路上车厢内气氛静默,商则开他的车,程安则转头看向窗外。等遇到路口红灯,车缓缓停下,他的指尖轻轻敲打着方向盘。大概是察觉到空气过于沉闷,他想了想,开口道:“纪一元在学校表现如何?”

程安顿了会儿,开口回道:“纪一元在学校表现很好,各科老师都说他的学习成绩很好,每次班级表扬都有他。”

商则听完后脸上没什么表情,只轻轻“嗯”了一声。

车行驶到小区门口停下,程安下了车后跟他道谢,她刚转身准备走人时,就听见商则说:“方便留下联系方式吗?”

她愣了一下,脚步顿住,回身看着他:“方便……”

随即,她报了串数字给他。

商则将号码存入手机里,清润的视线从她身上掠过,淡淡地说道:“上楼小心。”

程安点点头,再抬起头时就见他已经摇上车窗,踩着油门驾车离开了。轮胎席卷起的尘埃在低空中簌簌而落,一阵冷风拂过,掠过她的周身。

一片清冷凉薄。

晚上,程安收到编辑发来的消息,专门负责她公众号文章更新的责编牛轧糖跟她说,让她尽快更新一篇文上传到公众号上,还说她断更了那么久,读者都开始有意见了!

程安看着牛轧糖发来的抓狂的表情,笑了笑回复她说:“好,我尽快!”

回复完信息后,她又登录了微博,果然看见很多读者给她私信留言,大部分都是说很喜欢她写的文章,文字细腻,很温暖、很治愈,很多人都在期盼下一篇文章,催她赶紧更新。

其实当初她的头篇文章发表后,她并没有想过会有那么好的反响。那时只是一时兴起,灵感突发,文章写完后就发表到一个专门刊登美文的公众号上,意外地收获了好评。随着点击率的提升,负责美文的编辑专门给她开了个专栏公众号,以她的笔名命名——晨安。

打开文档,她正思量着这次要以什么为题,脑中却忽而闪现了那张清润儒雅的脸庞,还有那双如点漆般清亮深邃的眼眸。她微顿,眉梢微弯,在键盘上敲下了几个字——君子如玉。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话大约从千年前就流传于世,传到如今早已‘烂熟于耳’,本以为这般人物只是古人的臆想,亦或是在古时画卷里才会有的人物。可直到昨天,我才真正有幸见到了那个人,只一眼便觉得这句话形容的大抵就是那般人物了。……”

写到结尾处,程安重新把文章浏览了一遍,没什么问题后就把它传给牛轧糖进行审核。

牛轧糖看完后很快就跑来问她:“这个S先生不会是你臆想出来的人物吧?”

程安看到这个问题愣了一下,笑着回复:“不是,是真实存在的人。”

她刚把信息发过去,牛轧糖就激动了,一连发了一长串感叹号给她:“真的是你形容的那样?人呢,你认识吗?我下次去A市你带我去见见本尊可好?!”

程安抿了抿唇,斟酌着回答:“我和他……不熟。”

“没关系,多制造几次碰面机会,多沟通沟通就熟了。我帮你在这文章结尾打上‘未完待续’,你加油努力看能不能多写点后续故事,这个S先生很有看点啊!”

程安微愣,没想到牛轧糖的反应这么激烈,她回复道:“我尽量。”话末,她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又多加一句:“不保证有后续故事。”

这头应付完牛轧糖,那头她就把《君子如玉》这篇文章上传到公众号里。西陌陌第一时间看完文章后就给她发来了一条微信消息:“哟,晨安大大红鸾星动,是看上那位S先生了咩?”

程安微愣,回复道:“胡说什么。”

她回复完,下一秒就接到了西陌陌的电话。

“说吧,这位S先生姓甚名谁,是哪里人,从事何等职业,家里有多少兄弟姐妹?……”

“你转行去查户口了?”程安无语道。

“……”西陌陌轻咳一声,“我这不是关心你的感情生活吗!”

“谢谢关心,我很好。”

“你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听得我瘆得慌。”西陌陌顿了会儿,然后道,“老实说呗,你文里的那位S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啊?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程安走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才说:“嗯,就是我班里一位学生的家长。”

“学生家长?”西陌陌喃喃道,语气忽然沉重了几分:“程程,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程安闻言失笑:“你想到哪里去了。”

为了避免她再继续胡扯,程安当即转移话题:“你今天社团活动有没有遇到什么好玩的事?”

“诶,被你这么一提我倒是想起今天有个学姐说她们生化院来了个颜值超高的副教授。据说很年轻,比我们大不了几岁,而且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年纪轻轻就已经修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而且申请了不少国际级的研究专利了!”

“不过,听她们说这个教授挺高冷的,是朵名副其实的高岭之花。”

“嘿嘿,程程,你猜我还打听来什么了?”

“嗯,什么?”程安晃了晃手中的水杯,不以为意道。

“教授的名字!商则。”西陌陌犯花痴道,“啊,人帅就算了,连名字都那么好听!”

程安原本是漫不经心地听着,此时听到西陌陌提起人名,愣了一下:“商则?”

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

和西陌陌通完电话后,她拖着脚回到房间,将书桌上的那沓学生试卷拿出来,翻到纪一元的那张试卷,果然在家长签名那一栏看到了那两个字——商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