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我用浮生慰相思

2021-01-17 06:03

烛光映射在大红轻纱帷帐上,显出影影绰绰的两道身影,缠绵不已。

今日是大魏摄政王腾子暨迎娶王妃的大喜之日。

但这新房满目的红,却不及云絮眼里泛起的血红。

此刻,她正紧紧咬着下唇,颤抖着双手举着一对挂满华贵玉石的黄金烛台。

那上面立着两根粗如儿臂的龙凤喜烛,新婚之夜燃烧到天明,是夫妻长长久久的吉祥象征。

饶是云絮有点武功底子,也吃不消长久地举着沉沉的烛台。

手臂早没了知觉,好似已不是自己的,双手也被滴落的蜡油烫得红肿,痛得颤抖不已。

更遑论,跪在床边被迫欣赏着近在咫尺的闺房之事!

云絮闭着眼睛,却堵不住耳朵,心口剧烈抽痛,麻木的双臂再也吃不消,“啪嗒”,烛台重重跌落在地板上,火光骤灭。

帷帐后一静,下一瞬,掌风袭来,狠狠的打在她清瘦苍白的小脸上。

“贱婢!”

云絮的身子歪到一边,脸颊迅速肿胀起来,嘴里涌起一丝血腥味。

她趴伏在地上,只觉得今夜所受的苦楚,都抵不过腾子暨那短短二字带来的痛。

三年的朝夕相伴,终究还是抵不过云霜的一夕回首吗?

一个容颜绝美、面上还带着几分春意的女人掀开帷帐。

看到地上已然熄灭的残烛,她勃然色变,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梨花带雨道:“王爷,霜儿这是不能和你长长久久了……”

转而又看向云絮,十足一副痛心疾首的好姐姐模样。

“妹妹,你就这么恨我?”

云絮冷笑,既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何要她举一晚上,云霜不过是找借口责罚她。

“是啊,我恨你,你凭什么跟子暨长长久久?”

三年前腾子暨父兄皆战死沙场,腾家败落。

云霜不顾青梅竹马的情意和婚约,央求云絮和自己交换上花轿。

如今,云霜的夫君端王病逝,她竟厚着脸皮回头来找腾子暨。

而腾子暨居然轻易就接纳了她!

今日本是腾子暨承诺补给自己的盛世婚礼——以云絮的身份,名正言顺的婚礼!

“本王的名讳是你叫的吗?”腾子暨随意的披着寝衣,棱角分明的脸俊美异常,他的语调慵懒散漫,看向云絮的眼,是毫不掩饰的蔑视厌憎,“来人——”

立刻有两个嬷嬷低眉顺眼的躬身而入,听候命令。

腾子暨深邃的凤目不带一丝温度,淡淡的说道:“上拶夹。”

云霜“啊”的惊呼出声,半掩着唇,目露担忧,“这……会不会太重了?妹妹一双巧手,可禁不起……”

“既拿不住,这双手要来何用?”

云絮泪眼朦胧的看向腾子暨,不敢相信他会这般对自己。

直到已经伤痕累累的手指被套入拶夹,狠狠拉扯!

骨头似要被生生夹断,她死死咬着唇,咬得鲜血淋漓。

不能叫出来,让云霜那个**得意!

“知错了吗?”

半晌,腾子暨缓缓开口,俯视着满脸冷汗依然倔强如斯的女子。

云絮眼前一阵阵发黑,艰难的扯开嘴角,喃喃道:“你说过,只会娶我……我俩结交订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腾子暨,你负了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