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逆天萌宝:药少前妻惹不起

2021-01-18 21:06

苏枫眠抬眸看了一眼站在门边的药时琛,心中冷笑一声。

品味差?

可不就是品味差么?不然他这种男人怎么会是自己的前夫?

见状,江北依旧将手环在苏枫眠的腰上,蹙眉怒道:“关你什么事?”

苏枫眠推开江北,理了理衣服,站起身淡淡说道:“江二少,这位是我们的老板药少。”

药少?

闻言,江北神色微微一怔,也不便出言去得罪药时琛,只是心中咒骂他毁了自己的机会。

这话落到药时琛的耳中却是另外一个意思,于是拽着苏枫眠的手便往外走。

药时琛用力有些大,拽得苏枫眠生疼,忍不住蹙眉抗议:“药少,你拽疼我了。”

男人并没有因此停下,而是一路将她拽到了车上,翻身将她按在座椅之上。

药时琛深邃的眸子冷峻地看着苏枫眠,温凉的指腹轻抚着她的脸,忽然修长的手一用力捏起女人的下颌。

苏枫眠闻到药时琛身上的酒味,蹙眉去推男人,嫌弃道:“药少,你喝醉了!”

可越是这样,药时琛越是不想将她放走。

逐渐,女人的脸和那个人的脸逐渐重合在一起,药时琛眸色一沉,低头狠狠吻上苏枫眠的双唇。

她的唇很软,口中带有一丝淡淡的香气,与药时琛口中的酒味想混,让他有些欲罢不能。

苏枫眠拼命地推着药时琛的胸膛,腰身却被男人的大掌用力桎梏着,根本无法逃脱。

药时琛吻得越来越凶,不由地又想起那个女人。

两个人明明长得一样,可为什么脾气差别这么大?

那个女人总是一脸无所谓,不论自己怎么欺负,都只是笑一笑。

苏家把她卖给了自己,她还天真的觉得苏家是自己的归宿。

可她居然最后跳海自杀,他根本不相信,那样的一个软弱无能的人怎么可能有勇气自杀?

想到这里,药时琛倏地松开苏枫眠,阴鸷地眸子睨了她一眼,冷冰冰地说道:“滚!”

苏枫眠就这样在被男人强吻之后,被他冷漠地赶下了车,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是幻影。

她咬着下唇,捏紧双拳,看着车子离去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药时琛,你果然还是很惹人厌!

……

翌日,因为前一晚不欢而散,江北又一次找到苏枫眠。

“凯莉,今天我们再聊聊合作。”

听到江北的声音,苏枫眠不由地又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冷声道:“如果还是那里,我不去。”

“放心,我定了餐厅,地址发你。”

……

金色餐厅。

苏枫眠进去的时候,江北正在晃红酒杯。

“江二少,今天就别喝酒了,仔细看看合约。”

闻言,江北啖了一口红酒,另一只手敷上苏枫眠的手:“这可是82年的拉菲,凯莉,我特意为你开的。”

苏枫眠抽出手,她在法国可是有一个葡萄酒庄,她会差这点酒?

直接从包中掏出合约摆到江北的面前,眸色凉薄,语气冷清:“江二少,多像你哥学学,拿下项目才是重点。”

江北平生最讨厌别人拿他和他哥哥江东相比,当即,脸色一沉。

“凯莉,我当你是老朋友,你别给脸不要脸。”

但苏枫眠根本不吃这一套,嗤笑道:“江二少,你是小孩子么?幼稚。”

这话,江北哪里受得了,拿起酒杯便要朝苏枫眠泼过来,

蓦地,一只骨骼分明的手将江北的酒杯夺了过去,重重往桌上一放,冷声道:“看来江氏和药氏也没有合作的想法,我看算了。”

说罢,药时琛牵起苏枫眠的手向里面的包间走去。

苏枫眠看着药时琛修长的背影,便想到昨晚他的无理,随即甩开他的手。

“药少,合作是你要我谈的,现在打岔的也是你。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现在不想合作了,不行?”

话落,药时琛转身如墨的眸子淡淡看向苏枫眠,拍了拍自己边上的位置:“坐过来。”

但,苏枫眠只是凝神看着他,一动未动。

这个男人当真是喜怒无常,谁知道他下一秒又会是什么样?

“药少,你身边的位置应该留给苏小姐,我可不敢坐。”说罢,苏枫眠冷笑道:“我可不想成为药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

男人并没有在意这句话,忽然站起身手臂一伸,将女人拽到自己怀中。

“你不就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么?”

自恋又自大!

“药少,昨天可是你强吻我,然后愤怒把我赶下车的,你忘了么?”苏枫眠没好气地说道。

闻言,男人好看的眉宇一挑,戏谑道:“所以,你生气了,嗯?”

苏枫眠不言,别过脸根本不看他,谁知道这个男人又在想什么?

自从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孩子的父亲,自己那个可恶的前夫,苏枫眠便越发觉得药时琛面目可憎,行事诡异。

药时琛似乎看透了苏枫眠的想法,薄唇一勾:“昨天喝醉了。”

这是什么屁话?

喝醉了家暴就不算家暴?

苏枫眠挣脱药时琛的怀抱,红唇一勾,淡淡看向男人:“药少,难不成你喜欢我?昨天因为吃醋所以才会情绪失控?”

见药时琛不说话,只是凝着狭长眸子懒懒地看着自己,丝毫看不出情绪。

苏枫眠看了一眼时间,也该去接苏皓阳了,没空和药时琛在这里斗嘴。

随即,她走向门口,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转身看向药时琛。

“药少,友情提示一句,少喝点酒,少泡点妞。”

也不等药时琛开口,苏枫眠便拉门跑了。

药时琛看着门口的方向,眸色又沉了下来,这个女人当真喜欢在他的雷区跳舞!

……

三天之后,在宾市有一个珠宝展。

苏意涵总是试探着让药时琛带自己去,却一直没有得到正面回应。

尤其是一想到苏枫眠,她便觉得浑身发抖,若是让药时琛让那个女人当女伴,自己还怎么在宾市混下去?

便拿起手机小心翼翼给药时琛打电话,三声之后对方才接通,语气冰冷。

“什么事?”

“时琛,三天后就是珠宝展了,我真的很想去……”

苏意涵的声音软软糯糯,可在苏枫眠听起来却是矫揉造作。

另外一边,药时琛站在苏枫眠的办公室前,深邃的眸子睨了苏枫眠一眼,回应着电话里的人。

“你想去珠宝展?”

就在几分钟前,药时琛来找苏枫眠,让她和自己去珠宝展见见世面,可是这个女人竟然拒绝了!

苏枫眠站起身踩着高跟鞋走到药时琛的面前,故意靠近电话,娇嗔道:“药少,苏小姐作为你的未婚妻,你应该首选她才对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