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乞儿相公

2021-01-19 06:03

面纱女子眼神闪了闪,依旧沉默。

“看姑娘这头上的玉簪,是宝芳阁最新的款式吧?我也买了一件,可真不便宜啊。可见姑娘家非富即贵呢。”

面纱女子猛地看了明瑜一眼,随即将头上了玉簪几乎按在了发髻里,头低的更深了。

说话间,万大夫来了。

“万大夫,您快给我妹妹看看吧!”

万大夫走上前,“请姑娘揭开面纱。”

“不如,去里屋吧?姑娘可能害羞了。”明瑜指指门外的的无数看客。

本是好意,但壮硕男子却怒瞪明瑜,“想引我们进去好抓起来吗?别以为在你的店里,就能为所欲为!就在这儿!妹妹,揭了面纱。”

好心当成驴肝肺,明瑜直接闭了嘴,站在有安全感的明润泽身边。

面纱女子犹犹豫豫的将面纱解了下来,门口倒吸气的声音传来。

女子又想带上,被万大夫制止了,“姑娘这不是一日之事吧?看着红疹的数量和程度,有两三日了吧?最开始是一小片,后来是半张脸,今日这才达到满脸的状态。”

男子不懂,直接夺过明瑜手中的胭脂,“大夫,就是这个东西!”

万大夫接过来闻了闻,摸了摸,有闻了闻,“这是普通的胭脂,没有能够致病的东西在里面。”

“不可能!”男子大吼,“大夫你再看看,我妹妹不会说谎的!”

万大夫看着男子的焦急,又看看面纱女子的焦虑,再次确认,“没有,姑娘这脸应是敷了过量的滑石粉和刺激性的药物,才导致的,这胭脂中若有这些东西,必定会有较为刺鼻的味道。”

“肯定是你换了!”男子上前一步,想要揪着明瑜,再一次被明润泽推开。

明瑜笑了,“我一直拿着坐在那里,门口的人可都看见了。”

看热闹的人,一起点头,“没错,我们盯着呢!”

明瑜走到万大夫跟前,“今日请您来,不仅是为了姑娘的脸,还请您还明家胭脂铺一个清白。”接着又随手拿过一盒胭脂递给万大夫,“您是行家里手,在药材这方面没人能比得上,您看看,这两盒胭脂一样吗?”

万大夫看了看最近名声名声大噪的明瑜,皱了皱眉,但还是仔细辨认了一下,“不一样。”举起男子刚给的胭脂,“这里面全是比较低等的药材,而这里面,”又举起了明瑜给的,“全部是珍贵的,还有铭盛特有的血木。”

“您再看看这个。”明瑜将刚才女子擦脸的帕子递给万大夫。

“有刺激性的气味,但是很淡了。”

结果不言而喻!

“这万大夫不会是明瑜叫来的托吧?”门口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声,恰巧让大家都听见了。

万大夫是个直脾气,城中的达官贵族既敬万大夫的医术,又闲他这臭脾气,“老夫行医一辈子,还没出过错!”

那人直接禁声。

万大夫目光如炬的盯着门口,“我万华盛将话放在这,今日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改变我的判断!”说完转头去开药方,“这是给姑娘的药方,信了就吃,不信就罢了!诊金结一下!”

明瑜失笑,这万大夫果然不负传闻,“管家,诊金。”

管家上前给了银子,万大夫背起药箱大步离开。

男子楞在原地,直至万大夫离开,才反应过来,“不可能的!”

明瑜拿过两盒胭脂,“这两盒胭脂外装虽然一样,但是内里大不相同,这是万大夫说的。我虽然说是一样,但却还有些细小的不同,刚我问姑娘什么时候买的,姑娘不说,公子可知道?”

“三天前!”

“我们明家胭脂铺一直以来是行业榜首,无人能及,仿照的自然也多,所以,早在一个月以前,我已经将胭脂盒做了改变,不多,就一处,也算是给我们的老客户提个醒,省的买到了假货。”明瑜将胭脂盒举高,“请大家看胭脂盒的盒身底部,有一块乱掉的花纹。”

有个胆大的女子,直接进门拿了一盒,仔细辨认,“是的!”接着又换了几盒,门口的女子又进来几个,将店内的所有胭脂盒都看了一遍,“的确是!”

明瑜接着说,“这其实不是乱掉的花纹,毕竟百年明家是不会犯这么浅显的错误的,这是加上了‘明家胭脂’这四个字,导致花纹看起来很凌乱。”

几名女子仔细一看,“小的都看不清了!”

“但是,公子拿来的这盒,却是没有的。再说,明家的胭脂向来供不应求,有些还需要订货,是不可能有一个月之前的胭脂的。三天前,你若是来买的,定会拿到新包装的胭脂,而不是这盒。”

几个女子又拿过明瑜手中的胭脂盒,一看,点头,“这盒子上的确是没有!公子是不是在店里买的?”

男子坚定的说,“绝对的!”

老板娘也点头,“这男子我是有印象的。”

“那就奇了怪了?”明瑜慢慢的说着,“问题出在哪里呢?”

“我家并不富裕,这盒胭脂也是妹妹想了很久,我才攒钱买下,想让她开心的,谁知道却把她的脸弄成了这样!”男子愤恨的说,“总不能是有人在你们店里卖假货!”

明瑜看着面纱女子,“姑娘,你说呢?这宝芳阁的簪子不是你的吧?”

面纱女子抬头看了看满眼疑惑的哥哥,又哭了起来。

“宝芳阁?”

“是那个城中最贵的首饰店呢!”几名女子一看面纱女子头上的玉簪,惊呼,“这不是宝芳阁最新的玉饰吗?我都没买到呢!”

男子惊愕的看着面纱女子,“妹妹?”

面纱女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哥哥,是我,是我太贪心了!”女子边哭边说,“是赵家公子,他,他送我的,说是只是来坐坐就行.........”

明瑜嗤笑,赵大公子的手段是越来越没底线了,这姑娘的脸,一个不小心可就毁了!

男子一听,气的青筋直冒,但又不能打人,只能扯起面纱女子,给明瑜赔不是,“明老板,今天是我鲁莽了,您见谅!店内的损失,我来付!”

面纱女子哭的抽抽噎噎的,满脸泪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