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重生2001小说By浪子五情

2021-07-16 06:04

《重生2001》是一本关于逆袭崛起的小说,讲述的是柯萧然、孙黛儿的故事,小说由“浪子五情”大大精心编写,故事原名是《顶级人生 》,小说内容介绍:前世浑浑噩噩的生活了一辈子,留下了太多的遗憾, 没有想到老天竟然给了他重新来过的机会,这一次柯萧然开始重新规划人生,可以逆袭的机会他一个都不会放过,楼市,电商,比特币等等他全都会操控起来,新的人生,就是要肆无忌惮的闯下去,前世那样的生活他绝对不会再去体验了。

《重生2001》小说节选试读

曾经网络上有篇文章:能有100%的利润,足以令人铤而走险,能够200%的利润,足以令人蔑视法律,如果利润达到300%便足以令人践踏世界的一切准则。

最搞笑的是下面还有网友提问,如果利润达到2000%呢?

有人答:马克嘶沉默了

柯萧然对长原市螃蟹市场并不抱什么太好的看法,现在他所赚的钱,说白点就是利用了两地不对等的信息差,在这个只有诺基亚板砖,并且还没几个人能买得起的年代,信息共享确实有很大的断层,只不过用不了多久,靖平县这边就会得到消息。

等到有大量批发商,赶到靖平县来收货,柯萧然可就彻底丧失了优势,他现在还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本掌控螃蟹这个市场,与其被卷进去,还不如尽早抽身。

在这一点上柯萧然还是很清醒的,至少没有被眼前既得的大量利润冲昏头脑,他现在还是照常做螃蟹生意,并且还要在短时间内往大里做,必须要在外来批发商赶到前,尽可能赚到最多的钱。

等跟货车司机赶回靖平县已经快到凌晨四点,柯萧然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在附近找了个酒店住。

柯萧然刚推开酒店房门就看到满地的小卡片,上面画着的图案跟内容,足以给深夜孤独寂寞的男人,不小的视觉冲击,以及某种冲动。

但柯萧然却没这个精力,折腾了一晚上,刚挨到床边就呼哧呼哧睡得不省人事,就连后半夜有“不速之客”来敲门也根本没听见,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

虽然第一笔螃蟹生意就赚了三万多,但柯萧然并没有停下来,时间紧迫,接下来这两天他又在靖平县联系了好几家专门做螃蟹的批发商,谈好价格后按照约定先是签下欠条,全部通过司机源源不断地送往长原市范宏的店里。

范宏那边已经对他这个渠道很放心了,送来螃蟹不仅比市场上的个头大,而且还要更加生猛新鲜。

所有货款全部都是现结。

第一批送到市内各大烧烤摊位跟餐厅饭店的螃蟹,顾客品尝后无不竖起大拇指称赞,当晚范宏就笑得合不拢嘴,直接放开权限,只要柯萧然那边能收到多少螃蟹,就给他送多少来,多多益善,照单全收!

不过几天时间,柯萧然整个人便累地瘦了整整一圈,皮肤也晒黑不少,因为靖平县这边货源充足,并且只有他在收螃蟹,一辆货车根本就运不过来,又雇了一辆才勉强够用,范宏给的货款用报纸实在裹不下,后来都改用麻袋装了。

清点了一下,一共有三十万!

柯萧然实在没想到短短几天,竟然赚了这么多钱,现在别说靖平县,就连上属的云天市房价最贵的也就两千多块每平米,三十万随便都能全款买一套。

送完这批货后,柯萧然已经跟范宏那边打过招呼,以后送货不会每次都跟车,经过这几天的合作双方也都有了最基本的信任,现在最要紧的是要继续加大供货产量,争取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靖平县分为老城区跟东、西两个新城区,东城这边鱼鲜市场的螃蟹资源已经都被开发的差不过了,柯萧然拦了辆出租车,准备去西城区跟老城区再考察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合作。

与此同时,恰值中午日头正旺,按理说东城市场在这个点应该没什么生意,来贩鱼鲜的渔民正闲的蛋疼,抽烟的抽烟,睡觉的睡觉,却突然被一道刺耳的声音吸引过去。

“好像是找老柯头的!”

“怎么还把老柯头的鱼全给扔地上了?到底是谁啊?咱们赶快快过去看看!”

柯志宽原本正躺在水泥台上休息,却看到赵福气势汹汹地朝自己走来,心中浮现出一丝不安,连忙递了根大前门:“老赵啊,怎么了,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来,先抽根烟!”

“谁tm抽你那烂烟!”赵福直接将烟给甩在地上,恶狠狠地说道:“老柯头,别说废话,赶快还钱!”

还钱?

柯志宽有些摸不着头脑,这赵福老两口平时在鱼鲜市场没少搞小动作,有时候遇到买鱼的客人经常会给自己小鞋穿,自己卖两块一斤,他就故意卖一块八,自己卖一块八,他就故意卖一块六,顺带着还要说些坏话。

其实市场里的鱼价早就是所有鱼贩事先约定好的,为的就是避免同行竞争,恶意降价最后只会导致谁也赚不到钱。

这些柯志宽能忍就都忍了,但还钱又是怎么回事,这玩笑可就开大了!

“老柯头你少在这里给老子装傻!今天你要是拿不出两万块钱,就别想走!”赵福虽然剃着寸头,看起来本分但凶起来却喷地柯志宽满脸吐沫星子。

“两万?不是,老赵你说清楚,咱们都是一个市场卖鱼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我什么时候欠你两万块钱的?”

“就知道你这个死老头要不认账!”赵福老伴那可是出了名的泼妇,抬手就将面前摆着鱼的塑料布给拽到了地上。

那可都是天没亮好不容易从河里打上来的鱼。

“你......”柯志宽性格就算再好,被这么欺负,也有点怒了。

“你什么你!看看这是什么吧!”

赵福取出两张欠条扔了过去,柯志宽捡起来一看彻底傻了,两张欠条上分别写着,于6月12号跟6月14号,以每斤两元价格收购五千斤螃蟹,欠款将会于6月20号还清,也就是今天,再看落款,正签着柯萧然的名字。

柯志宽眼睛瞪得就像铜铃,迟迟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这可是足足两万块的货款,就算卖半年鱼都未必能赚这么钱。

“怎么?老柯头你想赖账是吧!”赵福眼疾手快抢过了那两张欠条,他那老伴更是扯着嗓子开始嚎起来:“来人啊!来人啊!都快过来看看,这死老头不是个东西,欠钱不还啦!真是不要脸!”

周围的鱼贩听到这话,脚步加快了几分,全部都围拢了过来。

赵福嘴角露出得逞笑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今天非要把事情给闹大不可,到时候柯志宽就没脸在这片市场摆摊,他也就能顺理成章地接手柯志宽这处市场正中央的摊位。

一切早就预谋好了。

两万块钱要给,正中央的摊位也要,还能出口恶气。

“正好都在,你们来给评评理!”赵福拿着两张欠条晃来晃去:“前几天老柯头他儿子,到我这里要进螃蟹出去卖,现在螃蟹在市场上根本就不值钱,可我当时怎么劝也劝不住,他儿子死活都要买!还买了整个一万斤!”

见周围鱼贩听到这个数字,脸上露出的复杂神情,赵福故作无辜的脸上,忍不住地掠过一抹戏虐笑容:“你们说,他老柯家的那儿子读过大学有个屁用,脑子还没我家狗蛋好使呢!真是个败家玩意!劝,我反正也是劝过了,他非要买怪不得别人!白纸黑字的欠条就在这里,老柯头你今天就算砸锅卖铁,跪在街边乞讨也要把你儿子欠的两万块钱还出来!”

这一番话,所有人算是彻底明白怎么回事了,搞了半天原来是柯萧然欠了人家赵福两万块钱,到了还款日期不仅没给,人也联系不上了。

柯志宽脸色难看的如同死灰,上次为了凑够孙家的彩礼钱,家里面已经砸锅卖铁了,如今又突然多出来两万块钱的货款,现在拿什么来还?

他到现在也没搞明白,儿子柯萧然到底为什么要买上万斤的螃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