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迟温陆戎铮小说阅读 迟温陆戎铮全文免费

2021-07-16 15:00

陆总请接招:娇妻很强

推荐指数:10分

迟温陆戎铮是著名作者薄荷水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文中迟温陆戎铮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迟温第一次遇到那位传闻中性格阴晴不定的陆先生时,是在不夜城七楼。她铤而走险地将闺蜜带了出来。第二次遇到陆先生时,是在不夜城四楼,她站在包间门口,披头散发,衣服盘扣散了一颗,整个人狼狈不堪。陆先生隔着人群冲她淡淡地道,“怎么,要我下来请?”第三次,她窝在陆先生的沙发上,隔着距离,打量男人俊美无铸的脸孔,脑子里止不住地想:好饿啊。陆戎铮以为收在身边的女人是个隐藏的杀手,后来发现,这个女人心心念念......就为了从他手里拿高工资。还有年终奖。

《陆总请接招:娇妻很强》 第1章 免费试读

四月份的最后一天,江城的天儿不冷不热,是最惬意的一个时间段。

但此刻,迟温后脊却泛着阵阵凉意。

江城有个不夜城,这座城并非是真正的城,是一栋七层高的酒吧,因为白天不营业,只有夜晚才营业,因而被称之为不夜城。

酒吧一楼是卡座,二楼是小型包厢,三楼是VIP包间,四楼是豪华贵宾间,以此类推,最高层是普通人根本进入不到的地方。

而她此时此刻,就站在七层电梯门口。

随着电梯“叮”一声合上,她深吸一口气,抬步往前走去。

这一整层是一个巨大的豪华包间,电梯门正对着包间门,而包间门口站着两个黑衣保镖。

大约是打过招呼,见她过来,黑衣保镖径直替她打开了包间门。

迟温一脚踏进去,听到关门声,一颗心往下沉了沉。

面前是一片泳池,有干冰飘散,周围犹如仙境般仙气飘渺,她穿过泳池,看见几个男人坐在麻将桌上打麻将,他们身边或多或少都围着个女人。

见她进来,桌上的几人都停下动作,转头看了过来。

迟温目光扫过那几人,不待开口,就见一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冲她努了努下巴,“那边。”

口吻戏谑。

其他人都笑出了声儿。

迟温目光转向麻将桌的另一边,沙发两边站着两个助理模样的人,而其中一张纯黑色真皮长沙发上坐着个男人。

四周喧嚣吵闹,沙发上的那个男人却恍若未闻,他一只手撑在太阳穴上,脑袋微微偏着,露出来的一张脸轮廓极深,一双眼睛半阖,端的是懒散的模样,可走近了才能感受到他周身散发的冷冽寒意。

莫名的,一股巨大的压迫感袭来。

迟温呼吸一滞。

刚走到跟前,一眼就看见沙发底下跪着的女人。

“十三......”迟温叫了一声。

跪在沙发边上的女人抬头看了过来,眼睛通红,“迟温......对不起啊。”

看起来没受伤,至少没被打。

十三向来不是爱哭的人,迟温心里有数,勉力冲她笑了笑,“没事,我带钱来了。”

迟温把一路上攥在手心里的银行卡小心地用双手递过去,“陆......先生?我这里有十万块,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她。”

“十万?”沙发上的男人坐起身来,他面容长得极好,眸深目邃,鼻梁挺直,但出口的声音很淡,夹着点冷意,配上那张面孔,问话时的表情就显出几分阴沉。

迟温拿不清对方的意思,正要开口询问,就见他掀起眼皮,漠然的眸子扫过来,里面染着几分淡淡的嘲意,“假一赔十,听过吗?”

假一赔十。

几分钟前,十三打电话给她,叫她凑十万块钱赶紧上来,说她在顶层出老千被抓了。

顶层。

迟温在这里干了不到三个月,目前只混到二楼包间,连三楼都没摸进去。

培训期间,经理特别交代过,不准任何人去顶层,除非是七楼的那位先生吩咐。

不少员工私底下猜测七楼那位先生才是这座酒吧背后的老板,但迟温从来没见过,只知道他姓陆。

还知道一件事就是......这位陆先生的脾气很可怕。

迟温没敢在电话里细问,匆匆拿了银行卡就过来。

这张卡里的十万块是她所有的积蓄了,可现在,他的意思是要一百万。

迟温怎么可能有一百万。

就连地上的十三都目露震惊,“陆总,我们没有那么多钱......”

另一边打麻将的几个男人和女人大概结束了牌局全都过来了,十三两两地靠坐在沙发上,看戏似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迟温手指紧了紧,“陆......”

不等她开口,沙发上的男人已经站了起来,迟温这才发现这个男人特别高,站起来时气场极强。

他眼神冷漠地扫了她一眼,随后冲身边的保镖打了个手势,嗓音冷淡,“既然没钱,那就照规矩办事。”

迟温不知道他们这里什么规矩,但是十三可能知道,她拼命挣扎着叫喊着。

迟温忍不住大喊,“等一下!”

但是没人理她,边上坐满了看戏的男女,大家对这场面似乎习以为常。

保镖提着十三往外走,迟温几步上前,她速度太快,沙发上几个人都没看清她怎么动的,只一眨眼,她就冲到跟前,给了保镖一脚,随后护在了十三身前。

众人被突来的变故惊到,因此都惊疑不定地叫了一声。

原本快走到门口的陆戎铮回头,看到这一幕,眉毛几不可察地挑了起来。

迟温护着十三站起身时,陆戎铮已经重新走了过来。

“练过?”他问,目光重新打量了一下迟温。

她穿着酒吧里的服务员套装,一身黑色旗袍,领口别着一朵橙色玫瑰,那代表是二楼的服务员。

脸上化着浓妆,跟其他服务员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眼睛很亮。

迟温抿着唇,目光直直看向陆戎铮,心跳起伏不定,“陆先生,没有一百万,我只有十万,但是恳请您放了我朋友,只要您放了她,我保证,以后您绝对不会再看见她。”

她的瞳仁很干净,里面的情绪直接明朗,有警惕,小心,有忐忑,不安,还有几分孤注一掷的决然。

陆戎铮居高临下地睨着她。

一个貌不惊人的服务员居然是练家子,他很好奇,她来这里工作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行啊。”片刻后,他薄唇微启,冲迟温道,“这儿的保镖,你挑一个,只要你打得过,我就放了她。”

迟温刚刚不过是侥幸,因为那保镖不设防,可现在让她真正对上一个经过严密训练的保镖,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胜算。

“迟温......”十三害怕地拉了拉她的手。

迟温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迎着陆戎铮的目光说,“好。”

她看向陆戎铮身边的保镖,只有两个,门口那两个也走了进来,四个男人,各个身形高大,男人和女人有体型上的差距,自然也有力量上的巨大差距。

迟温随手指了个,“他。”

刚刚不设防被迟温踹了一脚的保镖。

陆戎铮重新回来,坐到了小型影院的沙发上,面前的投影仪上显出一副画面,一个独立房间内,迟温和保镖面对面站着,双方隔着三米远的距离。

十三知道迟温会点功夫,但是不知道她能不能打过保镖,站在外面紧张得直冒汗。

房间内,迟温迟迟没有动作,对面的保镖大概因为刚刚被迟温踹了一脚,有些急躁得率先出手。

迟温躲开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