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林长思谢如珩小说在哪里看 林长思谢如珩第1章

2021-07-17 12:00

闪婚后被大佬盯上了

推荐指数:10分

林长思谢如珩是作者洛阳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的那男主林长思谢如珩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林长思意外与顶级豪门世家家主闪婚了,那个冷漠无情,不屑于多说一句话的男人,新婚第一天,她就被吓哭了,新婚第二天,这男人有点体贴的?,新婚第N天,这男人怎么那么可怜......她要好好爱护这个小可怜! 谢如珩从生下来就是谢家人手里的“物品”,众多子弟之中,唯有他成功活了下来,成为了万人敬仰的百年世家家主,他活在黑暗里,看不到任何希望与阳光,直到二十四岁那一年,他苦难悲哀的世界里,出现了一抹阳光,她带着独有的甜蜜,将他整个都温暖起来,从此,他拥有了整个人间。 林长思,众生皆苦,唯你独甜。

《闪婚后被大佬盯上了》 第1章 免费试读

林长思是痛醒的。

她捂着发疼的头脑勺坐了起来,太阳穴痛的快要炸开。

“这是,什么地方?”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一盏床头灯亮着,房间装修古典,地上铺着海棠花纹地毯,窗户半开,夜风吹进来,她打了个哆嗦,这房间里的东西,都是有些年头了,要不是现代化的灯,她都要以为穿越了。

可是,她明明记得,自己被收养她的苏老爷喊回苏家,说是有事要当面详谈,她一进门就脑袋一疼,不省人事。

到底是谁打她?又是谁把她绑架到这里来?

“咯吱。”一声,拉回了她的思绪,她循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房间的雕花木门被推开,一群身穿民国服饰的女人鱼贯而入,她们分成两排,最后走进来一位灰色唐装的中年男人,他手里捧着一个放着红色布料的托盘。

太诡异了,这都0202年了,怎么还有这种事情发生?

“你们是谁?绑架我做什么?再不放了我,我要报警了!”林长思道。

她心里怕的要命,说出来的话都有些哆嗦。

男人走到她面前,毕恭毕敬道:“请夫人换上嫁衣,免得耽误了吉时。”

林长思看着他和眼前红的晃眼的衣服,差点叫出来,她给自己打气,咽了咽口水,道:“你们搞错了,我不是你们夫人,请你们放了我。”

“不会错的,苏先生亲自送过来的,您就是苏家小姐。”

“我不是苏安雅,我是他们家收养的,我叫林长思,你看我都不姓苏。”林长思眼圈红红的,眼里含着泪花,她才十九岁,虽然在苏家是个透明人,却从来没有经历过什么风浪。

男人有些诧异,不过很快恢复过来,他摆了摆手:“这样说来你跟我们家主也算是天定良缘,伺候夫人更衣,再送到家主的房间里,完成婚礼。”

“是。”

女佣不由分说,上前抓住林长思快速的给她换衣服,不顾她的挣扎反抗。

“你们弄错了,我命不好的,我是天煞孤星,会克夫,放开我,放开我,我会克死你们家主的。”

她穿着火红的嫁衣,被人架着出门,一路上不管她怎么喊怎么挣扎,这些都像是听不见一样,一直强拖着,将她推进了房间里,锁门。

林长思被扔在地板上,摔的她很疼,她早就哭的满脸泪痕,爬起来想要逃跑,这房间连窗户都是封死的,里面亮如白昼。

她吸了吸鼻子,房间中央的床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吓的她紧贴身后的墙壁,哆哆嗦嗦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啊!”

床上的东西爬了起来,她尖叫出声,那东西听到声音,几个闪现到了她面前,几乎是一瞬间,林长思屏住呼吸,看着突然出现的人。

是个男人,他有着一张性冷淡的脸,头发如深渊般漆黑,皮肤惨白没有血色,眉眼呈现的线条锐利挑衅,偏偏左眼眼尾缀着一个多情的泪痣,像是高高在上的神明跌落凡尘,染上了一丝烟火气。

他凑到林长思脖颈边嗅了嗅,再后退两步半跪在地上,他一手撑地一手捂着脑袋,声音低哑暗沉:“绑起来。”

林长思快速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把我绑起来,不然会伤到你。”男人声音带着痛苦的压抑,像是在竭力控制身体里的猛兽冲出囚笼。

林长思点头:“好,好,你等着。”

她在房间里翻箱倒柜,最后还是揭了床单,费尽力气撕开,等将男人绑起来后,林长思脱力跌坐在地上喘气。

她的手指因为撕床单太用力已经出血,刺痛提醒着她疲惫的大脑,一旁的男人闭着眼睛,眉头紧皱。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几个小时之后,她还在兼职的咖啡店里面,听着客人的八卦。

谢家那个神秘的家主,因车祸昏迷,醒来的几率渺茫,他们家破罐子破摔,打算找人冲喜,说不定就能醒来了。

妄想攀高枝的女人踏破了谢家的门槛,却在第二天疯疯癫癫的逃离,这事儿越传越邪乎。

最后客人们猜测谢家对苏家有恩,会不会把主意打到苏家小姐身上。

林长思抱紧了自己的胳膊,蜷缩在床边,主意当然打了,只不过,他们舍不得自家小姐,又不能不还恩情,把自己当成苏小姐送过来了,即便是苏老爷收养了她,也不能这么做啊,他们家小姐是人,她就不是人了?

林长思越想越委屈,小声的哭了出来,最后哭的迷迷糊糊睡过去,天刚破晓,清晨的阳光照了进来,林长思在地板上睡的很不安稳,被绑着的男人猛地睁开双眼。

他打量着四周,目光触及不远处的娇小的女人,再看看自己被绑的好好的手,面无表情的用嘴解开,再起身将人抱起来。

怀里的人不安的动了动,男人身体瞬间僵硬,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在他看来,怀里的人太缩弱小了,她昨晚哭了很久,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可以那么能哭,等她睡熟之后,将人放到床上盖好被子。

林长思长的很清秀,是那种江南水乡女子的婉约,脸上不知道在哪里蹭上了灰,眼睛因为哭的太多,有些红肿,如果此刻睁开,是不是都是泪水和血丝?男人想要触碰,最后还是收回了手,转身离开。

守在门口的佣人,见到门打开,出来的居然是他们的家主,惊喜的无以复加。

这些天,都是被送进去的那些女人疯疯癫癫的跑出来,被他们家主吓的,以为自己见了鬼。

“家主,要不要我让人进去收拾一下。”其中一位佣人狗腿道。

谢如珩看他一眼,冷道:“不用。”

之后什么也没有说了,佣人赶紧跟上去,他们家主话本来就少,一年到头说不了几句,不过没关系,能带着家里飞黄腾达就好。

林长思醒来后已经是上午十点过,房间内还散落这破碎的床单,而她躺在柔软的床上,垫子是天鹅绒的,特别舒适。

“你醒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