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叶南娇陆庭深免费小说 叶南娇陆庭深

2021-07-17 15:00

陆爷的小心肝人设又崩了

推荐指数:10分

叶南娇陆庭深是著名作者小酒轻轻经典小说中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叶南娇挺着八个月的孕肚,被心爱的人凌虐致死,被渣男贱女联手背叛,家破人亡。一朝重生,她虐渣打脸,上房揭瓦,抱紧大佬老公的大腿。陆爷说了,“我家小娇娇年纪小,胆子也小,怕生,都让着她。”老天爷,谁敢啊!传闻中权势滔天不近女色的陆家掌权人,宠个小丫头宠得无法无天。直到小娇娇的马甲稀碎掉了一地......“小混蛋,你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她娇羞的钻进他怀里,“别,二爷您的马甲可不比我少,我爱你爱得天荒地老。”mua~~

《陆爷的小心肝人设又崩了》 第3章 免费试读

叶南娇差点腿软,站在她眼前的是陆庭深本人么?

这他妈和前世的记忆偏差太大了!

叶南娇抖着狗胆子,伸手轻轻的碰在他额头上。

虚晃的眼儿正对上男人黢黑深邃的瞳仁,呼吸瞬的一紧,连空气都好像变得稀薄。

“那什么......二爷,你好些了么?”

他扣着她小手的力道紧了一分,“不允许再有下次。”

“那不行!”她脱口而出,“下次我还来。”

她不怕死的梗着脖子,“不是我的话,你希望谁在你身边,我可没有把别的女人放进来伺候你的癖好!”

她居然敢顶嘴。

叶心悠心里乐得都快翻天了,尤其是近距离看见二爷沉暗下的脸色,恨恨的想,叶南娇最好是多作妖,不停的挑战二爷的底线才好。

要不然,怎么能突显出她的温柔大方。

然而,预想到的发怒并没有,陆庭深厚重沉稳的声音传来,“我也没有让别的女人伺候的癖好。”

叶南娇得意的扬起眉梢,还没等她多骄傲一会儿呢,便被斥责了一句,“但也不许你来,再有下次,腿给你打断。”

她下意识的收了收腿,后背冷汗涔涔。

“我不跟你说了......”

声儿都没落下,慌里慌张的跑开。

陆庭深的目光一直随着她跑动的动作,黑眸沉了沉。

只记得昨晚大略的片段,他伤了她,还伤得不轻。

“二爷......”

叶心悠爬过来,揪着陆庭深的裤腿,期期艾艾的说:“请您千万别生姐姐的气,她是骄纵了些,可我是她的妹妹,忍忍就好了。”

陆庭深低头,清冽的眸子看向叶心悠,她心里一阵阵悸动,幻想着下一秒二爷就会温柔的将她给抱起来。

“你谁?”

“......”她难以置信,“二爷,我是心悠啊,叶心悠,南娇的妹妹。”

他眉头拧了起来,要不是叶南娇哭着喊着,他绝不会容忍陌生人来家里。

“扔出去。”

漠然的三个字,让叶心悠的脸色惨白了下去,她连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便被程森给带远了。

“我看,刚刚小嫂子那一巴掌,是打到你心里了吧?”

楚瑾拎着个医药箱,默默的看完了全程,要不是叶南娇求生欲强,估计这会儿少不了挨一顿打。

“你昨晚可把人家给折腾得够呛,她身上的伤,没个一年半载难以恢复。”

这话的玩笑成分居多,话音刚落,侧边冷幽幽的寒气侵袭过来,他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别误会,我可不敢,是女医生给小嫂子检查的。”

“楚瑾。”陆庭深双手插兜,站得笔直,说了句让人大感意外的话:“她是我的命。”

叶南娇刚回到客厅里,撩开袖子查看了下伤口。

刚刚打叶心悠那一巴掌,用了狠劲,果然把伤口给拉开了。

小夕立马拿了医药箱过来,帮她换药。

嫁进澜园这一年,小夕算得上是她的心腹了,在她面前说话也无所顾忌。

“夫人您可不知道,二爷把心悠小姐给扔出去了,您打了心悠小姐一巴掌的事,这会儿都传开了,夫人您终于想通了,就是嘛,心悠小姐对二爷的心思,谁都看得懂,偏偏您还准许她自由出入澜园。”

谁都看得懂呢,偏偏就她看不懂。

陆庭深居然会亲口下令把叶心悠给扔出去,想想那个画面就好笑。

“嘶......”

有点疼,她抽了抽手。

小夕赶紧道歉,“弄疼您了么夫人,那我轻一点。”

叶南娇低头看着手臂上的伤,很长一道,但不深,是她昨晚自己划的。

***只是用来威胁陆庭深的,她不知道他会动手,匕首就差几厘米,刺进他心脏......

“怎么了?”

这时,陆庭深从外面走来,从小夕手上接过药,侧坐着给她上药。

叶南娇忍不住朝他衬衫衣领下瞄,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上手解开他几颗纽扣。

陆庭深只穿了一件衬衫,袖口挽起,推到了手肘,她扑过来的时候,下意识的接住她的身子,嗓音低低瓷实:“做什么?”

“你别挡着,我看看嘛。”

她一点都没觉得自己趴在他身上有多暧昧,注意力全在他的伤上,小手一点点的扒开衬衫,都已经看见他胸口处包着的纱布了,他却手一扬,将被她给拽下来的衣领别了回去。

“白天,别胡闹。“

“我哪里胡闹了,我就是看看,你给我看看好不好嘛!”

“不给看。”

叶南娇气得噎了一把,哼道:“我偏要看。”

不亲眼看看,怎么知道自己刺得有多深,对他的愧疚够多的了,她总得找机会弥补一点。

“你再往下脱我衣服,我直接在沙发上办了你。”

“......”难怪他都不挣扎呢。

陆庭深敲了下她的手,“坐下。”

多狠的人啊,偏偏就敲在她伤口上。

叶南娇都不敢喊疼,乖乖的任由他上药。

气氛冷了一会儿,尴尬得抠脚趾,她在男人的气场下紧张得头皮发麻。

“今天是我爷爷的八十大寿,我晚上可不可以回一趟叶家呀?”

陆庭深慢条斯理的将伤口缠绕好,打了个中规中矩的结。

抬眸,轻睨着她,“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没、没什么......”

好家伙,这眼神,就差明说“你敢再说一遍试试看”。

眼角瞥见门口走进来的程森。

她懂事的打了个哈欠,“那我先上楼去了,好困......”

程森看见她了,不过没打招呼,对这个女人,说不上尊敬,也不敢招惹,谁让她是二爷心尖尖上的人呢。

“二爷,代号为J的黑客,让公司的系统瘫痪了两天,我已经请了国际顶尖的黑客,现在高层的电脑已经恢复了,下午的会议不成问题。“

“两天了也没解决,也没查出J是谁?”

“是......”

“我养这群废物做什么,今天再不解决,所有人给我滚蛋。”陆庭深刚刚被叶南娇给撩得一身火,呼吸略沉,含着喷薄而出的怒意。

叶南娇走得慢,偷听到了。

代号J......

她摸摸鼻子,真是......造孽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