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农门娇娘:骗个相公来生娃苏泌娘周文浩章节目录免费看

2021-07-17 21:00

农门娇娘:骗个相公来生娃

推荐指数:10分

精选热书《农门娇娘:骗个相公来生娃》是来自作者幽梦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泌娘周文浩,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前世眼瞎,自以为青梅竹马,不惜夜奔为妾进了周家门。却不知全是恶人算计,半生凄苦,最可恨连累稚儿一起破席裹尸无葬身之地。重生后,苏泌娘发誓要让所有算计她的人好看!可是,脸打了,渣虐了,她的宝贝儿子在哪里?为了儿子,这次她选择主动出击。嗯,下雨天,山洞,黑衣人,她来了。从此苏泌娘知道了什么是好男人。苏泌娘觉的自己这就是躺赢了,嗯,能赢,那继续躺吧!

《农门娇娘:骗个相公来生娃》 第5章 免费试读

不行,今天晚上必须忍住,现在已经不早了,再有二个时辰天就要亮了,到那时,她就可以见娘和三哥哥了。

爹和大哥哥二哥哥出门,明天也回来了。

苏泌娘压下了心头想要见家人的冲动,转身悄悄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轻声梳洗后,躺在自已绵软的床上,眼眸却是怎么也合不上。

“娘,你抱紧铭哥儿啊......抱紧了我们就不冷了。”

“娘,等铭哥儿长大了,一定给你买漂亮的衣裙,比奶奶穿的还好,铭哥儿要给你厚厚的被子,让你晚上再不被冻醒了。”

“娘,你看铭哥儿这身衣裳好看吗?好软好滑啊......”五岁的小男孩干瘦的身上披着一件锦衣,左右转着。

“娘,你快尝尝这块红豆糕好吃不?不是去厨房偷的,是烧火的婶子悄怕给的,娘可甜了是不是?”

“娘你快开门啊你的宝贝儿子回来了娘......”

“你们不要打我娘不要打我娘......你们打我不要打我娘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把你们都杀了......”

“不!”苏泌娘猛的坐起身,黑暗中右手紧紧的捂着疼的让她喘不上气的胸口。

“铭哥儿......”苏泌娘紧咬的下唇泌出血丝,却是一点也缓不了心口的痛。

“......你等等娘......铭哥儿你还疼不疼?娘好想你,你一定要等娘,娘一定会努力,娘一定要再抱抱你,铭哥儿娘的乖铭哥儿......”

苏泌娘怀抱着被子,再不压抑自己心口上的疼痛,她哭,她哭她自己,更哭她可怜的铭哥儿。

是她前世又笨又懦弱,是她害了她的铭哥儿,他长到五岁,却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她一定要再次怀上铭哥儿......

可是......若是苏文静因为今天晚上的事,不再坑她害她,不帮着她成事,怎么办?

苏泌娘哭的久了,眼泪似乎也流尽了,想到苏文静的计划可能有变,她一下子慌了。

苏泌娘想到不久前她还扇了两巴掌在苏文静脸上,彻底的和苏文静撕破脸,懊悔的伸手狠狠的捶在床侧的床栏上。

“我怎么那么心急?我应该忍忍的,我怎么和她撕破脸了?她要是真的不来找我了......那我的铭哥儿怎么办?”

苏泌娘想到儿子,后悔的肠子都快青了。

“她要是不来,那就去找她?”

“也不行,她都不想害我了,我找她,她也不害我怎么办?”

“不然......直接找黑七?”苏泌娘想到黑七,有些心慌。

心慌后,又觉着有些心安了。

苏文静若是这几天接着害她,那就依着她的计划走。

若是她计划变了,那她就想法子直接算计黑七得了。

村南正坐在苏姥姥家小院和苏姥姥说着话的黑七,突然低头‘阿嚏’

“你这孩子,衣裳湿了也不知道回来换,还跑来跑去的耽误那么久,现在这是受了寒了吧?”苏姥姥说着,指了指黑七眼前的那碗姜茶:“还楞坐着?还不赶紧把那碗姜茶喝了。”

“姥姥,她对我似乎有些不一样了。”黑七伸手端起姜茶,心里脑里想的却是不久前,苏泌娘和他说话的神情。

苏姥姥无奈的瞥了他一眼:“行了,快喝姜茶吧!”

黑七点头,端起姜茶一口饮尽。

“我不想走了。”黑七低眸,有些不敢看向苏姥姥。

“你说什么?”苏姥姥果然脸色变了。

黑七抬眸直视苏姥姥:“我想再等等。”

“等?你想要等什么?”苏姥姥脸上是掩不住的气色:“你若是想要她,你把她先娶进门再走也行。娶了她,让她给你留个后,对你来说,也不算坏事。”

“不行......她没有同意,我现在不能娶她。”黑七想到她看向他的眸光中还有惧色,忙开口否决。

“你要等什么?已经十年了,你的血仇已经等了十年了,你还要再等?”苏姥姥的声音也冷了几分。

“已经等了十年多了,再等些日子也无妨。”黑七话落,便径自起身回屋。

“。......小主子。......”苏姥姥气怒。

“姥姥既然记得身份,那就请谨言。”黑七话落,再也不肯多做一分停留。

苏姥姥不甘心的看着黑七进了屋子,眉头更是皱成了一团。

苏泌娘真是不知道给你吃了什么***了。

村东苏家。

天色微亮时,苏泌娘因为一夜忍不住的想七想八,根本就睡不着。

眼看着天色泛了明,索性起身走了厨房,忙活了起来。

她煮了一锅八宝粥后,又揉了面,烙起了饼。

这些活,虽然十六岁前的她是没有怎么做过的,可是前世在周家她却是做的太多了。

饼烙好了,粥也煮好了,又炒了一个五花肉炒干豆角和青菜。

“呀,泌娘你怎么就起床了?”赵氏刚出屋子里出来,正准备到厨房打水梳洗,被厨房里正忙活着的身影给吓了一个大跳。

听着耳边熟悉的声音,苏泌娘整个人楞了那么一瞬间后缓缓转身,看向仍乌发红颜的赵氏“娘......”

“泌娘?”赵氏看着突然哭了的苏泌娘,疑惑的有些发懵。

她抬步走到苏泌娘面前,伸手探向她的额头:“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没有。”苏泌娘伸手拉住了赵氏的手,急忙摇头。

“那怎么哭了?”赵氏心疼的伸手用自己的衣袖替她擦拭着眼泪,双眸在苏泌娘脸上探究着。

“我......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恶梦,在梦里爹和娘还哥哥们都不见了。”苏泌娘勉强扯出了一抹笑。

“你啊......傻丫头。”赵氏亲手探了苏泌娘的体温很正常,没有什么问题,又听到她说是因为做了恶梦的原因,就忍不住的伸手戳向了她的额头。

“不过是一个梦,怎么能当了真?”赵氏好笑的瞥了一眼苏泌娘。

“娘和小妹在说什么呢?”厨房门口侧着身子的苏江砚好奇的探头。

“三哥!”苏泌娘看到苏江砚眼泪就又有些差点忍不住了。

前世她进了周家门后半年,三哥就失踪了,后来至到她死都再也没有见过三哥了。

“哇好香啊......娘你做了什么好吃的。”苏江砚没有注意到苏泌娘激动的眼眸,鼻尖因为饼子的香味已经冲动的什么也顾不上的冲进了厨房,伸手就掀开锅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