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将军独宠俏娘子By落小兮

2021-07-19 12:06

《将军独宠俏娘子》是一本重生题材的古言小说,本书由“落小兮”大大倾情创作,本书改编自《医药俏娘子:将军轻点宠》,陆晚晚、秦晖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小说内容介绍:一朝穿越回到古代,从一个现代医学生变成了乡下小村妇,还多了一拖油瓶在身边。身份的转变,虽然给陆晚晚带来了一点困惑,但是并不能阻止她前进的脚步,摆脱那些吸血鬼亲戚,凭借自身的医术,陆晚晚走上了发家致富道路,顺便还在路边捡了一个帅气的相公。

《将军独宠俏娘子》小说节选试读

说着,县令就甩袖转身要走,陆大福一听更是高兴的合不拢嘴,几个衙役上来就要押着陆晚晚回衙门,陆晚晚挣扎着大喊:“放开我,快放开我!你们官商勾结!快放开我!”

陆大福毫不留情的戳了戳她的额头,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我看你真是死鸭子嘴硬,县令老爷都发话了,你还死犟什么?早早将铺子关门,叫了款金给我们,再叫上你那个野男人上门认个错,我看还是可以既往不咎的,不然,你怕是要吃上几个月的牢饭!”

陆晚晚死死地瞪着陆大福,恨不得现在就把他那张脸撕烂,此仇不报非君子,陆大福你等着!

可一行人才走了一段路,陆晚晚就看见皇甫战过来了,她又惊又喜,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救我!”

皇甫战看见被衙役押着的陆晚晚,也没有太过愤怒的表情,只是脸色明显阴沉下来一些,他走到县令面前,眼睛却是盯着陆晚晚的,“把她放了。”

县令也没见过皇甫战,所以听见他这句话的时候,也只是轻蔑的笑了一下,眯着眼看着男人,“你是谁啊?敢这么命令本县令?脑袋是不是不想要了?”

陆大福看见皇甫战,心里更是得意,索性今天就把这对狗男女一起送进县衙大牢,也好报了上次的仇!

这样一想,他便跟狗腿子似的跑到县令旁边,说道:“大人,这就是陆晚晚从外乡带回来,还私下成亲的野男人,真是伤风败俗!”

县令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随后便招呼衙役,“将他也一并带走!”

只是几个负责抓人的衙役还没等近了皇甫战的身,便被他的内气震到一边,县令和陆大福都抖了一抖,他自己说话都开始结结巴巴的,“你……你还想殴打朝廷命官不成?”

皇甫战甚至连正眼看他们的心思都没有,只是哼笑一声,故作无所谓的拍了拍剑袖,抬起头说道:“你就是县令?不认识我不要紧,总不会不认得这块牌子吧?”

说着,他便从怀里掏出一块玉圭来,圆环形的和田玉,上面还雕着竹子的纹样,陆晚晚看着前面男人的一举一动,不由露出了疑惑的眼神,皇甫战他到底想做什么?

陆大福看见那块玉圭,只是笑了一声,在他看来这就是不知名的混小子拿出来的地摊货,关键时刻拿出来唬唬人用的。他嚷嚷开来,“你少拿这些个破烂货来糊弄我们大人,还不快滚——”

话音还未落,县令就扇了陆大福一个耳光,他现在简直胆怵到极点,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竟然是——

他哆哆嗦嗦的看向皇甫战,方才的嚣张气焰在此刻尽数消失殆尽,腿一软便跪在地上,掌心撑着地面,连忙告饶道:“下官,下官有眼不识泰山,您莫怪……莫怪……下官再也不敢了!”

衙役们面面相觑,不知道眼前的人是哪位大人物,竟然能让县令都如此,陆大福更是摸不着头脑,他觉得皇甫战就是一个毛头小子,根本没什么怕的,还试图弯下腰拉县令起来。

“大人,您这么怕他干什么?他就是一个毛头小子,他……”

“混账!”县令抬起头呵斥了陆大福一句,因为太过激动,唾沫星子都从他嘴边飞了出来,“知道这是什么人么?!你还敢胡乱放肆!”

陆大福被他这一说,倒也愣住了,会不会……这个外乡来的陌生人,真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我只有一个要求,从今以后,陆大福不许再来陆晚晚的药膳铺上寻衅滋事,不然……你也应该知道了吧?”

“明白明白,下官明白!”此刻的县令,跟刚才在药膳摊时的盛气凌人完全不一样,他在皇甫战面前,就好像耗子见了猫似的。

说着,他还将陆大福的脑袋恶狠狠的往下一摁,愣是磕出了个响儿。

“哎呦!”陆大福忍不住叫了一声,可他也什么都没敢说,毕竟唯一的靠山县令现在都这样,他要是再口出狂言,岂不是鸡蛋碰上石头,什么都落不下了吗?

“你们知道就好。”皇甫战说了一句,随后便往陆晚晚的方向走去。

县令小心翼翼抬头,扭头对衙役喊道:“你们这几个没长眼的!还不快把陆姑娘放开!”

几个衙役见状也知道是惹到了一个他们根本得罪不起的,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听命于人,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的顶着,他们赶紧放开了陆晚晚,皇甫战走过去牵住她的手,轻声安抚道。

“对不起,让你受苦了,以后他们绝对不会再来骚扰我们了,你拿了东西了么?”

陆晚晚心里泛起一阵暖意,不过听到了皇甫战的话,她又赶紧折回去把松子糖取出来抱在怀里,很知趣的没有问他那块玉圭是什么,“我们走吧。”

两人逐渐走远,县令这才松了口气,胆战心惊的从地上起来,还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他这顶乌纱帽差点就保不住了哟,还好还好……

陆大福也站起身,他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眼里充满了恨意,却还是不明白刚才县令为什么那么怕皇甫战,偏过头很疑惑的问道:“大人,你为什么那么怕那个黄毛小子,依我看,就该把他们都抓起来!”

“嗨哟!”县令听了这句话可谓是大惊失色,又惊又气地往陆大福后脑上拍了一巴掌,“你啊你啊!知道那是哪路的神仙吗你就敢招惹?!你今日险些害死本官知不知道?我告诉你,往后不能去招惹陆晚晚,要不然,你我都没有好果子吃!”

说完,县令就逃也似的拉着陆大福赶快离开了。

“呼,好在是有惊无险,那个该死的陆大福,我迟早有一日是要给他点颜色看看的!”陆晚晚在回去的路上轻抚着胸口,刚才她差点就以为药膳铺要被强制关门了呢,好在有皇甫战及时出来救场。

不过一想到陆大福那个杂碎,她还是气都不打一处来,太嚣张了,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人,真当她陆晚晚是吃素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