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画人榜全文目录 禹温画孙思常小说

2021-07-19 18:03

画人榜

推荐指数:10分

精品好书《画人榜》由知名作者说东画西最新创作的仙侠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禹温画孙思常,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你我本常人,因何为画人“这,这卷轴之上什么也没有呀。”榜上灵垂泪,画中人颠笑“难道这便是命中注定……”四方大陆中,画神四方聚“回来了。”“嗯,回来了。”

《画人榜》 第15章 徐德和许文德 免费试读

张三是拓跋景一手培养起来的打手,在四兄弟中一直是领头的人物,一直忠心耿耿,唯拓跋景马首是瞻。

今夜的主子笑的格外的疯狂,似乎又有什么计谋即将成功,他早已见怪不怪,拓跋景至少是现在自己看到的最为善于谋略的人。

“今晚,无论谁靠近书房,一律处理掉。”拓跋景急急忙忙的跑回来,撂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拓跋景的话就是命令,张三一点也没有犹豫,当即调集了整个成王府的护卫队埋伏在这书房周围。

已近午夜,兄弟们都有些松懈,只有他们四个还是全神贯注的等候着拓跋景口中的人。

“会不会去了别的地方?”赵六算是这四个人心思比较通透的人,对着其他兄弟说道。

赵四王五不为所动,但是张三却是顾虑甚多,寻思了一下对着三位兄弟吩咐。

“严守这里,不要忘了主子的吩咐。我先四处巡视一下。”

张三也不敢离太远,只是巡查书房周围是否有什么可疑之人,随及他就注意到了几个黑影一闪,竟然翻过了书房后院的墙,他举步想要追进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吃了熊豹子胆,但是他还是止住了脚步。

因为有一个人影闪进了后花园。

出于对自己兄弟的信任和自己部署缜密的自信,他没有回去,而是带着铁链直奔这后花园,绝不放过一个人。

张三脚程极快,只是须臾之间已然到了后花园中,后花园中果然有人,但是。

张三放缓了脚步,紧蹙眉头,这个身形有点像……

“禹姑娘。”

禹温画再次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回头,在转过来的那一刹那,她脸上的表情由紧张转为了惊诧。

“你,你不是护卫队的人吗?”禹温画声音轻轻柔柔的,似乎是被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

张三紧皱眉头,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却是没有再踏前一步。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禹温画怯生生的问。

张三看着女子纯真无害的表情,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准,

“姑娘大晚上到这儿做什么?”

“我听侍女们说这边后花园极美,又开了花,便偷偷溜出来看看。”禹温画若有又若无的咬重了“偷偷”一词。

张三眉头微微舒展,看着禹温画这身平民打扮也释然了,既然是偷偷溜出来自然是不会穿太好。

“刚刚有人了溜了进来,姑娘可看见了。”

禹温画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我是刚刚到的,你该不会看见的是我吧。”

这会儿换张三迟疑了,那人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钻进了后花园,至于体态什么的,他完全没有看清楚,他刚张嘴想问你不像是有武功的样子,话又卡回了喉咙中。

禹温画孤身一人进入王府,力挫妄天清。

这凭这个,女人就算是出现在书房中也没有什么稀奇的。

张三思考了一下,也对,要是真的来什么人也应该是冲着书房去,应该不会到这里的。

心存对禹温画尊敬和担心书房那边,张三一拱手,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看着光头终于离开了,禹温画这才悄悄舒了一口气,转头看这个花园中的假山,徐德缓慢的绕了出来。

禹温画突然很失望,她以为徐德只是普通的市井泼皮,自己说不定能在这个人的帮助下成功逃走,远离皇子们的竞争。如今看来,这人自己是难以指望了。

就算这人能救自己出去,很难保不是刚出了一个险境又如一个险境,她真的不想和这些皇子们扯上什么关系。

“许文德多谢姑娘出手相救。”许文德走至近前一拱手,十分有礼貌的说道。他难得正气凛然,倒是和他长相十分的不搭。

许文德,看来这人连自己的真名都没有告诉自己,就是这么一个不知根底的人,她还指望这人救命。

禹温画有些无力的摆了摆手,

“你帮过我,算我还你人情了。”禹温画四下看了看,“这周边怕已经是戒备森严了,你要是相信我就先跟我走吧。”

许文德心底一片冰凉,假山之上,书房院子中的一切尽在眼底。

全军覆没。

拓跋景果然是设了堤防,二皇子这下可以说的上是元气大伤了,自己还有什么颜面回去呢。

浑浑噩噩的跟着禹温画到了女子屋中,恍惚间见到一个人影,还没看的清楚面貌,已然心中一紧,脚步一错闪身进了旁边的阴暗处。

禹温画也是吓了一跳,待看清来人,禹温画微微松了一口气,因为平时她记得这个时候是没有人的,所以才微微放下警惕。

“范和昌?”禹温画低低喊了一声,声音中净是疑惑。

范和昌一看到禹温画也是一惊

“姑娘怎么不在那边等着?”

禹温画心念一动,撒了个谎“我看见有人翻墙进府,猜到可能有什么大事发生,便赶了回来。”

范和昌很是欣慰的送了一口气“那便好,府中出大事了,姑娘先跟着我走吧。姑娘想先不着急,想来爷回来之后,也应该专心处理这件事情,姑娘到时候有大把的时间混出去。”

禹温画点了点头,眼角瞥了一下许文德藏身之处,要是范和昌就那么走过去,这人也就暴露了。禹温画眼神跳了跳,

“你送我回去吧,这事也好说些。”范和昌在府中下人们中威信极高,想来这人送自己回去,也没人敢说什么。

范和昌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看了一眼书房那边,犹豫了一下还是止住了脚步。

也罢,还是不去了,自己现在已然是拓跋景心头的一根刺,要是自己又出现在那么重要的地方,无事倒也就罢了,可若是有事,那么第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

还是别去犯险了。

“姑娘请吧。”说着便转过身子带路了,禹温画静静的跟随其后,并没有管许文德的藏身之处。

这人聪明,想来也会自己跟上来的,不用她多说什么暗示的话。

果然,在范和昌告退的时候,许文德一跃,轻盈的翻窗而入。

“我该叫你什么?”禹温画率先说话。

许文德嘴角扯出了一个十分苦涩的微笑。

“我是许家庶出的八公子,许文德。”许文德四下看看很是随意的伸手拽过了凳子,坐到了禹温画对面。

禹温画没有说话,许文德却是继续说道:

“我是庶出子弟,不受家族重视,十年前一次意外的出游认识了二皇子,从此便在世俗之中生活,化名徐德替皇子办事。”许文德三言两语就将自己的身世说了出来。

语气很轻松,但是说出来却有些心酸。

禹温画打量半晌,终究只是叹了一口气,就是这么一个巧合,使自己的希望再次消失了。

究竟自己怎么才能逃离出去,离开这个金丝牢笼。

禹温画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男子,猛地心念一动,自己家好像还有机会。

“我想办法安排你出去吧。”说着禹温画转头钻进了里屋,不一会儿又钻了出来,手中拿着那件平民女子的衣服。

“换上,我等下给你说怎么出去。”

许文德倒是一点也没犹豫,直接伸手接过,不一会儿已然是穿戴整齐。

这个世界的衣服比现代的不知道要麻烦多少倍,许文德就是这么清轻车熟路的穿上了,倒是让穿了半个小时的某人吃了一惊。

许文德似乎是也是察觉到禹温画的惊诧,舔了舔自己嘴唇,有些心虚的狡辩道:

“我,我之前有过一次。”

许文德早年生活糜烂,游走于柳巷花街,是烟花之地的常客,别说是女人穿衣服了,就是脱衣服的流程他也是谙熟于心,不过,看个女子单纯的疑惑目光。

他心虚的撒了一个谎。

禹温画心下了然,突然有点好笑,看来当皇子的幕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是,不但要智勇双全,就连女装这方面的技能也要点满。

不容易呀,不容易。

禹温画在心里开怀的笑了起来,自己手动来了一个滑稽的表情。

许文德看着女子平静的神色不由的也是心生佩服,这个女子如此沉着冷静,回想起之前这人在花园中的机智应对,越发的欣赏起这个身子有些单薄的女子。

少言,冷静,机智,似乎满足了他对女子的所有要求。

随及他又忍不住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就是这么个佳人,差一点点就能和自己成为同一阵营的人了。

唉。

禹温画也是换上了一件十分轻便素净的衣服,带着许文德悄悄的凑近了偏门,一路上她左拐又绕,躲掉了三波步履匆匆的人,终于到了偏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