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洛琦琦许霆琛最后结局 洛琦琦许霆琛完结版

2021-07-20 15:00

作天作地后,老公复活了

推荐指数:10分

洛琦琦许霆琛是作者自由的小海鸥经典小说中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少女漫画家洛琦琦从来没想过,这个失踪了很久的男人居然还肯回来。而且,还是直接撞破婚礼。“老公,我要去旅游。”“好,来人去安排私人飞机!”“老公,我要开公司!”“好,让人去弄十个公司,给夫人选!”“老公,我想要个孩子!”“好,拉窗帘!”许霆琛挑眉,作妖这么久,总算长大了。

《作天作地后,老公复活了》 第5章 免费试读

他拥紧洛绮绮,大手覆盖握住洛绮绮抓住绳子的手,大脑快速运转:“祁铭,叫云临江带几个人把这破开!!”

一语惊醒梦中人。

祁铭下意识瞅了下停车场上方的位置,他迅速寻了队伍最后的人前去带话,剩下的人随着他一同将外套脱下,点燃。

单等云临江破开不知道得多长时间!

祁铭朝着众人做了个手势,一群人分头开始驱赶着蛇群。

不知道是谁惊恐的喊了一声,角落处两具在蛇群中应当是缠绕至死的尸体催人作呕。

“霆琛。”洛绮绮显然对此受到极大惊吓,她用力地往许霆琛处又靠了几分。

到底是什么时候?他们不是应该是放蛇的人?怎么会横死在这?是洛心怡杀了他们吗?

对了,洛心怡!

“霆琛,你看到洛心怡了吗!”

“洛心怡?”许霆琛眉头一皱。

一层层的疑团仿若只是个开始却未曾结束,看着愈来愈近的蛇许霆琛心一横,将洛绮绮抱起让她站在身后的椅子上。

“绮绮,我爱你。”

像极了临终遗言的话在此危急关头出口时便引得洛绮绮泪目。

她眼睁睁看着分明是怕蛇到了一定程度的男人接过绳子费力驱赶着,头上的汗渍不仅未有消散反而顺着鬓角滑下。

“砰——”一声剧烈的响动。

地下车场的顶部被破开,一把梯子顺着洞落下。

“快走!”许霆琛迅速将洛绮绮送上梯子,紧跟其后,爬出了那个如同蛇窟般的地下车场。

“祁铭呢!”洛绮绮平复了几口气后想起还在停车场中的祁铭,乍惊。

“放心,他们有枪。已经派人去接应了。等下就过来。”

说着,云临江安慰似的拍了拍洛绮绮的肩膀。在看到她身边一身冷汗的男人后眼中有狡黠划过。

“哎,”他拍了下许霆琛递过瓶水:“还好吗?”

明知故问。

许霆琛也不理他接过水递给洛绮绮。

云临江也不在意,自答自话般朝着洛绮绮开口:“绮绮妹妹吖,你是不知道。有些人就是嘴硬心软还惯爱做个无名英雄。”

他无视一脸威胁的男人继续道:“老二从小就爱干这事,除了水里救你那次,那年在雪山那次,还有这次,心脏病发刚救回来不久就......”

“什么?心脏病发?”洛绮绮迅速抓住了云临江口中的几个字眼。

“救我的不是......”她没有说下去,眼前的许霆琛究竟是谁的疑问再一次被带出。

洛绮绮惊诧地望向依旧一副苍白模样的许霆琛,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

思绪纷乱。

在云临江跃跃欲试意图开口的情形下,许霆琛眸色幽深盯着洛绮绮薄唇轻启,一段被尘封数年的往事被俊朗的声线带出,重见天日。

因许家早在许霆琛出生前就有双生子动乱家族的传言。许家老爷子为了让许霆琛兄弟俩更好的生活对外只称许家有一个儿子,也就是现在的许霆琛。

容貌完全一致的弟弟许霆笙被一直养在老宅,直到他二十岁生日。许霆琛将其带出,一同使用一个身份许霆琛......与洛绮绮相爱的,或者说洛绮绮爱着的其实是两个人,只不过许霆笙率先以许霆琛的身份及过往接近洛绮绮。

在被许霆琛发现后就将许霆笙送去了国外的分公司。

谁成想,许霆笙在分公司为所欲为,而许霆琛赶到的那天,两人竟是永别,许霆笙死了,而许霆琛病发,醒来已是半月后......

说不清怎样的感觉。

洛绮绮盯着眼前人的眼眸,多重的反转涨的脑袋生疼。她张了张口最终选择沉默。

另一边。

昏黄而又诺大的房间里。

一个笑得近似癫狂的女人被绑着跪倒在地。

她仿若惊惧般瞳孔缩着,疯了般望着面前通体散发着煞气的面具男人眼中是多种多样混合的复杂情绪。

在男人的一声令下中,一管在灯光下闪着蓝色光芒的药剂被注入她的身体。

面目的挣拧的女人面部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全身的血液因为某种病毒的入侵,如同火烧。

戴着面具的男人看她如死物,冰冷的字言从唇齿传出,“这是惹她的代价。”

一句话,让女人如坠冰窑,尽管心中愤恨,可是身体上的疼痛,让她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为什么?

她圆睁着眼睛看男人,眼底的困惑渐渐变得麻木。

冰冷的面具下,薄唇微勾,眼底的神色森严可怕:“一切不过是刚开始,好好接受我的礼物吧。”

“看好她。”

男人冷冰冰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自从在停车库解救后,洛绮绮始终无法面对许霆琛,每次碰面,她都下意识躲避着他,明明想解开心中困惑,可又怕真的触及内心最怕听到的答案。

她甚至想都不敢想,如果他们不是同一个人,那现在的他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假扮“许霆琛”?

这一切,如同一根刺压在她的心头。

她的异样,许霆琛看在眼里,懂在心底,尽管他有心想解释,可每次话到嘴边,都是徒劳无功。

“这世界上有些人面对感情的时候呢往往选择沉默,久而久之就会有很多情吕......”

“你想说什么?”坐在办公桌上的男人面容冷俊,祁铭还没说完的话被打断。

“我让绮绮去接一下故友的儿子,你应该不介意吧?我想你应该不介意。如果你介意,你就不会在这里稳坐如山了。”

“反正最后她就算和别人在一起,你应该也不会在乎。”祁铭扯唇,眼底划过异色。

许霆琛虽然面不改色,稳坐泰山,心却不断下沉。

祁铭眉头一挑,在他对面坐下,姿势随意,扫了一眼对面的男人,继续出声:“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他和绮绮的关系可不一般。难怪绮绮有事不敢问你,明明知道你不是真的,还是不敢问出口。”

终于,许霆琛抬眸看他:“祁少,你这样有意思?没事滚。”

虽然他的语气平静无波,可是祁铭还是捕捉到他瞬间外露的情绪。

目的达到,祁铭唇角勾起。“他是绮绮初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