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苏念雉司翰什么小说 苏念雉司翰

2021-07-20 18:01

幸得萧少共余生

推荐指数:10分

苏念雉司翰是作者花想容Q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文中苏念雉司翰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那么苏念雉司翰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相爱五年,没想到会撞见老公和别人在一起。然而等来的不是解释与忏悔,而是拳脚相加和净身出户......穷途末路,在我最狼狈的时候遇到了他,以身体和灵魂为代价,我要他万劫不复。“萧总,做笔交易?”他盯着我,眸里翻涌着我看不懂的光。“那要看看你拿什么打动我。”前路漫漫,到底是重生,还是…另一个深渊。

《幸得萧少共余生》 第5章 免费试读

这倒是让我意外,而且看两个人现在的情况,好像感情还蛮好的,那我如今做的事情,算什么?

“今天不行,工作有点多,明天吧,明天我安排一下工作,一早就陪你去!”

萧长渊说完,她又匆匆跑了过来,很是温柔的坐在了他旁边,萧长渊身子又往进了一些,将我挡住。

“我知道,你不喜欢谭阿姨,但是她毕竟是萧叔叔的老婆,你的继母,而且我感觉谭阿姨对你挺好的,如果不是她牵线,我们两个现在也不会在一起,不是吗?”

“看来,你很喜欢谭阿姨啊,那以后我们在一起,你是听谭阿姨的,还是听我的?”

萧长渊的语气,带着几分冰寒,原来萧家的复杂程度,一点也不比我家的弱啊!

“这,当然是听你的了,长渊,你别误会啊,我只是不希望你们一家不和睦,我肯定是听你的啊。”

她有些急切的抓着萧长渊的袖子,萧长渊淡淡一笑,将她的手推开。

“洛菲尔,你记住了,想做我萧长渊的女人,就得懂规矩,你先回去吧吗,什么时候挑婚纱,我自然会找人告诉你。”

萧长渊的声音冰冷而坚定,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洛菲尔迟疑着,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可萧长渊已经转过身,不再理会她。

她只能乖巧的起身,随意和他说了几句话,依依不舍的走了。

听见门关了的声音,我这才放心的讲话头从桌子底下探出来,四周瞧了瞧,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萧长渊一把提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

“你说呢!”

萧长渊似乎是红了眼睛,不管不顾的将我按在了桌子上。

完事之后,他收拾好衣服,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抽烟,双腿随意的交叠,搭在了茶几上。

“来一根?”

他将烟和火递给我,我有些生疏的点燃,轻轻吸一口,过了一遍肺又轻轻吐出,给他一个侧脸,唇红齿白,美艳十分。

“苏小姐和上次,真是天差地别啊,上次狼狈不堪,抽烟也像个巷子里的流氓,今天换了身衣服,倒是立马高贵起来了。”

他赞赏的笑着,又将我的手拉过去,攥在了手心里。

“你的手很美,像民国街上的女郎。”

“不得不说,萧总很会说话。”

好久都没人这么夸过我了,喜不自胜之余,我更多的是感慨,我为那个男人做了两年的黄脸婆,总是以为离不开他,现在真的离开了,反而觉得如释重负。

“我答应你,做我的女人,你想要的我都给你。”

说完,他宠溺的揉了揉我的头,此刻,他坐在光里,眉眼里的温柔和深情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若不是我刚才在见过她对另一个女孩也是如此,我真的就要沦陷了。

“好,成交!”

和萧长渊谈妥之后,我就出去工作了,这里的工作还算简单,我也很快就适应了。

一直忙到了下班,我接到了一通电话。

“喂,你好,是苏小姐吗,我是市中心医院的护士。”

市中心医院?

因为我和我老公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所以我前段时间偷偷拿了我老公的血去医院查查,看看到底是我还是他的问题。

“你说。”

说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声音都是颤抖的,凌琳已经怀孕了,那么很大程度,就是我的问题,所以,我下半辈子,都已经不能做母亲了么?

晶莹剔透的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我极力的隐忍着心中的担忧与后怕,尽可能的平复心情接受这个结果。

“苏小姐,您的身体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根据医院的化验单您在生育方面根本就没有问题,出于对您家庭的负责考虑,建议让您的老公也来到我们医院做一下检查......”

护士后面还说了一些平日里的注意事项,可是我已经没有心情再听下去了。

“喂?苏小姐您在听吗?”

“嗯!”我连忙点点头,顺手擦干了已经顺着脸庞滑落下来的泪水,“真是太谢谢您了,您的意见我会考虑的。”

挂断电话之后,我的脑海里不断地回想着护士小姐刚才的一番话,既然我没有问题,那就是司翰有问题了。这么说来......

突然一个大胆的想猜法在我的脑海中形成,,秘书凌琳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司翰的,这个不要脸的臭男人,到最后也只是当了旁人的接盘侠而已。

想到这一切,我似乎有些欣喜若狂。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东西之后便准备前往医院拿上化验单,再回到家里,把前几天所受到的屈辱全部都讨回来。

“你这么着急的事,要去哪里?”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从我的身后传来一声深沉的声音,“就这么一点点小事,难道还值得你这么高兴吗?”

萧长渊嘴角微微向上一翘,带着一丝戏虐的笑容看着我,“原本我还以为你是一个聪慧的女人,但是没有想到你却这么愚蠢?”

我微微一愣,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雷要一点点的炸开才能够起到最大的效果,如果你现在回去之后,你那负心的老公最多也就只会把秘书赶出去而已。倘若等着她生下孩子之后呢?”

萧长渊不再多言,至今走进来坐在办公桌前,“苏小姐,你说呢?”

我低下头沉思片刻之后,觉得萧长渊说得有道理。想到之前在这个家里受到的屈辱,绝对不能白白的便宜了这对狗男女。

“我先陪你回家收拾一下东西,至于离婚后的财产分割问题,我公司的专业律师团队任凭你差遣。”

萧长渊话音刚落,就当着我的面拿起电话,按下一串电话号码给我打给公司的法务部门,交代了关于我的离婚事宜。

“你为什么要这样帮助我?”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况且眼前的男人和之前判若两人倒让我的心中有些吃不准。

“我可从来都没有忘记我们之间的协议,倘若你能够多分得一点财产,对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也会有所帮助。”

萧长渊倒是没有任何隐瞒,坦然的将心中所想告诉于我。

大约五分钟过后,萧长渊的驾座——一辆银灰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停在公司办公楼下。在他的陪同下,我们驱车赶往之前属于我的那个小家。

“以这样的方式回去,不知道......”

“既然他都不顾及我们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那我当然也就无所谓了。”我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知道萧长渊想说什么。不过现在我对司翰只有恨,没有爱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