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主角温伊暮景琛小说 温伊暮景琛小说

2021-07-21 09:00

离婚后我被前夫狂扒马甲

推荐指数:10分

温伊暮景琛是作者风云九卿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的那男主温伊暮景琛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那么温伊暮景琛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温伊爱了暮景琛十年,可从始至终暮景琛没有给过她一个好脸色,心死如灰后便提出了离婚,并且警告暮景琛:别想着吃回头草。暮景琛:谁吃回头草谁是狗!整个京都的女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觉得这个没文凭没背景没能力的乡野女人离了暮景琛只有死路一条。然而离婚后的温伊却一次次的打了他们的脸。闻名中西医界的神医鬼魅?某奢侈品牌的创始人?高端机械智能领域设计师?七神秘大佬的亲妹妹?某牛掰小姥的亲姐姐?名门才俊、当红影帝、钻石王老五纷纷前来表白,便宜前夫急忙把一朵朵的桃花掐掉,深情表白:温伊自始至终都是我的女人。七个大舅子加一个小舅子瞬间拍桌:滚,我妹(姐)说了,谁吃回头草谁是狗!暮景琛:汪汪汪......众人:臭不要脸的......

《离婚后我被前夫狂扒马甲》 第2章 免费试读

温伊睁开了眼睛,看到房间里只有她一人时,才意识到刚才不过是一场梦,也意识到她竟然在书房里躺了一整晚,而暮家人竟然没有一人关心她的死活。

如果不是她命大,恐怕昨晚早就死在了这个书房。

梦境的窒息感与疼痛感依旧令她惊惧,而暮家人的冷漠再次寒了她的心。

门外传来柳雅芝跟暮瑟瑟的声音。

“我看她流了好多血,到了现在还没醒来,不会是死了吧?”

“呵,死了正好给清悦腾位置,也省的让你哥出手了。”

温伊听到这个名字时,心口一阵抽搐。

难怪最近暮景琛很少回家了,原来是他的白月光苏清悦回来了啊。

苏清悦虽然离开了三年,可这个名字像是魔咒一般萦绕在她的耳边。

暮景琛每次跟她做的时候,总喜欢让她跪着,然后从身后深情的喊着苏清悦的名字。

这三个字就像是一把刀狠狠的凌迟着她的心。

她到底有些不甘心,拿起手机颤抖的给暮景琛发了条信息:暮景琛,你昨晚是不是又去了苏清悦那里?

暮景琛:温伊,别犯贱。

呵,那就是承认了。

真是可笑啊,她竟然还幻想着焐热他的心,殊不知人家早就暗度陈仓。

温伊的心像是被铁丝勒紧,血淋淋的疼。

她忽然觉得这孩子真乖巧啊,知道自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所以乖巧的选择用这种方式跟她告别。

“哈哈哈......”

温伊忽然笑了起来,可是眼泪却从指缝里流了出来。

这是她最后一次为暮景琛流泪了。

从此之后,泪已干,心已死。

柳雅芝跟暮瑟瑟闻声走进来,当她们看到眼眸猩红,笑得癫狂的温伊时皆是一愣。

“你抽什么羊角风,还不赶紧滚去煮饭?!”

“要想死就死远点,免得连累了我们暮家。”

温伊透过血色的眸子扫了柳雅芝母女一眼:“以前我煮的饭就当是喂狗了,以后不会再随便施舍自己的爱心了,因为你们不配。”

“我不会死,而且还会站在你们没无法企及的地方,好好的活着,让你们高攀不起。”

柳雅芝见惯了温伊的恭顺温柔,见她此刻竟然用这样轻狂疏冷的语气说话,顿时怒火中烧。

“***,你反了天了,小心我让景琛休了你!”

温伊冷笑道:“好啊,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去找他。”

“呵,别忘了当初你可是眼巴巴的把那颗肾捧上来,求着我们景琛娶你的!”

暮家所有的人都知道温伊爱暮景琛爱得死去活来。

说句不好听的,她这份爱卑微的像一条狗,只要暮景琛随便勾勾手指头,她都会乖乖的爬过去。

当初别说是一颗肾了,就算是要她的命,估计她也会乖乖的奉上。

她就不信这女人肯舍弃这份求之不易的好姻缘。

温伊抚了抚清冷的眉眼:“以前是我眼盲心瞎,现在不会了。”

柳雅芝还要说什么,却听温伊冷冷道:“滚吧,我多看你们一眼都觉得恶心。”

柳雅芝顿时气炸了,正要发作时,暮瑟瑟把她拽了出去。

温伊那双猩红泛怒的眸子简直太可怕了,似乎下一刻就要杀人。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温伊。

“妈,你不觉得温伊跟以前不一样了?”

甚至还有些可怕,刚才她完全被温伊的气场震慑到了。

“小***从昨天就不对劲了,怕是抽什么羊角风,等景琛回来好好的收拾她。”

暮瑟瑟压低了声音:“妈,你说她是不是发现了哥哥的秘密?”

柳雅芝心头陡然一跳,但是想到儿子是个谨慎的人,连老爷子都瞒过了,怎会在温伊面前露出马脚?

“管好你的嘴,否则别想在暮家待下去!”

柳雅芝立刻给暮景琛发了一段信息,自然是将温伊的反常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番。

房间内,温伊也给暮景琛发了条短信:暮景琛,我们离婚。

良久,她才等来暮景琛的信息:你又耍什么花招。

果不其然,暮景琛认为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

也对,以前的自己确实太过犯贱,太过卑微,这才给了他糟践她的勇气。

以后不会了。

她起身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衣物,拎着行李箱下了楼。

柳雅芝母女正坐在沙发上看剧,听到脚步声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她。

“家务还没做呢,你这是去哪里浪?”

温伊懒得跟她们虚以为蛇,冷冷道:“不要乱动我的东西,过两天我会亲自来取,如果有所破损,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柳雅芝气急败坏道:“小浪蹄子,回头你就算是跪着求我,我也不会再让你进这个家门!”

“放心,我还没蠢到被狗咬两次。”

柳雅芝母女怔怔的愣在了原地,没想到以前温顺木讷的女人今天竟然这么反常,简直是伶牙俐齿。

但他们并不知道,以前那个乖巧温顺的温伊,早就随那个孩子一起死在了手术台上,也死在了昨晚暮家人的冷漠中。

她走到门口时,忽然顿住了脚:“柳女士,恭喜你啊,即将迎接你那合心意的儿媳妇入门,只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藏红花汤喝多了,容易绝育,小心你们暮家断子绝孙!”

柳雅芝看着她离开的身影,情绪复杂。

自己做的一直很隐蔽,她是怎么知道的?

“妈,她真走了啊,虽然这女人又蠢又呆,但厨艺却不错,以后想要吃到这样的美味,怕是难喽。”

柳雅芝咬牙道:“不过是想换个方式引起你哥的关注而已,恐怕过不来几天就滚回来!”

说实话,在做家务跟厨艺这方面,这个蠢货还是很合她心意的。

温伊拿着两份离婚协议书来到了暮氏集团,没想到直接被安保人员拒之门外。

对方的态度十分傲慢:“这位小姐,抱歉,如果没有门襟卡,我们是没有办法放你进去。”

“我是暮太太,麻烦你转告暮景琛,我有事找他。”

安保的眼眸中满是轻蔑:“我可没听说过暮总结婚了,你能不能换个借口,像你这样的女人,我们每天赶出去的不在少数。”

温伊冷嗤一声,这也怨不得对方狗眼看人低,当初她跟暮景琛的婚礼是秘密举行的,而且婚礼当天他并没有出席,是她一个人捧着两人的婚纱照进行完了所有的仪式。

喔,当时那张婚纱照也是找人P的,因为暮景琛不屑跟她同框。

暮景琛结婚的事情只有圈内零星几人知道,他也一直把这段婚姻当成耻辱,自然不会对旁人提及,所以认识她这个暮太太的人自然屈指可数。

她正打算拨打暮景琛的电话时,一道柔柔的讥诮声传来:“温小姐,找景琛啊,我带你过去。”

这熟悉的声音令温伊彻骨生寒。

推荐阅读: